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阿联酋:与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的战争实现和解

当地时间8月13日晚,为庆祝以色列与阿联酋两国关系正常化,特拉维夫市政厅的外墙以阿联酋国旗的颜色点亮 (美联社)
当地时间8月13日晚,为庆祝以色列与阿联酋两国关系正常化,特拉维夫市政厅的外墙以阿联酋国旗的颜色点亮 (美联社)

在历时多年的非公开的正常化关系之后,阿联酋终于与以色列达成了正式的“和平协议”,为两国在特朗普政府的主持下建立战略关系而铺平了道路。

这项协议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通过在过去4年内不断侵犯巴勒斯坦人权利而取得的报酬。一旦这项协议得到签署并付诸实施,它很可能会强化内塔尼亚胡的联盟,加剧以色列的占领,并加强以色列与阿拉伯独裁者之间的联盟。

但是,西方媒体却对这项“和平协议”表示欢迎,认为这是一项“历史性”的突破。

阿联酋领导人以阻止以色列吞并阿拉伯领土、帮助巴勒斯坦人实现独立目标,并促进中东地区和平为借口,来证明其与以色列建立和睦关系是合乎情理之举。

“仁慈的”杀戮

阿联酋或许希望能因“阻止以色列进一步吞并巴勒斯坦领土而受到赞誉”,但是,内塔尼亚胡非法吞并被占领约旦河西岸三分之一面积的计划,早在阿联酋的事实领导人——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本·扎耶德介入之前,就已经处于失控状态。

来自阿拉伯世界和国际社会的压倒性反对声,阻止了特朗普政府授权内塔尼亚胡吞并西岸领土的倾向,甚至连内塔尼亚胡的联盟​​伙伴本尼·甘茨,也反对这项计划。

事实上,阿联酋不过是给了特朗普和内塔尼亚胡取消这项计划的台阶下。

此外,这项暂时宣告停止的吞并行动,只不过是问题的衍生物,而真正的问题在于以色列的占领与非法定居点建设,而在阿联酋这项绥靖行动的影响之下,真正的问题可能会更加恶化。

阿联酋仍然坚持称,采取这项决定是为了声援巴勒斯坦人民,并将继续“有力地为他们的尊严、他们的权利和自己的主权国家而进行倡导”。

这就是典型的阿联酋风格。

长期以来,阿联酋人一直背着巴勒斯坦人与以色列进行秘密的安全合作,在他们准备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或宣布打算签署和平协议时,也从来没有与巴勒斯坦领导人进行过任何磋商或协调。实际上,他们长期以来一直无视巴勒斯坦所处的困境,并通过支持穆罕默德·达兰而进一步破坏巴勒斯坦的内部团结。

简而言之,对于阿联酋而言,巴勒斯坦并不是认真考虑的范畴。宣布这一消息的时间节点,不过是希望帮助正在政治与法律问题上挣扎的特朗普和内塔尼亚胡。

因此,毫不奇怪巴勒斯坦社会各界会鲜明地谴责阿联酋的举动是一种“背叛”和“侵犯”,是对巴勒斯坦争取自由斗争的“出卖”。

毕竟,与一个占领和压迫巴勒斯坦的政权达成妥协,能对巴勒斯坦人带来任何一点好处吗?

如果有任何影响的话,那就是以色列将利用阿联酋及其他可能出现的阿拉伯国家的和解努力,以进一步扩大吞并面积,并向巴勒斯坦人施加压力。

尽管阿联酋予以否认,但它的确违反了阿拉伯世界关于“和平之地”的共识——这项共识要求阿拉伯国家只能在以色列撤出被占领的巴勒斯坦及阿拉伯领土之后,才能与之追求和平与关系正常化。

阿拉伯国家领导人与其人民之间为数不多的达成共识的问题,便包括压倒性地反对在完全恢复巴勒斯坦人的权利之前,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而阿联酋此举则牺牲了这个共识性的问题。

阿联酋人试图为他们的这项行动洗白:如果埃及与约旦可以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那么阿联酋又为什么不能呢?

这样的比较是非常荒谬的。

埃及与以色列共进行了4场重大战争,并且是在以色列同意撤出埃及全部领土之后,才与之签署了和平协议。而约旦也与以色列发动了3场战争,并且是在巴勒斯坦人与以色列签署了和平协议之后,才与之签署了和平协议。

但是自那时起,以色列却背弃了对巴勒斯坦作也的承诺,并加剧了对巴勒斯坦的占领。

另一方面,阿联酋与以色列并不存在共同边界,也从未与以色列进行过战争,也没有受到以色列军队的威胁或占领。那么,在内塔尼亚胡加强对巴勒斯坦的控制并拒绝两国方案之时,阿联酋为何要急于安抚以色列?

阿联酋领导人声称,通过外交与和平的途径而不是战争的手段,阿拉伯人将取得更多的成就和进展。

但这却是一场错误的辨析。

不用说,和平胜于战争。但是,基于战略利益的考量而忽视正义与人权的虚假和平,注定将导致更多的冲突。

在其整个历史进程中,以色列始终利用阿拉伯国家的外交开放来强化其占领事实,并且仅仅会在压力之下给予让步。在这场“历史性的和解”中,阿联酋得不到任何回报,而以色列则将得到不受限制地进入这个最为富有的阿拉伯市场的机会。

陷入又一场区域战争

阿联酋是该地区最具战争倾向的国家,在这个层面上,只有以色列可以与之抗衡。阿联酋在也门进行着破坏性的战争,在利比亚也打响了代理人战争,并针对突尼斯、土耳其和卡塔尔执行破坏稳定的政策,同时还支持诸如叙利亚的巴沙尔·阿萨德和埃及的塞西等独裁政权,这些都说明了一个事实,即阿联酋根本不在意和平,而是渴望战争。

认为阿联酋在煽动中东地区冲突的过程中发挥了作用,这只是有所保留的说法。事实上,阿联酋与沙特共同奉行的分裂、破坏稳定和反民主政策,已使该地区陷入瘫痪,并使地区国家沦落到破产的境地。

阿联酋和沙特坚决反对“阿拉伯之春”及该地区出现的任何形式的民主苗头,并强烈敌视所有具有流行、进步、自由或伊斯兰主义色彩的运动,使他们掌控着整个中东和北非地区的反革命力量。他们也许无法在任何地方取得胜利,但是,他们也将确保其他人在此过程中蒙受损失。

总而言之,阿联酋正与以色列和美国沆瀣一气,希望建立三方战略联盟,以遏制土耳其的影响力,并驯服或摧毁伊朗政权。

换言之,阿联酋正寻求与以色列建立联盟,而非所谓的和平。

如果特朗普在本届总统大选中继续连任,这势必会给地区带来更大的动荡和冲突,而非和平与繁荣。

那些庆祝达成这项“历史性和平协定”的人可能很快就会发现,这不过是在走向另一场更为糟糕的地区冲突或战争。

真正的和平只有在以色列同意撤出所有的阿拉伯领土,并放弃其霸权野心与核武器,允许巴勒斯坦人在巴勒斯坦的国土上享有充分的自由与命运自决权之后才能实现,而这也将为以色列与更多的阿拉伯国家和伊斯兰国家实现关系正常化铺平道路。

而这才是真正值得你们庆祝的“历史性突破”。



更多作者内容

相关文章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