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吞并巴勒斯坦领土与内塔尼亚胡的算计

2020年6月10日,一名工人使用起重机在耶路撒冷挂上了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的巨幅海报 (路透)
2020年6月10日,一名工人使用起重机在耶路撒冷挂上了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的巨幅海报 (路透)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抓紧履行其承诺,欲自今年7月1日起对约旦河西岸30%以上的面积执行以色列主权,在这样的情况下,世界各国的政界人士及分析人士都在思考,驱动这场吞并行动的幕后动机究竟是什么。

自以色列1967年占领这块土地以来,历届以色列政府都没有对约旦河西岸地区实施主权。

在内塔尼亚胡之前的右翼思想家,例如前任以色列总理梅纳赫姆·贝京、伊扎克·沙米尔以及阿里埃勒·沙龙,都采用了悄悄吞并的政策。在1967年占领东耶路撒冷并对其适用以色列法律之后,在1981年占领戈兰高地之后,这些领导人们采纳了法学家、人口统计学家、高级安全官员及资深外交官员的建议,宣称以色列只是西岸地区的临时监管者,而其最终命运可通过谈判来确定。而内塔尼亚胡本人也一直遵循这样的战略,直到最近才出现转变。

内塔尼亚胡急于将事实占领转变为得到法律承认的吞并,其中一种解释来自即将举行的美国总统大选,因为这场大选可能会使美国总统特朗普下台,并将他的“和平计划”一起埋葬,而在这项计划中,以色列53年来首次得到了吞并巴勒斯坦领土的绿灯。

目前在民意调查中已经领先于特朗普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曾明确表示反对以色列吞并巴勒斯坦领土的单边行动。拜登曾在5月20日举行的一场网络筹款会上向犹太捐助者表示,“我会推翻特朗普政府所采取的措施,我认为这些措施大大削弱了和平前景。”

然而,在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期间,实施这项吞并计划也并不容易。

甚至连特朗普和平计划的首席设计师贾里德·库什纳,也并不急于允许内塔尼亚胡开始吞并巴勒斯坦领土的进程。根据最近的新闻报道,库什纳似乎很担心“允许以色列过快行动会进一步疏远巴勒斯坦人”。

国际社会绝大多数都反对以色列的吞并计划。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最近召开的一场安理会会议上指出,“吞并计划一旦得到实施,将构成最严重的违反国际法的行为,不仅严重损害两国方案的前景,还进一步削弱了双方重启谈判的可能性”,他还补充称,“我呼吁以色列政府放弃这项吞并计划。”

欧洲联盟也明确表示,不会对以色列违反国际法以吞并西岸部分地区的行为视而不见。今年6月10日,德国外交部长海科·马斯专门前往以色列以警告内塔尼亚胡——吞并巴勒斯坦领土可能会招致欧洲制裁,还可能推动欧洲正式承认巴勒斯坦国。

定居点领导人也并不热衷吞并计划。他们还发起了反对特朗普计划的公开运动。这些领导人认为,吞并可能会带来为巴勒斯坦敞开大门的风险,同时又会阻止以色列在西岸大部分地区进行定居点的扩张。定居点保护伞委员会主席戴维·埃尔哈亚尼甚至宣称,特朗普和库什纳“都不是以色列的朋友”。

而那些内塔尼亚胡吹嘘已与之建立友谊的阿拉伯国家,也拒绝接受其单方面的吞并计划。

在今年6月12日,阿联酋驻美国大使优素福·奥泰巴采取了非同寻常之举,他在以色列媒体上撰文强调,阿联酋拒绝以色列单方面吞并西岸的计划。他还写道,“在阿联酋和阿拉伯世界的大部分地区,我们希望以色列是一个机会,而不是敌人”,“而以色列关于吞并的决定,将明确向我们显示,它是否也跟我们持有相同的看法”。

与此同时,以色列高级安全官员警告称,吞并行动将引发暴力,并以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为代价,而支持哈马斯的崛起。以色列驻世界各国首都的大使均表示,他们担心会遭到谴责甚至经济制裁。

那么究竟是为了什么呢?只为实现一步具有象征意义的措施,除了将全世界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以色列持续侵犯人权的行为上之外,得不到任何实际的好处,并将西岸“临时监管者”的面具摘掉,而演变为种族隔离政权的现实。

内塔尼亚胡作为一位经验丰富的总理,他不可能不清楚这些影响。

他还非常了解他与“蓝白党”领导人本尼·甘茨所达成的联盟协议中的条款,该条款规定他们将推进特朗普计划,同时追求以色列的安全和战略利益,包括维护地区安全和稳定的必要性,并维护和平协议,推动达成未来和平协议。在约旦对吞并计划可能给地区和平带来的可怕后果发出警告之后,甘茨也可能会以吞并不符合联盟协议条款为由而退出联合政府。

内塔尼亚胡似乎并不担心此举可能导致蓝白联盟的退出或进行新一轮的选举。事实上,对内塔尼亚胡而言,这种情况可能是吞并行动所产生的最为正面的结果之一。

竞选运动将会延迟内塔尼亚胡的刑事审判,并可能会增强他的政治权力。根据以色列第12频道在6月8日进行的民意调查结果,如果现在举行选举,内塔尼亚胡所在的利库德党将获得以色列议会内的40个席位(目前仅获得36个席位),从而成为该国最大的政党。而甘茨领导下的蓝白党将从目前的33个席位下降至12个席位。犹太选民将接受所谓的“意识形态”理由,以解散这个所谓的“团结”政府,特别是在他们所崇拜的美国总统的祝福和庇佑之下,即使他们不希望再度举行选举。

因此,一旦特朗普批准了这项行动,吞并领土就将变成一场政治隔离。



更多作者内容

相关文章

本杰明·波格伦德在南非担任记者,数十年来一直与种族隔离作斗争。自从20年前移居以色列以来,他一直热情地为以色列辩护,反对有关以色列也是一个种族隔离国家的指控。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