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爱德华·赛义德的忧虑与奥斯陆协议的终结

1993年9月13日,和平协定签署后,巴解组织领导人阿拉法特在白宫与以色列总理拉宾握手
1993年9月13日,和平协定签署后,巴解组织领导人阿拉法特在白宫与以色列总理拉宾握手

当灾难性的奥斯陆协议于1993年在华盛顿的白宫草坪上签署时,一些人对协议的条款和巴勒斯坦人被迫做出的重大让步表示了严厉的批评和深切的关切。

巴勒斯坦解放组织领导人阿拉法特领导的巴勒斯坦签署国及其支持者反驳说,还有别的选择吗?他们也许认为,这将是解决辩论的关键问题,并掩盖这样一个事实,即这些协定是以色列压迫者和被压迫者之间关系的定居者-殖民性质的延续。

已故的爱德华·赛义德坚决反对这项协议,他于1993年10月接受了这项挑战,并在《伦敦书评》上发表了一篇预言性的文章,标题为《之后的早晨》。凭借他所谓的“常识”,他预言了1993年后瓦解的悲剧局面,不多不少。

他以非常雄辩的笔法写道,为了推进巴勒斯坦民族自决,我们需要诚实地承认我们所处的位置,只有自由、主权和平等,而不是永远屈从于以色列才是它的目标。

当时,他感到特别“困惑”的是“为何这么多巴勒斯坦领导人和他们的知识分子坚持把这项协议称为‘胜利’”。例如,阿拉法特的顾问纳比尔·沙阿斯称,该协议是巴以之间“完全平等”的协议。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赛义德在《金字塔周刊》、《生活》、《中东》以及其他报纸和杂志上的文章中继续提出一些“令人尴尬”的问题,即在德系犹太复国主义工党政府的领导下,以色列在签署奥斯陆协议时,是否承认巴勒斯坦人民是一个民族?奥斯陆协议是否彻底改变了犹太复国主义对“非犹太人巴勒斯坦人”的意识形态?

这些协定是否保证恢复持久的全面和平?巴解组织的现任领导人是否代表了巴勒斯坦人民的政治和民族愿望?

在他的《和平进程的终结》一书中,他总结了这些问题的答案,没有谈判比只是延长以色列占领的无休止的让步更好。以色列当然很高兴它能够得到实现和平的荣誉,同时在巴勒斯坦同意的情况下继续占领。

27年过去了,巴勒斯坦人做出了许多让步,不幸的是,赛义德预言的一切都变成了现实。巴解组织由于同意签署奥斯陆协定而在很大程度上促成了一种黑暗的现实,它正在同这种现实作斗争。

当以色列准备吞并30%的约旦河西岸土地时,阿拉法特的门徒和继任者、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开始发出新一轮空洞的威胁。5月19日,他宣布结束与美以的安全合作和协议。

这被视为在历史上22%的巴勒斯坦领土上建立一个“独立”巴勒斯坦国的梦想的结束。支持奥斯陆协议的知识分子把实现这一梦想作为最终目标,以此证明巴勒斯坦人一直在为此而付出沉重的代价。

27年来,他们一直在助长这种错觉,拒绝承认在积极的殖民计划和缺乏领土相连的情况下,在经济、政治乃至物质上都不可能建立一个真正的主权国家巴勒斯坦国。

我们今天必须提出的令人痛苦的问题是,自1993年以来,我们是否被迫忍受可怕的屠杀、种族灭绝的围困、对我们的土地不可阻挡的侵占、建造种族隔离墙、拘留儿童和整个家庭、拆毁房屋和许多其他虐待,只是因为买办阶层把“独立”看作是封闭隧道的尽头。

现在是我们这些反对该协议的人应该向奥斯陆协议的支持者抛出一个问题,即该协议本身是否意味着要保障被殖民的巴勒斯坦人民的最低限度的基本权利?包括自由和自决吗?

在他逝世之前,赛义德发表了两篇文章《以色列-巴勒斯坦:第三条道路》和《唯一的选择》,在这两篇文章中,他提出了一个基于“平等或无”的解决方案,这可以通过在巴勒斯坦建立一个世俗的民主国家来实现,在这个国家里,无论公民的宗教、性别和肤色如何,所有的公民都受到平等对待。

他认为,全面的和平意味着,作为殖民国家的以色列应该承认巴勒斯坦人作为一个民族存在的权利,他们自决和平等的权利,就像白人殖民者在南非所做的那样。

在其中一篇文章的结尾,他问道,当前的巴勒斯坦领导层在倾听吗?鉴于它在“和平进程”中糟糕的记录导致了现在的恐怖,它还能给出比这更好的建议吗?

当时不可能,现在也不可能。巴勒斯坦人民早就应该摆脱两国方案的幻想,尝试一种民主的方式,一种能够保障他们的基本权利自由、平等和正义的方式。

本文所表达的观点是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相关文章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