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拜登当总统对巴勒斯坦而言可能不是好消息

在这张2010年的资料照片中,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和当时的美国副总统拜登在耶路撒冷开怀大笑
在这张2010年的资料照片中,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和当时的美国副总统拜登在耶路撒冷开怀大笑

我对那些说我是反犹分子的人不会太客气。尽管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没有当着我的面这么说,但他也不妨这么说。

5月19日,拜登组织了一场在线筹款活动,由前驻以色列大使丹·夏皮罗和亲以色列学者黛博拉·利普斯塔德共同主持。据《纽约时报》报道,拜登对捐款人表示,对以色列转向反犹太主义的批评,予以谴责是很重要的,包括对政治左翼的批评,尽管他承认自己过去曾因此类呼吁“惹上麻烦”。拜登说,批评以色列政策不是反犹太主义。但左翼的批评常常演变成反犹太主义。

作为一名“政治左派”、批评以色列种族隔离、支持“抵制、撤资和制裁运动”的犹太人,我显然是他眼中的反犹分子。拜登的概括不仅是错误的,而且是无礼的。

没有人告诉我这些观点是反犹太的。不是犹太人。也不是非犹太人。尤其不是一个总统候选人,为了在竞选中大捞一笔而贴亲以色列捐款人的屁股。

拜登随后发表的言论与其说是冒犯,不如说是虚伪,显示出他完全脱离了以色列当前的政治现实。他说,他对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如此右倾”感到“失望”,并呼吁以色列“停止威胁吞并”已占领的约旦河西岸领土。拜登说,这将扼杀任何和平的希望。

内塔尼亚胡并没有“转向右翼”。他的整个政治生涯都是法西斯分子。至于“吞并的威胁”,这不是威胁,而是刻在当前执政联盟协议中的“承诺”。以色列将吞并约旦河谷。问题是拜登会怎么做。答案很清楚,无所作为。除了那些陈词滥调。

就在几周前,拜登曾表示,他反对美国总统特朗普“短视和轻浮”的决定,将美国驻以色列使团迁至耶路撒冷,但“既然已经完成,我不会将大使馆迁回特拉维夫”。

实际上,拜登支持了特朗普总统任期内最具煽火性的决定之一,即将美国大使馆迁往分裂的耶路撒冷,支持以色列的主权,包括对东耶路撒冷的主权。东耶路撒冷本应留给巴勒斯坦首都。这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曾在一个拒绝做任何这些事情的政府中担任副总统,现在他吞下了毒丸并宣称它美味可口。

拜登向犹太选民发表的白皮书《犹太社区:友谊、支持和行动的记录和计划》提供了更多令人沮丧的内容。虽然他承诺恢复对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援助,但他提出的条件是,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停止向死于以色列之手的沙希德幸存家庭支付福利金。由于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过去曾拒绝这样的要求,这将意味着拜登实际上会继续特朗普切断对巴勒斯坦人的所有支持。

在之前声明中,拜登的高级顾问托尼·布林肯解释说,候选人不会以以色列遵守国际法作为美国援助以色列的条件。

他说,拜登不会把对以色列的军事援助和以色列政治决定联系起来,句号。他说了,他已经下定决心了。

布林肯还强调,如果拜登当选总统,他将抵制“抵制、撤资和制裁运动”以及在联合国谴责以色列违反国际法的努力。他表示,我们是否会站起来有力地反对它,努力阻止、化解并击败它?当然。

拜登的高级顾问还补充了更好的措施,这对巴勒斯坦人民及其领导人更加无礼和傲慢。

他说,在“从不错失任何机会”这一类别中,我想提醒一下巴勒斯坦人,他们能做得更好,也应该做得更好,这需要领导力,领导人清楚地认识到犹太国家的现实,明确表示必须结束煽动和暴力,让人们为谈判的前景而团结起来。

如果每一个亲以色列的政客向巴勒斯坦人提供不请自来的建议,说他们“理应得到更好的待遇”,并且只要他们“接受现实”就会做得更好,如果我给他们5分钱,我就会成为一个富人。从本质上说,这种声明要求他们接受剥夺他们可能有的每一种愿望和获得正义的每一权利。

拜登无法承受渐进的巴以政策

在传统的民主党总统竞选中,超过50%的现金捐款来自犹太人的钱包。与伯尼·桑德斯数百万笔小额捐款的草根竞选不同,拜登的竞选是此类竞选中最传统的,迫切需要亲以色列的首席执行官和能够捐出数百万美元的对冲基金经理的支持。

结果是,即使拜登想,他也承担不起对美国政策独立于以色列的形式。他必须按照以色列游说团体及其捐助者的要求行事,他的总统任期也将遵循同样的策略。

拜登巴以政策的关键是两国方案。这是一封死信。有些人可能看不到把整个外交政策都钉在一个消逝的错觉上的危险。但这要付出高昂的代价。如果你把这种政策建立在对不存在也不可能存在的事物的信念上,你就会使自己与该地区无关。你没有提供解决方案,而是脆弱的基础。

这意味着该地区将继续动荡不安,就像一个即将爆炸的火药桶。而拜登将不会提出任何相关的建议。他会比奥巴马更糟糕,而奥巴马本人就是该地区的失败者。

他会比特朗普稍微好一点。但这并没有说明什么。这就像医生告诉你,他有好消息和坏消息。好消息是你并没有患动手术也无法治愈的癌症,坏消息是你得了多发性硬化症。

本文所表达的观点是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更多作者内容

相关文章

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威胁称,如果以色列吞并巴勒斯坦的任何一块被占领土,那么巴勒斯坦将退出与以色列签署的所有协议,与此同时,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呼吁民众抵抗“世纪交易”,而上述进展正值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对以色列的访问。

在欧盟的威胁下,在没有直接涉及反对以色列吞并被占领的西岸部分地区的国际立场的情况下,5月13日,以色列和美国官员讨论了在以色列民族统一政府领导下美国成功实现中东和平计划的机会。

负责乔·拜登总统选举运动的官员们相信,美国总统特朗普连任的机会已经非常渺茫,原因包括特朗普对新冠疫情的响应,以及随之而来的经济打击,这些因素已经加强了民主党人在部分州内的支持率,而这些州曾在过去被认为不大可能支持民主党的候选人。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