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古巴的两种大流行:新冠病毒和美国封锁

古巴医生前往科威特支援抗击新冠疫情前参加告别仪式,2020年6月4日摄于古巴哈瓦那[路透社]
古巴医生前往科威特支援抗击新冠疫情前参加告别仪式,2020年6月4日摄于古巴哈瓦那[路透社]

自古巴出现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以来,我们的国家就动员了所有资源以遏制新冠病毒的传播。

我们的医护人员挨家挨户检查民众是否存在疑似症状,那些出现症状的人员将被转移到指定的专门中心接受治疗,大部分是使用古巴自主研制的药物和生物技术产业开发的药物,所有的检测和治疗都是免费的。

截至6月20日,古巴新冠肺炎累计死亡病例85例,与世界其他地区相比,我们的3.9%的死亡率非常低。我们在4月24日就已经达到新冠肺炎疫情最高峰,但我们仍在鼓励民众遵守社会疏远、隔离和卫生措施。

在国际上,古巴响应了20多个国家——主要是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以及欧洲、非洲和中东地区国家的合作请求。

古巴在卫生领域与其他国家保持国际团结的悠久历史和传统可以追溯到1960年代,当时我们开始派遣医护人员帮助其他国家。从那时起,已有超过40万古巴医生和卫生专业人员在164个国家和地区提供服务,我们帮助加强当地的医疗保健系统,在偏远地区提供服务,并对医生进行培训。

基于这种悠久的经验,古巴于2005年决定成立亨利·里夫国际医疗大队,以应对世界各地的自然灾害和严重的流行病。从那时起,这个由7000多名医生、护士和其他卫生专家组成的医疗大队开始为20多个国家提供服务。

2005年巴基斯坦发生地震后,我们派出医生和护士到32家野战医院工作;在2006年海啸之后,我们向印度尼西亚派遣了一支医疗队;在灾难性地震和随之而来的霍乱流行之后,我们于2010年向海地派遣了1700多名卫生工作者; 2014年,我们向利比里亚、几内亚和塞拉利昂派出医疗大队抗战埃博拉病毒。

甚至在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任期期间担任美国常驻联合国大使萨曼莎·鲍尔(Samantha Power)也称赞了古巴在与埃博拉斗争中发挥的杰出作用。

在新奥尔良遭受卡特里娜飓风袭击后,我们甚至做好准备协助路易斯安那州,但美国政府拒绝了我们的合作。

协助他人一直是我们国家的部分传统美德,也是古巴医生和卫生专业人员接受道德培训的一部分。

在应对当前新冠大流行期间,古巴已派出28个亨利·里夫国际医疗特遣队来帮助26个国家。这是对大流行暴发之前就已经身处海外的2.8万多名古巴医生、护士和卫生专业人员的补充。

不幸的是,古巴医生——尤其是亨利·里夫国际医疗——受到特朗普政府的不断袭击,特朗普政府甚至通过其医生计划错误地指控古巴贩运人口。

美国政府一直试图抹黑古巴的国际援助,包括对这些国家施加压力和威胁迫使他们取消这些医疗合作协议,这是可耻的。

他们甚至试图迫使各国政府在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拒绝古巴的帮助。他们声称古巴政府正在剥削这些医生,因为在有能力提供货币补偿的国家中,提供的费用由古巴政府保留。

但是,前往国外工作完全是出于自愿,古巴政府保留的部分费用是用于支付古巴的全民医疗体系。其将被用于古巴1100万人受益,其中包括为在国外提供服务的医生家庭购买医疗用品、设备和药物。这就是我们能够为古巴人民提供免费的高质量医疗保健的方式。

我们各国需要团结一致以寻求解决办法,而不是在大流行期间加剧冲突。多年来,古巴一直在开发用于治疗各种疾病的药物和疫苗,从牛皮癣和癌症到心脏病治疗药物。现在,我们正在利用重组干扰素Alfa2b帮助治疗新冠肺炎患者,这是我们的生物技术和制药行业正在古巴开发或正在临床研究的19种药物之一,这些治疗新冠肺炎的药物处于不同阶段。在全球范围内,我们收到了70多个国家要求古巴开发药物的要求。

这将是古巴与美国合作的明确途径,但不幸的是,特朗普政府通过取消古巴和美国在奥巴马政府期间取得的有限进展而浪费了这一机会。

特朗普总统加强了美国对我国的60年封锁,仅在2019年1月至2020年3月之间就对古巴实施了90项经济措施。这些措施针对的是古巴经济的主要部门,包括我们的金融交易、旅游业、能源部门、外国投资——这些是古巴经济发展的关键——以及与其他国家的医疗合作计划。

这些单方面强制性措施的侵略程度和范围是空前的。他们有意剥夺古巴发展其经济所需的资源、收入来源和收入。在古巴,尤其是在新冠大流行期间,这些措施的效果正在显现。封锁使古巴无法获得急需的医疗用品。例如,如果我们要购买的医疗设备或药物中超过10%构成来自美国原产,那么古巴将不被允许购买这些产品。

此外,美国对银行、航空公司和船运公司施加了限制,以阻止古巴接收其他国家正在捐赠或发送给古巴的材料。

4月,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试图向古巴捐赠口罩、快速诊断工具和呼吸机,但阿里巴巴与该航空公司签约将这些物品运到古巴的航空公司拒绝收货,因为他们担心受到美国的制裁。

最近有一艘运载制药原材料的船只抵达古巴,但其决定不卸货,因为参与交易的银行由于担心被美国制裁而决定不付款。

因此,这就是为何我们声称我们正面临两种大流行:新冠病毒和美国等所。因此,至关重要的是,全世界的善意人士继续提出要求,以结束对古巴的封锁,并有力地断言,现在是团结与合作的时代,而不是制裁和封锁的时代。同时,古巴作为一个了解团结价值的国家,将继续尽最大努力遏制新冠病毒在国内和全球的传播。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更多作者内容

相关文章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