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以色列的噩梦: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解散

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2020年5月7日在西岸城市拉姆马拉主持并召开会议 (美联社)
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2020年5月7日在西岸城市拉姆马拉主持并召开会议 (美联社)

在预计以色列会吞并被占约旦河西岸大部分地区的背景之下,巴勒斯坦的政治舞台上也出现了重大的事态进展。巴勒斯坦权力机构被解散的可能性越来越大,或者至少其权力会被大大削弱。

今年5月下旬,巴勒斯坦官员宣布,由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发出的吞并威胁,他们将中止与以色列之间的安全协调。此后不久,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安全部队撤出了在耶路撒冷东部与北部与以色列部队建立的共同监视区,包括阿布迪斯、贝都、卡塔纳与拜特伊克萨等地区。

与此同时,巴勒斯坦权力机构还宣布,不再接受以色列代表其征收税费,并用于支付西岸和加沙地区的薪水与服务。巴勒斯坦权力机构还停止向居住在西岸的巴勒斯坦人提供进入以色列的许可证。

这种情况给以色列在西岸尤其是在希伯仑设立的联络处制造了混乱场面,成千上万的巴勒斯坦人聚集在那里申请进入以色列的许可证。而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没有进行干预。

尽管新冠疫情引发了紧急情况,但是这些并未阻止工人、商人、病人每天进入以色列领土。在过去,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一直在协调巴勒斯坦人的行动,以确保安全和秩序。但是目前的进展似乎表明,以色列当局正在逐步与巴勒斯坦人建立直接的沟通与关系,而将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调解作用边缘化了。

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是基于《奥斯陆协定》而在1994年成立的,其定位是在建立独立的巴勒斯坦国之前,在西岸和加沙地区起过渡作用的临时负责机构。

在特朗普政府的全力支持之下,以色列在过去几年来对巴勒斯坦权利及建国大业的侵犯和破坏,已经严重削弱了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政治权力,并将其降低至服务提供者的地位,而这是该机构无法接受的情况。

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一直担心这种情况的出现——以色列通过与巴勒斯坦人直接建立关系而达成最终削弱其政治权力的目的。最近,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官员也表示了这种担忧,并警告称,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绝不会沦为地方议会或慈善机构。

与此同时,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也为应对以色列的吞并行动而采取了多项安全措施。根据以色列媒体的报道,今年6月,该机构从其办公室内撤走了非法武器,因为担心哈马斯运动的人员可能会试图夺走这些武器,并在西岸紧张局势升级时,针对以色列部队发起武装袭击。

这些武器是自2005年的第二次起义结束以来,在解除武装行动期间从平民处收集而来的。

在以色列当局的许可之下,巴勒斯坦权力机构还拥有26000辆卡拉什尼科夫枪、手枪以及数十辆装甲车,而根据《奥斯陆协定》,以色列当局控制着巴勒斯坦部队的武装。

根据以色列媒体的报道,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已经计划在吞并之后西岸局势出现升级的情况下,将这些武器移交给以色列。它计划用卡车将这些武器运送至位于拉姆安拉以北的以色列定居点内的一处以色列军事基地内,然后将维护西岸安全的责任完全留给以色列军队。

与此同时,还有报道称,巴勒斯坦情报部门已收到指示,并从其办公室中删除了秘密的安全文件。

以色列对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安全行动有着充分的了解,因为该机构直接将这些信息移交给以色列人,或者是后者拥有大量的间谍。这项行动可能是为了防止巴勒斯坦人得到这些文件,因为这些文件中可能存在线索,指明与以色列合作的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人员。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上一次发布此类命令,还是在2000年第二次起义开始之初。

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边缘化对于拉姆安拉而言并不是一个问题,但是却将很快成为以色列的问题。如果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安全机构继续瓦解,那么在西岸地区提供安全的责任将落在以色列当局身上,而这也给他们带来许多潜在的风险。

以色列学者已经对瓦解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后果发出了警告。特拉维夫大学巴勒斯坦研究论坛负责人迈克尔·米尔斯坦在以色列媒体的专栏文章中指出,当前的局势可能会演变为以色列的“噩梦”。

米尔斯坦认为,随着巴勒斯坦人与以色列建立直接关系,他们将开始要求以色列当局改善他们的生活水平与服务,并最终要求获得公民身份,而这将是朝着一国解决方案所迈出的又一步。

确实,除西方施加的压力之外,这样的现实可能也是导致以色列政府推迟宣布吞并计划的因素之一。以色列保守派领导人的理智可能已经开始发挥作用,并认识到他们近年来旨在殖民整个巴勒斯坦的侵略扩张主义可能会使他们加速走向一个可怕却又无可避免的结果,即建立一个让所有居民拥有平等公民身份的以色列-巴勒斯坦国。



更多巴勒斯坦问题内容

相关文章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