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塞尔维亚与科索沃的协议:欧盟能在特朗普的失败之地取得成功吗?

科索沃总统萨奇于2019年5月9日在欧盟外交政策负责人莫盖里尼面前与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握手 (美联社)
科索沃总统萨奇于2019年5月9日在欧盟外交政策负责人莫盖里尼面前与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握手 (美联社)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欧洲现在已经放弃了美国总统特朗普。不久之前,欧洲领导人仍抱有一些希望,认为可以在共同关心的问题上与美国进行合作。

德国总理默克尔拒绝参加原定于6月10日至12日在美国戴维营举行的七国集团峰会,这充分说明了跨大西洋关系所处的糟糕状况。

这场峰会被推迟到今年9月举行,表面原因是新冠疫情带来的影响。但是,由于即将举行的美国总统大选,德国总理默克尔或法国总统马克龙很可能并不对这场峰会抱有太大的希望。

尽管可以理解他们的沉默,但是私下里,他们很可能正在预期特朗普在11月的竞选失利。

与此同时,欧洲人与美国现任政府之间的鸿沟,却在一个最不可能的地方表现得越来越明显——科索沃。

数十年来,美国与欧盟在前南斯拉夫问题上互相支持,并推动了一系列解决冲突和融入西方的政策。然后,从布什政府开始,美国基本上将领导权转移给了欧洲。

从行动自由到数十亿美元的资金筹集,欧盟成员国所承诺的好处促使塞尔维亚和科索沃坐到谈判桌前,甚至在2013年达成了一项临时协议。

尽管无法确保贝尔格莱德对其境内领土的承认,是但2013年的《布鲁塞尔协定》却为实现关系正常化指明了道路。美国为欧盟进行的调解谈判提供了政治支持,旨在终结南斯拉夫的血腥场景。

然而,这样紧密的欧美合作似乎已经随着特朗普的出现而宣告结束。特朗普政府在科索沃问题上绕过了欧盟,并将对事情的控制权收回了自己手中。随着欧盟关系正常化谈判于2018年底陷入僵局,当时的美国驻德国大使及现任特使理查德·格伦内尔,以及当时的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抓住了机会,将美国置于主动地位。

今年1月,格伦内尔促成了一项协议,以恢复贝尔格莱德与普里什蒂纳之间的航班。然后在6月6日,科索沃政府同意取消对塞尔维亚进口商品的所有限制,这也是格伦内尔推动的结果。

这项决定是由以阿维杜拉·霍蒂所领导的新内阁所采取的,霍蒂接任了科索沃前总理阿尔宾·库尔蒂(Albin Kurti)之职,而后者对贝尔格莱德所持的强硬立场,使之与美国的外交政策背道而驰。

似乎大量知名人士都有意参加计划于6月27日在白宫为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与科索沃总统哈希姆·萨奇举行的峰会。

尽管格伦内尔试图缓和人们的期望,并强调此次会议将只涉及经济问题,但是很显然,他希望能在此时取得重大突破,从而为特朗普在大选中加分,改善他平淡无奇的外交政策声誉。并欢迎欧盟对法案的支持。

但是,计划中的峰会却失败了。海牙科索沃特别法庭检察官向科索沃总统哈希姆·萨奇发出起诉书,指控他在1998-1999年冲突期间犯有战争罪,此后,萨奇决定退出。这个出人意料的变化使科索沃至少在目前无法进入白宫的议程之内。由美国主持的会议并非毫无可能,但对于这个专注力难以持续的政府而言,这似乎并非一个优先事项。

现在,主动权又回到了欧盟的手上。7月16日,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将与科索沃总理霍蒂将在布鲁塞尔举行会谈,并由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尔主持。

在7月10日(新一轮谈判开始之前),进行了2018年11月以来的首次会谈,上述三人通过视频链接与马克龙和默克尔进行了沟通。霍蒂与武契奇此前也曾前往巴黎。但是,这场会谈并未取得太大的进展。

欧盟已经任命米洛斯拉夫·拉杰克为特使,欧盟正在改变方向,并准备重新参与科索沃问题。

欧洲的回归是受到欢迎的,但是过程却无法弥补实质性的问题。当天最后,欧盟——或者至少22个承认科索沃建国的欧盟成员国,期望塞尔维亚将接受独立,以换取部分回报。

加入欧盟将是一项终极奖励,但是,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贝尔格莱德也无法加入。谈判步伐缓慢,新的方法允许重新开放各个章节,西欧扩大化的怀疑主义,无法预示着快速得出结论的情形。

欧盟在普里什蒂纳的优势也在不断下降,这是因为欧盟不愿向科索沃人提供申根地区的免签旅行,并不像西巴尔干其他地区的国家那样。

默克尔、马克龙以及欧盟外交事务负责人博雷尔应当竭尽所能,在谈判桌上使武契奇与霍蒂(萨奇的代理人)达成一些让步,真正使这项谈判恢复生气。

为使持续近10年的巴尔干冲突取得进展,欧盟将仍然需要美国。美国具有重要的外交影响力,尤其是在科索沃地区——对欧盟的失望促使萨奇转向了美国。

但是对于格伦内尔而言,这将是一个不明智的选择,美国国务院也同样如此,在这里,跨大西洋主义和多边主义仍然受到高度评价。

美国人与欧洲人必须站在同一战线上,以确保作为塞尔维亚合作伙伴的俄罗斯不会削弱为解决冲突而付出的努力。鉴于美国现任政府与欧洲盟国之间存在的巨大分歧,双方之间的合作并非理所当然的结果。



相关文章

在欧盟执行委员会批准的新冠病毒紧急国家援助中,德国占到一半以上的份额,这引发了人们的担忧,即财力雄厚的国家可能在欧盟单一市场中获得不公平的优势。

联合国秘书长负责授权任命联合国各国问题特使,从利比亚问题到西撒哈拉和苏丹问题,但事实上,任命联合国特使与有影响力的国家意愿有关,这使其变成了一项任重而道远的任务。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