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拜登选择哈里斯作为竞选伙伴的3个理由

哈里斯相信她可以吸引传统的温和派和民主党进步主义力量支持者(路透社)
哈里斯相信她可以吸引传统的温和派和民主党进步主义力量支持者(路透社)

曾担任过副总统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他将在定于11月举行的总统大选中与特朗普争夺总统职位——深知副总统意义所在,他曾在前总统奥巴马任职期间担任八年副总统,拜登非常清楚他当时为何被选为副总统。

拜登拥有奥巴马没有拥有的东西,并代表了他的总统所无法代表的东西,因此,对于许多美国人而言,这一选择是对选举筹码的补充,即没有将总统和副总统分开。

专家们对当时作为总统候选人的奥巴马发起攻击,称其年轻且缺乏外交政策经验,并批评奥巴马不了解华盛顿特区局势。

拜登和哈里斯参加民主党初选辩论 (路透)

这就是奥巴马选择拜登担任副总统的原因,用拜登的价值来弥补自己的不足,拜登比奥巴马年长很多,并且在华盛顿拥有四十多年的工作经验,除此之外,拜登在外交政策层面拥有的经验得到了所有人赞赏。

拜登——现年接近78岁——采用了相同的方法,选择了55岁的哈里斯作为自己的竞选伙伴,以增加民主党在总统大选中的获胜筹码,旨在试图在定于11月举行的总统大选中打败现任总统特朗普及其副总统迈克·彭斯。

观察家们认为,拜登选择哈里斯作为他的竞选伙伴出于3个主要原因,这将对2020年总统大选结果产生重大影响。

第一:哈里斯与变化后的新美国

哈里斯代表着美国人口组成变化,在美国,非白人的人口比例正在迅速增加。

在过去半个世纪中,美国社会发展动力使近6000万人从主要信奉天主教的中美洲和主要的非基督教亚洲国家移民到该国,这使美国及其社会变得更加多样化和不同。

根据相关统计数据显示,截至今年年中,美国人口达到3.3亿,其中白人占60.4%,西班牙裔占18.3%(主要是墨西哥天主教徒),非洲裔占12.7%,亚洲裔占5.6%,以其各种少数裔群体。

与此同时,有4520万境外新生儿在美国获得了国籍,包括哈里斯的父母,她父亲是来自牙买加的黑人唐纳德·哈里斯(Donald Harris),母亲雅马拉·高普兰(Shyamala Gopalan)是来自印度的泰米尔人。

因此,哈里斯的黑人和印第安人背景吸引了成千上万的少数族裔有色人种,他们在未来的选举中不断增加选票。

哈里斯在帮助非法移民方面拥有良好的记录,无论是获得合法的工作方式,还是为其自身及子女获得合法居留权和健康保险。

来自旧金山的哈里斯吸引着民主党桑德斯支持者中的年轻人,并吸引着少数群体(法国媒体)

第二:哈里斯与进步

拜登意识到,民主党正在经历着左翼候选人伯尼·桑德斯力量所暴露的重大意识形态变化,正如他在2016年和2020年的两次总统竞选中所表达的那样。

哈里斯认为,这种意识形态的变化不仅可以吸引传统的民主温和派,还可以吸引民主党内进步主义力量的支持者。

从这个角度看,拜登选择了一个对民主党内左翼势力上升感到满意的竞选伙伴,因为哈里斯主张解决进步问题,例如为所有美国人提供医疗保险,取消学生债务,在2030年前消除传统能源,以及在气候变化问题上持积极立场。

哈里斯来自旧金山地区(民主党进步主义力量的中心),这从桑德斯的支持者中吸引了大量年轻人,并吸引了许多少数派,黑人及“黑人生命也重要”运动支持者,特别是在乔治·弗洛伊德遇害之后爆发广泛种族冲突紧张局势期间。

哈里斯在担任加利福尼亚州检察长期间自称是进步力量代表,尽管她在同性婚姻和死刑等问题上持左翼观点,有时她对这些问题进一步的反对激怒了自由主义者。

在总统竞选期间,这位参议员声称自己可以务实地解决问题,而且她可以代表民主党大规模走向左翼思想,即使她仍然比参议员桑德斯参或伊丽莎白·沃伦等进步党代表显得更为温和。

拜登选出了在民主党左翼运动满意度不断上升的竞选伙伴 (路透)

第三:哈里斯与女性

美国历史上第三次选择女性出任副总统一职,这促使女性选民热情有所提高,特别是在新冠大流行传播及其对健康造成的影响已成为美国选民优先事项背景下。

美国蒙茅斯大学近日公布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拜登在女性选民中的支持率比特朗普高19点,这对拜登来说是一个令人感到安心的非常高的比率,尤其是女性选民所占比例达到了美国选民总数53%背景下。

在美国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针对党派关系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结果显示,有56%的女性表示对民主党忠诚,而男性中这一比例仅为42%。

哈里斯是首位印度裔参议员,非洲裔的第二位女议员,也是第三位加利福尼亚州女参议员。

在参议院任职期间,哈里斯因通过了重要医疗保健计划立法而闻名,特别是在妇女和儿童健康方面成就突出。

唤起大量女性参与选举的热情,将减少现任总统特朗普获胜和再次当选的机会。

特朗普表示,他对拜登选择哈里斯作为竞选伙伴感到惊讶 (路透)

选择的机会

特朗普总统对登选择哈里斯作为竞选伙伴发表评论称,他对此感到惊讶,因为哈里斯在民主党党内初选辩论中对拜登表示不尊重。

特朗普表示,“哈里斯不尊重乔·拜登,很难选择一个不尊重他人的人。”

许多专家都将拜登选择哈里斯的做法与此前总统选择党内初选最大竞争对手作为竞选伙伴的做法相提并论,例如1988年总统大选中的罗纳德·里根和乔治·布什,以及比尔·克林顿在1992年总统大选中选择党内竞争对手阿尔·戈尔作为竞选伙伴。

在被问及民主党内初选时针对她的竞争对手拜登发起的猛烈攻击时,哈里斯用了一个词回答称,那是一场“辩论”!



更多作者内容

相关文章

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在选择与之搭档的副总统候选人时,面临着来自党内不同团体的巨大压力。他将对一份入围名单上的女性进行面试,以最终确定他政治生涯中最重要的竞选伙伴。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