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特朗普正在输掉比赛

2020年6月20日的塔尔萨,美国总统特朗普站在台上倾听支持者的欢呼,这是几个月来他首次在竞选集会上发表讲话
2020年6月20日的塔尔萨,美国总统特朗普站在台上倾听支持者的欢呼,这是几个月来他首次在竞选集会上发表讲话

舞台已经搭好,赌注也很高,唐纳德·特朗普却快输掉这场比赛。

对新冠疫情的处理不善以及困扰美国的内乱,使特朗普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在近期进行的民意调查中,特朗普落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的百分点已经达两位数。如果美国总统大选就在今天举行,那么特朗普将会遭到“惨败”,而这会令他发疯。

特朗普不断失望,但却没有退出。他已经接近临界点,但尚未到达。

特朗普已经失去了他原本希望用来发起竞选运动的经济和政治利益。对于特朗普而言,如果不能在今年11月举行总统大选之前克服经济衰退与公众的愤怒,那么结局几乎就只能以失败告终了,然而,要做到这一点也几乎是不可能的。

因此,特朗普诉诸心理学,着手展开公共关系攻势,希望突破对他的批评并将公众舆论朝着有利于自身的方向拉拢,他集中精力拉拢摇摆州的小部分选民,并希望此举能够帮助他重演2016年取得的胜利。

在那个时候,特朗普在选民中比希拉里·克林顿具有更多的心理优势,而且这种优势易于发现。

部分心理学家认为,被人们视为“阿尔法男”(指在群体中游刃有余、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老大型”男性)的特朗普,可能因此而比希拉里更具优势。

的确如此,在2016年的总统竞选辩论中,在近8000万人的注视之下,这位身高1米9的男性威武地站在希拉里旁边,甚至威胁要把她关起来。另外,特朗普的名字在关键摇摆州的选票上排名第一,可能也对他的当选带来了一些帮助。

但是在今天,这些本能的心理优势既不相关也不再充分,特朗普必须提出新的战略,才能在危机时期恢复公众对他的信心。

恢复信心

为在一场全国性的卫生危机中表现出控制能力,特朗普试图将自己任命为抗击疫情的“战时总统”,以期改变公众的心理。

而在近期的内乱期间,特朗普又自称“法治总统”,主张进行军事干预,并任命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来“负责”维护当前的局势。

在内乱爆发初期,特朗普甚至还扮演了上帝使者的角色——在他并不曾去祷告的教堂门前,手里拿着他未曾读过的《圣经》,以捍卫一个根本不曾受到威胁的信仰。

无济于事

公众们的愤怒仍在继续。这场疫情已经夺走了12万美国人的性命,并且死亡人数还在不断上升。同时,经济也处于自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最为严重的衰退之下,社会处于动荡之中。甚至连宗教领袖也不再为他那不负责任的大男子主义“买账”。

因此,在几个月前开始有所损失的支持率,现在已经演变成了一场严重的“大出血”。

这就是为什么特朗普如此渴望回归竞选轨道的原因。特朗普认为,他与公众之间存在的心理联系,能够帮助他摆脱这场支持率下降的灾难。

甚至是在涉足政坛之前,特朗普就对权力及其心理有着独特的理解,他愿“屈尊”去争取所有他想要的东西。

因此,他发动了一场战役,以打破民主党人的战斗精神,并赢回民众的“心灵与精神”,赢回保守派及独立人士的心。

而第一站,就是俄克拉荷马州的塔尔萨。

打心理战

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特朗普开启了他的首场竞选集会,并选择了俄克拉荷马州作为起点,在2016年,该州将压倒性优势的投票投给了共和党候选人。

特朗普以危险的民粹主义呼吁为开始,将其支持者们称为“战士”,并警告称,“外面有很多坏人在做坏事”。

评论家托尼·卡伦指出,他没有提出经济或政治上的例证,并无视内乱的存在,还拿这场致命的疫情开玩笑,甚至否认经济出现了严重的衰退。

特朗普抨击了“无耻的伪君子”乔·拜登,并警告称,如果拜登当选总统,“我们的国家将被摧毁”。

特朗普鄙视“激进左翼”的民主党人,特别是“令人讨厌的”议员伊尔汗·奥马尔,以及“社会主义人士”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尔特斯。

特朗普还将媒体妖魔化,指责媒体进行“负面”、“激进”、“虚假”的报道,声称拜登将被这些激进的声音所劫持。

特朗普的目标是竭尽全力制造震撼与敬畏,直止他压倒了批评者的声音、击败他们并使他们屈服。

但是在塔尔萨,事实却更加复杂。

白宫承诺的大量民众并未出现,较低的“上座率”使他的炒作变成了某种程度上的屈辱。

与特朗普的设想不同,当天在塔尔萨出现的示威者不到200人。

显然,在新冠疫情流行期间,特朗普的许多支持者都不那么渴望听到他的抱怨和虚假消息。

显然,对特朗普的核心支持者而言,不断听他重复那些讥讽和幽默也不再那样有趣。

显然,特朗普正在失去对自己的情绪和语言的控制,而这种失控的比例越大,他所失去的支持就越多。

当民众对总统失去信心时,那些热情而投机的政治精英们亦是如此。

越来越多的共和党人,包括退役将军及助手,都在试图摆脱这艘正在沉没的船。有些人对共和党的未来都产生了恐怖,更不用说在特朗普第二任期统治下的美国的未来。有人甚至认为他对“共和国构成了危险”。

这些都使得特朗普别无选择,只能在背叛者数量呈滚雪球之势增长之前,加倍煽动反对其民主党对手。

而问题是,特朗普如果输掉了这场心理战又该如何?或者是,他需要怎样做才能够实现连任?

因为心理战也是双向的,特朗普对自由主义机构和媒体的偏见越来越深,而这些被他所针对的对象,也对他和他身边的官僚机构产生了深深的偏见。

特朗普甚至曾问他的支持者们,是否也存在“最高法院不喜欢他”的印象。

客观来讲,这种偏见并不意味着没有人在策划阴谋反对特朗普,或大声疾呼特朗普倒台。

这就是为什么那些过早庆祝特朗普失利的人,应当警惕后者为取得胜利而不惜去做的一切。

因为一个绝望而屈辱的特朗普将无所作为。

舞台确实已经搭好,界线也已经设定,只等着这场全国大选的开始,或是这场全国大摊牌的到来。



更多作者内容

相关文章

当地时间1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受到来自最高法院的意外打击,法院支持维持给予约80万名来美未成年人移民的法律保护,这推翻了特朗普三年前宣布将废除前总统奥巴马建立“达卡”计划的决定,这是一项移民者可以从中获益的有关合法身份的计划。

当地时间6月19日,美国多座城市数千人游行示威庆祝“奴隶解放日”,这是一个纪念奴隶制终结的节日。此前,美国爆发了一系列反种族主义示威抗议活动,在此背景下,人们对奴隶制产生了特殊共鸣。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