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特朗普抢占先机核策略的意外后果

2018年7月16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芬兰赫尔辛基会面前同台 (美联社)
2018年7月16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芬兰赫尔辛基会面前同台 (美联社)

美国向中国施压,要求中国参加与美俄之间的三方军备控制谈判。美国要求进行“三边”谈判之际,美俄关于削减核武器的最新双边条约《新战略武器削减条约》(简称New START)即将到期。

《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由当时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和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于2010年4月签署,并于2011年2月5日生效。该条约将于2021年2月5日到期,除非双方同意将其延长5年。

在特朗普总统的领导下,美国退出了许多军控协议,《开放天空条约》是这种令人不安趋势的最新反复。

因此,世界各国领导人和外交官对《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未来表示关切,并呼吁延长该条约。法国总统马克龙表示,将《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延长至2021年之后至关重要,俄罗斯总统普京警告称,如果该条约不复存在,“那么世界上将没有遏制军备竞赛的工具”。如果该条约到期,美俄就会出现另一场危险的军备竞赛。

随着俄罗斯的首个“先锋”(Avangard)高超音速滑翔飞行器于2019年12月投入使用,以及美国在2020年2月在其俄亥俄级潜艇上部署低当量W76-2核弹头,很明显,美俄一直在升级其核武器现代化计划。

《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允许美俄每年对彼此的核基地和支持设施进行多达18次的临时现场检查。由于这种侵入式视察制度,我们看到自条约批准以来,两国的核武库有了某种程度的稳定。例如,美国因为该条约得以在2019年11月检查俄罗斯“先锋”系统。

明确地说,俄罗斯已表示愿意立即无条件地延长《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普京总统在2019年12月与国防部官员举行的会议上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俄罗斯愿意在年底前立即、尽快、不带任何先决条件地续签该条约。

然而,美国官员表示,他们尚未就可能的延长做出决定,因为他们“专注于应对更广泛的威胁,而不仅仅是条约规定的武器”。

美国政府没有承诺延长《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而是坚持让中国加入即将到来的与俄罗斯的军备控制讨论,目的可能是取代该条约。

美国总统军控事务特使马歇尔·比林斯利与俄罗斯副外长谢尔盖·里亚布科夫原定于6月22日在维也纳举行谈判,比林斯利5月表示,美国希望未来的武器削减协议将是多边协议,他告诉记者,我们绝对希望,无论达成何种安排,中国都将成为三边框架的一部分。6月早些时候,比林斯利甚至在推特上问道,那么,中国会出现吗?会真诚地谈判吗?

中国一再拒绝参与这些讨论,而是呼吁美国对俄罗斯的呼吁做出回应,暂时在没有中国参与的情况下延长《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延长核协议期限“将为其他核武器国家加入多边核裁军谈判创造条件”。

许多人怀疑,美国对三边协议的坚持是破坏《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策略,同时把导致该协议失效的责任推给了中俄。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证实了这一怀疑,她表示,我们注意到,无论什么时候提起这件事,美国一直在把中国拖入这个问题,华春莹于6月10日在北京表示,此举意在推卸责任。

在指责中俄秘密进行低当量核武器试验后,美国官员甚至争论是否要进行美国28年来的首次核试验,以此向中俄施压,使其加入谈判。两国都明确否认了这一指控。

俄罗斯也否认了中国参加会谈的可能性。在对外关系委员会上,里亚布科夫表示,对于我们是否认为有可能让中国参与谈判的直接问题,我的回答是直截了当的“不会”,我们需要清楚地听到(美国)政府想要什么,以及它如何相信有可能采取积极行动,而不仅仅是废除一个接一个的军控条约或安排。

显然,美国对中国参与这些会谈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但这是为何?

鉴于中国的核武库规模与美俄无法相比,中国没有加入谈判的明显动机。美俄各拥有6000多枚核弹头,而中国只有大约290枚。鉴于《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主要是一项削减核武器的条约,邀请中国参加讨论毫无意义。中国始终认为,中国的核力量水平是国家安全所必需的最低水平,与美俄庞大的核武库不在一个数量级。美国科学家联合会核信息项目主任汉斯·克里斯滕森指出,对中国而言,关键在于数字。这是他们数十年来的立场,当你降到我们的水平时,我们再谈。

如果美国的邀请不是一种策略,而美国确实在寻求一项新的多边削减武器条约,那么英国、法国、印度、巴基斯坦、朝鲜和以色列也会被邀请参加会谈。

然而,美国显而易见的策略却产生了意想不到的后果。关于裁减军备的三边谈判的建议提出了有关全球军备控制现状的迫切需要的问题。

其中一个问题涉及新型先进常规武器的问题,比如高超音速导弹、反卫星武器、网络能力以及机器学习等人工智能。这些新发现的进攻性能力可以不使用核武器而造成大规模毁灭性破坏,对将核武器与常规武器和能力分开的传统军备控制和裁军方法构成挑战。

美俄今天似乎一致认为,在某些情况下,战略常规武器攻击可以作为核反击的理由。因此,尽管中国希望被排除在即将到来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讨论之外,但拥有强大常规武器能力的中国无法脱离正在形成的核与常规战略三角组合。但英国、法国、印度、巴基斯坦、朝鲜、以色列及其盟友和对手也不能。这些核国家和其他无核国家都受到降低使用核武器门槛的影响。

因此,在过时的二元战略关系范围内,世界目前依赖诸如《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等现有办法,这种办法只着重于核武器的数量和物质属性,是荒谬的。同样,越来越明显的是,我们不能再主要从美俄关系的角度来看待核裁军,我们需要批判性地质疑这样的武器控制工具是否适合2020年的目标,否则我们可能会梦游进入核灾难。

本文所表达的观点是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的编辑立场。



更多作者内容

相关文章

5月21日,美国宣布有意退出《开放天空条约》(Open Skies treaty),该条约有35个成员国,允许非武装侦察机飞越成员国上空。这是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政府让美国退出一项重要全球条约的最新举措。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