评论

美国历史终结始于美国

2020年6月19日,一名抗议者在华盛顿白宫附近挥舞着写有“黑人生命也重要”的美国国旗 (美联社)
2020年6月19日,一名抗议者在华盛顿白宫附近挥舞着写有“黑人生命也重要”的美国国旗 (美联社)

美国已经失败并结束了吗?我们是否处于后美国世界的风口浪尖上?在1980年代后期,美国国务院官僚机构成员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吹嘘着许多典礼,宣布“历史”已经结束,美国是自由民主的胜利奖杯。他是否在无意间扮演的讽刺性恶搞造成了美国历史本身的终结?

仅仅四分之一世纪之后,唐纳德·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一次又一次地宣布,人们开始猜测美国末日的到来。

尽管北美和西欧的观察家对美国帝国的灭亡深表担忧,但世界其他国家却在对前景的宽慰和对这一“终结”到底意味着什么的好奇与娱乐之间摇摆不定。将会发生大爆炸还是只是可悲的尖叫?而当我们在谈论这个话题时,普里斯(Prithee)却告诉我们,这种“自由世界的领导权”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到现在就结束了,并在使用蛮横的军事力量和遍布全球的军事基地群来行使这种领导权?

著名的美国历史学家安德鲁·巴塞维奇(Andrew Bacevich)在最近发表的一篇深思熟虑文章中,提出了他有关 “太阳照在美国帝国上”论点的原因。

作为对美帝国主义的有力评论家,巴塞维奇精准而诚实的结论现在得到了反抗结构性贫困和地方性种族主义的大规模起义的证实,这场抗议示威活动在沿海各城市大街上蔓延。

巴塞维奇指出,“美国统治时代已经过去,因此,美国人不再能够沉迷于精英圈子所珍视的不可或缺的小说中,全球领导地位——这种领导地位导致种族主义、不平等和其他问题在国内恶化——已变得无法忍受。”

巴塞维奇在这篇重要文章中概述的是事实的集合,包括家庭中的种族主义和贫困以及对世界统治的可悲和功能失调的尝试,事实上,世界上大部分地区人民——即使是大多数美国人本身——也都知道这点,但是这种尝试在总统特朗普的行为,以及对新冠大流行的这种刑事疏忽处理方式中,已经得到了明显缓解。

这个美国曾经是领导人还是只是个霸王?牧养恐怖主义的地球上曾经有道德权威吗?

在福山的浮躁和荒谬预言与巴塞维奇的大胆而出色的见解之间,我们现在可能会想要知道,美国何时开始以及它是如何发展的。

美国世纪发生了什么事?

作为实验者的美国正在失败。也许其从一开始就注定要失败。这个想法始于美洲原住民的种族灭绝,并在非洲奴隶制的持续发展中得到了发展,将其种族灭绝和种族主义前景扩展到了一代又一代的移民身上,这些移民在海岸辛苦劳作并遭受苦难,以至于白人至高无上的定居者殖民者繁荣富裕。几代人之后,这些白人定居者不得不在某些时候为自己的持续犯罪付出代价。

美国正在失败并不是一个新想法或新发现。只是在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的过去三年中,这一事实已变得十分明显,全世界都可以看到。这位特别总统不仅暴露了自己的个人粗俗性和犯罪性的行贿主义,而且更重要的是,暴露了在他上任前很久就塑造和定义了这个国家的自我毁灭力量。特朗普迎合的病毒性种族主义,以及数百万美国人的病毒式种族歧视,这是美国的毁灭。它与定居者殖民者带来的所有其他疾病一样,也是从欧洲传入美国的。

每个国家和每个种族都有其独特的政治疾病。埃及诞生了塞西,俄罗斯诞生了普京,印度诞生了莫迪,巴西诞生了博尔索纳罗,缅甸诞生了昂山素季,伊朗诞生了哈梅内伊,叙利亚诞生了阿萨德。但是,这里的重点是强大的美国,以及其特定的帝国腐败和狂妄自大的品牌,标志着其最终将消散无踪。

当然,有关美国实验结束的公开讨论早于特朗普。戴维·梅森的《美国世纪终结》(2009)是这种分析的典型例子,在其中我们了解了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的美国社会、经济和全球崩溃的各个相互关联的阶段。乔治·帕克在其著作《美国世纪终结》(2019)中将美国外交官理查德·霍尔布鲁克(Richard Holbrooke)的生平(1941-2010年)视为美国帝国鼎盛时期,此后,一切开始瓦解。

与此同时,处于美国政治核心的妄想帝国主义者正忙于另辟蹊径。新美国世纪计划(PNAC)是一个1990年代后期基于华盛顿特区的新保守主义计划,胜利地宣布了美国领导的新保守主义和新自由主义项目的胜利,这促进了“美国全球领导地位”。在威廉·克里斯托(William Kristol)和罗伯特·卡根(Robert Kagan)的带领下,今天所有这些PNAC角色的妄想看起来都非常可笑。

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坚定地支持犹太复国主义者,他们将以色列的病态殖民利益转化为美国的外交政策,并称之为“新美国世纪!”。在他们因可怜的平庸而被所有人曝光之前,他们已经说服了乔治·W·布什和迪克·切尼执行了他们的预言使命。他们出于犯罪意图摧毁了伊拉克整个国家,宣扬了他们“美国领导者”的妄想神话。

如今,拥有像马丁·卡普兰(Martin Kaplan)这样的清醒美国人,他在2017年的《特朗普和美国世纪末》中哀悼美国领导层的衰落,谴责特朗普,然后得出结论:“我们所有人都必须对美国在国际上和美国内部放弃其历史上的民主和人权领导地位作出的令人惊讶和令人沮丧的挑战作出回应。”但是,世界其他地方可能会想要知道这个领导者将合适采取何种行动?

从奴隶主的创始祖父到现任总统,美国的统治阶级一直是美国内外苦难的无条件根源。那个历史的灾难性幻觉终结是不值得哀悼的。

美国帝国之后的世界

仅在20年前,剃光刮脸的新保守派黑帮成员就认为他们即将统治世界。特朗普任职三年以来,由于灾难性的公共卫生失败使数百万美国人遭受致命的大流行之害,美国的经济和人文基础正在崩溃。大规模的社会抗议活动旨在彻底消除美国种族主义。俄勒冈、西雅图、奥克兰、芝加哥和纽约的街道发生着看起来像危地马拉或智利发生军事政变的场面。与此同时,就像一位锡锅独裁者一样,美国种族主义使我们相信只有在亚洲、非洲或拉丁美洲才会出现的情景,美国总统正在破坏美国邮政系统,旨在能够欺骗并再次当选。

美国的侵略、残酷的军国主义和对全球人民民主意志的漠视现在已经全面发展,并回荡到其国内事务中。正如前总统奥巴马所说,特朗普和他的共和党追随者“压制”邮局以压制选票并保证总统连任,美国现在正发生着像我们在叙利亚目睹的相似情景,正在荒谬地举行选举,我们过去曾在埃及和伊朗也见过这种情景。

后美国世界将自相矛盾地将美国从其自身的危险幻想中解放出来,并将美国人带回到整个​​人类怀抱。只有在对待其不可挽回的种族主义历史并摧毁其所有种族主义制度时,美国才能获得解放。我们今天目睹的从海岸到海岸的起义只是为了做到这一点:找回被压抑的共和党人对美国人最好的渴望,并用它们来消除最坏的美国帝国主义傲慢。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相关文章

雅各布·希尔布兰在《纽约时报》发表了一份报告,他在报告中回顾了罗伯特·德雷珀的《发动战争:布什政府如何使美国介入伊拉克?》一书,该书根据调查、近期解密的政府文件以及对数名美国国家安全前官员的采访撰写而成。

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经常在很大程度上忽视贫穷的选民,两党预计贫穷选民不会像高收入选民那样参与投票活动,但这种情况在即将到来的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中可能会有所变化。

美国官员当地时间13日表示,特朗普政府已扣押四艘据称向委内瑞拉运送伊朗汽油的民间油轮,此举加强了针对受到严重制裁的委内瑞拉和伊朗两盟国的极限施压政策。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