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凝望与审视:新冠疫情战鼓再度敲响

摄于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的照片 (盖帝图像)
摄于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的照片 (盖帝图像)

世界卫生组织在上个月底发表声明警告称,新冠病毒(Covid-19)并非季节性病毒,其影响将持续数十年的时间。这项声明随即引发了人们的质疑与恐慌,并提出了大量的问题与疑惑,人们呼吁官方及非官方机构认真以待,从科学上验证这种说法的准确性,并追寻世卫组织继续发布此类声明的动机,尤其是在许多国家采取渐进的措施,加速恢复国内生活至新冠疫情出现之前的状态的情况下,尽管与5月和6月相比,7月份登记的死亡人数出现了上升。

令人恐慌的言论

今年7月,全球登记的因感染新冠病毒而死亡的人数较6月上升近3万人,这促使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7月底再次敲响战鼓,号召全球抗击新冠病毒。

但是这一次,他不仅是警告世界各国有关加速恢复至新冠疫情前的生活状态的后果,还要求这些国家进一步加强措施,以防止感染与死亡人数再度暴增。谭德塞以令人恐慌的语气宣布,“这场新冠疫情是每隔一个世纪就会爆发一次的健康危机,其后果将持续数十年的时间”,“而且最糟糕的时刻尚未来临,如果各国急于取消限制措施而没有采取相应的政策,那么感染人数将进一步增长。”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这次已经将话说得非常清楚与坦白,认为世界将在未来数十年内受到新冠病毒的困扰,这种致命和可怕的病毒,在世界各地都制造了大量的受害者。这就意味着,全世界都应准备好进入一个新阶段,并在这个新阶段中重塑人类的生活、制度、立法、行为、习惯,以及人类在各个领域内的关系,以帮助减少这种病毒带来的影响,而不是妄想着完全消灭这种病毒。

自宣布新冠病毒导致的全球大流行以来,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已经开始以不断升级的方式来号召全球抗击新冠病毒,这在3月26日由沙特阿拉伯在网上主持召开的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特别峰会中已显而易见,当时,谭德塞以引起极大惊慌的言辞在峰会上发表了讲话,甚至是在关于病毒的信息并不充分的情况下。

谭德塞指出,第一个10万例感染者的出现共经历了67天,而第二个10万例感染者的出现则仅耗时11天,出现第三个10万例感染者用了4天,而出现第四个10万例则只用了2天。谭德塞敦促参与峰会的国家“不遗余力”地抗击病毒,并在措辞中大量采用了烘托战争氛围的词汇,例如“战斗、统一、团结、点燃、保护、危险、融资、填补漏洞”等等。

就在谭德塞发出这些令人恐慌的声明的同时,世卫组织发言人玛格丽特·哈里斯上个月28日在日内瓦举行的每周新闻发布会上,也发表了一系列的言论,而其中的观点与谭德塞的声明一样令人震惊和恐慌。

玛格丽特·哈里斯指出,新冠病毒并非季节性病毒,并不会出现波谷的形式,而将是一个连续不断的大浪,会先升高,后降落一点,然后再次升高,与流感病毒不同的是,该病毒对寒冷和炎热的气候条件都很适应。

她还表示,“我们在了解这种病毒的同时,这种病毒也在了解我们”,“它非常喜欢从一个人身上跳到与我们发生密切接触的另一个人身上,因此,我们呼吁大家不要给病毒提供这样的机会”,她还强调,抗击新冠病毒,需要我们保持社交距离、勤洗双手、隔离感染者、佩戴口罩,并确保在咳嗽时盖住口鼻,并在出现任何疾病症状时避免外出并居家观察。

强制性的审视

自今年2月宣布新冠疫情成为全球大流行以来,这些声明所引出的观点和现象超出了对世卫组织表现的关注。这些声明不应被我们所忽略,各成员国与专家应当认真核实该组织处理危机的方法,并确保其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而以下就是最值得我们审视与思考的几点内容:

夸大警告与恐吓

新冠疫情与100年前席卷全球并造成数千万人死亡的西班牙大流感之间有何关系?世卫组织总干事是基于什么论据而认为大规模疫情会每100年爆发一次?

在2009年,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在墨西哥发现新型流感病毒——H1N1,该病毒导致20万余人死亡,在事发之初,世卫组织宣布该病毒为全球大流行,但是,这场大流行却在几周之后消退了,人类也找到了治疗方案并研制出了疫苗。那么,世卫组织是否早就准备好了宣布全球大流行的出现,并且只是在等待最恰当和最令人信服的时机?

缺乏科学依据的声明

正如世卫组织决定在完善信息之前宣布该病毒成为全球大流行一样,在没有任何科学论据支撑的情况下,它又宣布这场全球大流行的影响将持续数十年的时间,认为世界将在这几十年内经历巨大的改变,包括政治、经济、社会、技术、安全、法律和人权等各个层面。

如果我们继续演算谭德塞在二十国集团峰会上提出的数据,我们将发现,截止今天,地球上的每一个人都至少已经10度感染了新冠病毒,我们还将发现,死者的尸体已经堆积在城市、乡村和山谷内,而没有人能将之埋葬。

急于提供结果

现在要提出新冠病毒引起的实际感染与死亡人数还为时尚早,世卫组织根据它在各个成员国办事处所获得的报告,收集并发布了有关新冠病毒的感染与死亡数据,但实际上,计算感染和死亡人数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截止目前,确诊新冠病毒感染的错误率仍然很高,甚至达到了30%的水平。

至于死亡病例,我们同样也很难将其死亡原因明确为新冠病毒,因为它一方面与流感症状交叉,另一方面又与慢性呼吸道疾病的症状交织,特别是在65岁以上的群体中,而这类人员又占到死亡总人数的85%。因此,世卫组织发布的有关新冠病毒所导致的感染与死亡人数并不准确,也不是最终的数据。

这些数字受到许多国家内部的政治和经济因素的影响,因此,依靠这些数据而在各个领域和各个层面上采取艰难的、富有重大影响的决定,将是一个巨大的错误。我们举一个例子便足以说明这个问题:世卫组织对每年死于流感的人数的估计介于29万和65万之间,而这两项数据之间差出将近一倍。

此外,世卫组织尚未提供任何科学解释来澄清正在发生的事实真相,也没有解释为什么该病毒的传播程度会因国家而异?为什么它在某些地方有所下降,却又在另一些地方保持高位?为什么它在某些地方会再次传播,却在另一些地方得到控制?为什么我们富有经验与能力,却迟迟未能找到抗击病毒的疫苗?

疫苗研制过程中的疑惑

今年4月,世界卫生组织制定了抗击新冠疫情的计划,并将其在2020年底之前的财务需求设定为17亿美元,而到7月24日,世卫组织已经募集了接近一半的所需款项。

这项计划的重点是救济与护理,而非寻求有效的方法来根除这种病毒,尽管世卫组织拥有巨大的金融与科学能力,并且与世界各地的病毒与疫苗研究中心都存在紧密的联系。

但是,我们至今尚未看到世卫组织在这方面采取任何切实的行动,而只看到它在制作指南、分发宣传品、培训技术人员与医疗团队、收集数据报告等方面的努力。

问题并不在于融资,今年6月在布鲁塞尔举行的全球疫苗峰会上,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峰会共筹集了近88亿美元的资金,当时,新冠疫情的阴影正笼罩着所有参与这场会议的国家,全球因这场疫情而遭受的损失已经超过了10万亿美元,因此,为加速战胜这场疫情,全球也绝不会吝惜这数十亿美元的资金。

对其他慢性疾病的严重忽视

自世卫组织宣布新冠疫情成为全球大流行以来,这种病毒就几乎完全占据了世卫组织的注意力,在此期间,我们很难再找到另外任何一种疾病能够得到世卫组织这种程度的关注,无论是传染性疾病还是非传染性疾病,哪怕其严重程度要远远高于新冠肺炎。

截至今年7月底,由新冠病毒造成的感染总人数(如果我们掌握的数据准确的话),已经超过了1700万人,而死亡总人数也超过了66.9万人。在2019年底,全球感染艾滋病毒的人数达到3800万,当年共有170万人因之死亡,这远远超出了新冠病毒导致的感染和死亡人数。此外,心脏病、癌症、呼吸系统疾病和糖尿病这4种非传染性疾病,每年也会造成近3000万人死亡,约占全球每年死亡总人数的54%。

在今年,全球还几乎忘记了一种名叫“流感”的季节性病毒,而这种病毒一直困扰着世卫组织,并得到了巨额的资金预算,还为它成立了研究中心,制定了全面战略,而最新的一项战略便是《 2019-2030年流感战略》,旨在限制流感从动物向人类的传播,并为应对下一场大流感的出现做好准备。

根据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网站上的数据,自2019年10月1日至2020年4月4日的时间内,流感病毒共在美国引起:

3900万至5600万人感染;

1800万至2600万人就医;

41万至47万人住院;

2.4万至6.2万人死亡。

但是,在世卫组织每天发布的令人恐慌的新冠病毒感染数据之下,上述这些数据并未得到该组织或媒体、政治人士的重视。

那么,关于新冠病毒,世界卫生组织究竟比其成员国多知道哪些内容?

还是说该组织的部分成员国也对这些现象负有责任?

世卫组织究竟比媒体多知道哪些关于新冠病毒的内容?

世卫组织究竟比全球人民多知道哪些关于新冠病毒的内容?

世卫组织究竟希望通过新冠疫情达到怎样的目的?并引领全球走向这个目的?



相关文章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