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解决巴勒斯坦问题必须先终结殖民主义

2020年3月2日,巴勒斯坦人在约旦河西岸纳布卢斯附近的以色列定居点举行抗议示威时,站在旁边的以色列士兵[路透社]
2020年3月2日,巴勒斯坦人在约旦河西岸纳布卢斯附近的以色列定居点举行抗议示威时,站在旁边的以色列士兵[路透社]

在全球大流行、经济衰退和种族局势紧张不断加剧之际,以色列却威胁要正式吞并被占领的部分巴勒斯坦领土,而这正在构成另一场国际危机。这是因为,通过这项引人愤怒的行动,以色列政府将对基于规则的国际关系秩序构成威胁。

当今的国际法制度建立于20世纪上半叶,这套制度的建立不仅是为了规范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也是为了帮助全球各国的命运自决运动,并监督殖民主义的终结。

以色列即将吞并巴勒斯坦被占领土的行动,以及全球对此不作为的事实,证明这套制度已经无法再帮助终结殖民主义,并使其存在的根源受到了质疑。

强者不受法律约束

国际外交界关于吞并问题的许多声音都与威慑相关,原因是国际社会对由吞并而产生的切实后果所发出的威胁,将会导致行为主体对这项举动的重新考虑。然而,这种说法却未能承认一点,即我们现在已经达到了一个临界点,在这样的情况下,由于威慑没有奏效,以色列将吞并巴勒斯坦的另一块领土。而国际社会对行动后果所发出的威胁,仅仅是迫使历届以色列政府在吞并的过程中进行创新。

实际上,以色列在巴勒斯坦殖民化的各个阶段,都广泛地获得了有罪不罚的好处,因为国际社会总是将其视为一个守法的主权国家,而非一个殖民大国。而以色列参加欧盟的地平线2020项目,正是其中一个例子。

当然,并非只有以色列才具有扩张主义的野心。历史上充斥着大量贪婪的殖民国家,以及这些国家在推进殖民实践中所使用的手段、方法及借口。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这些国家并没有表现出任何自我克制的可能性,而是需要外力(通常是受到殖民压迫的一方争取自由的动力)才能挑战并制止这类野心。

出于这个原因,国际法中包括了旨在遏制扩张主义的规约。但是,尽管法律框架存在,其执行机制却极为薄弱,从而鼓励了强大的参与者对其进行操纵和破坏。而巴勒斯坦的持续殖民化,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早在1967年占领开始的初期,以色列官员便被告知,出于建立平民定居点的目的而侵吞财产,将被视为违反国际人道主义法的行为——这项法律从理论上禁止实施殖民主义行动。

不仅如此,他们还决定利用武装冲突法中的规定——在战争所需的迫切要求下扣押财产,以便为最终在巴勒斯坦土地上发展和扩大犹太人定居点提供保护伞。

在1979年的埃隆·莫雷案中,以色列高等法院的裁定反对侵吞巴勒斯坦私有财产,随后,以色列当局便在政策上进行了调整,利用奥斯曼时期的法律将公共土地视为国有,并通过区分在被占领土上的公共和私有财产,来继续扩大其定居点建设。

无论是通过将定居者作为被占领土上平民的一部分来对待,还是通过向以色列民政管理局支付特许权使用费,以及为巴勒斯坦人提供就业岗位,来为利用当地的自然资源寻求合法性,以色列司法系统都为以色列广泛的殖民地企业提供了“合法”的掩护,即利用武装冲突法的另一项原则——允许在被占领土上实施改革,如果这些改革是出于该地区上生活的平民的利益。

殖民主义经济

在以色列72年的历史中,它一直在完善其殖民艺术,并提出了可以被视为殖民主义最佳商业实践的内容。

以色列的殖民项目具有许多殖民主义的共同特征,例如占据权威地位、严苛剥削等等,然而,它也至少具有一个与众不同的特质——跨国公司的性质。

通过将全球化和自由市场经济纳入其殖民企业,以色列创建了一种经济激励结构,这种结构将继续使冲突持久化,以获得利润。通过将国家政策与私人投资相结合,以色列能使国家与跨国公司参与者均从殖民企业中受益。

例如,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建筑材料公司之一,德国海德堡水泥公司被控从以色列非法在约旦河西岸占领的巴勒斯坦土地上开采的资源中获利,并通过向以色列非法定居点出售建筑材料而获利。

因此,公司考虑的因素(包括直接和间接的经济利益),使这些公司所在国的政府均不愿采取政治行动来阻碍以色列殖民主义项目的势头,因此,国家与跨国公司行为主体都为这些项目的运作做出了贡献。

这种激励结构有助于解释国际社会对以色列殖民企业所作出的虚伪反应:一方面谴责以色列,并强调其坚持执行国际法规定的决心,另一方面又不愿意采取任何严肃措施以制止以色列的行动。

问题在于,数十年来这种“有罪不罚”的状态使许多以色列官员相信,现在甚至已经不再需要顾忌任何国际法规而寻求从事实上逐渐完成吞并行动,特别是在特朗普政府的支持下,他们现在已经可以直接诉诸法律而完成对巴勒斯坦土地的占领。

此举破坏了国际社会试图在维持国际法制度的完整性,与对以色列的违法行为不采取行动之间的微妙平衡的努力,其付出的代价现在已经超过了收益(包括经济方面的收益)。

如果以色列免于遵守国际法的规定,那么欧盟又如何能够利用国际法,为其在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等问题上的立场进行辩护?

是时候结束殖民主义了

在2020年,在全球范围内消灭殖民主义近30年之际,国际社会现在应该意识到,以色列当前的殖民实践无法从其殖民主义历史中剥离。

尽管国际法本应终止殖民主义的实践行为,但很明显的是,它并未能完成这项任务。只要巴勒斯坦继续被殖民,殖民主义就不可能被真正地消除。

如果国际社会想要从国际关系中挽救法治,那么它就必须采取具体的行动。国际社会对正式吞并威胁的反应,不能仅仅是通过威胁对以色列实施制裁,而试图阻止以色列的行动并使之在临界点退缩。这样的做法只会使以色列回到过去的老战略上,即再次对巴勒斯坦领土进行事实上的吞并。

在今年的7月1日,以色列向全世界展示了它的真实意图,而这些意图不容我们忽视。

因此,国际社会必须立即采取实际行动,迫使以色列对巴勒斯坦实施的殖民行动承担责任,从而从根本上消除造成这种威胁的原因。此外,这项行动应当采取有针对性的制裁形式,以打击以色列这种整体的经济激励结构,防止其流入资金以滋养以色列殖民企业并产出利益。

如果没有任何外部力量对以色列的扩张主义野心采取行动,那么,巴勒斯坦的殖民化就将继续下去。如果要维护我们当前这种基于法规的国际秩序的功能与精神,那么,这种外部力量就必须是法律的力量。



更多巴勒斯坦问题内容

相关文章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