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的伟大谎言

5月31日,示威者在华盛顿白宫附近的拉菲特公园集会,抗议黑人男子乔治·弗洛伊德在警察拘留期间死亡
5月31日,示威者在华盛顿白宫附近的拉菲特公园集会,抗议黑人男子乔治·弗洛伊德在警察拘留期间死亡

在美国举国哀悼和白热化之际,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继续在美国煽动仇恨和分裂的火焰。他那令人生畏、两极分化的言辞让一些人开始寻找历史上的相似之处。他们发现了两个相当黑暗的统治者,罗马皇帝尼禄,他在罗马被焚毁的时候拉琴,以及法国国王路易十五,他警告说,在我之后,是大洪水。

其他人则试图与于美国总统交好的中东领导人进行类比。他们将他与以色列的内塔尼亚胡、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埃及总统塞西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作比较。

的确,许多中东人想知道,美国人是如何以及为什么会出于自己的自由意志,选出一个喜欢中东风格领导的人。

另一方面,特朗普的支持者则认为,他是一位举足轻重的总统,通过结束没完没了的战争和重新谈判糟糕的国际协议,拯救了美国,恢复了美国作为世界领先大国失去的荣耀。

而特朗普认为,自己是林肯总统。除了更好和更伟大,他多次将自己比作备受尊敬的19世纪美国总统。他吹嘘自己像“诚实的亚伯”,并谎称自己的民调数据比他的高,然而在林肯担任总统期间没有民调。

在最近一次在林肯纪念日背景下进行的采访中,他还声称,他受到的“待遇还不如林肯”,尽管这位美国第16任总统基本上是因废除奴隶制而被暗杀的。

矛盾的是,特朗普与林肯唯一能相提并论的在于他们的“两极分化”影响。专家表示,与以往的美国总统相比,特朗普和林肯是迄今为止最两极分化的。

为何会出现矛盾?

因为林肯疏远了很多白人地主,以结束奴隶制并统一全国。而特朗普是为了连任而疏远有色人种,以分裂这个国家。

在林肯的领导下,美国可能遭受了巨大的损失,但在那之后,情况只会变得更好,好得多。

在特朗普的领导下,美国正在受苦,而且还在恶化,变得更糟。

3年来,特朗普以“让美国再次伟大”为借口,在医疗、移民、气候变化、欧洲、耶路撒冷和新冠疫情等问题上推行各种难以驾驭的政策,以迎合他的选民,安抚他的百万富翁和亿万富翁特权阶层。

在这个过程中,美国已经变得不再伟大。相反,美国再次充斥着种族主义。这就好像特朗普凭一己之力扭转了林肯付出的努力。

结果是,经济崩溃,失业率创历史新高,有4100万人失业,而且失业人数还在增加,股市也摇摇欲坠。

是的,新冠疫情要负部分责任,但特朗普应对其管理不善承担政治责任。

正因为如此,他在每次民调中的支持率都在下滑,落后于相当老迈、意志消沉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

这把特朗普逼疯了,他开始朝各个方向开枪。

他指责奥巴马政府在“奥巴马门”一词下犯下一系列不明确的罪行。他对即将到来的总统选举的公正性表示怀疑。他多次攻击中国,指责中国蓄意传播新冠病毒并造成大流行。他还取消了对世界卫生组织的资助,并正式终止了美国在该组织的成员资格。由于无法在6月召开七国集团年度峰会,他猛烈抨击,称该集团“过时了”。

但显然,特朗普认为,在分化美国公众和挽救他不断下降的支持率方面,没有什么比打种族牌更有效了。

他把抗议警察杀害非裔美国人乔治·弗洛伊德的人称为“暴徒”,并警告说,“抢劫一开始,枪击就开始”,呼应了民权时代一位南方警察局长的话。

和往常一样,特朗普试图澄清和辩解,他太清楚自己已经把水搅浑了。此举显然意在将他塑造成白人多数的拥护者。

自2017年夏洛茨维尔事件以来,特朗普一直在为白人至上主义者辩护,并对过去3年让美国分裂的事件采取居高临下的态度,一些人坚持种族主义论调。他现在指责反法西斯运动在抗议期间的暴力行为,并宣布他将把反法西斯运动定为“恐怖组织”,只是该组织实际上并不存在,宪法也没有赋予他这样做的权利。

特朗普的目标是通过承诺恢复“法律和秩序”,分裂拜登的黑人选民和温和派白人选民的基础。

显然,“法律和秩序”是最重要的,但在这种背景下,它是公众对警察暴力和种族主义的持续愤怒的神秘化,这意味着通过让中产阶级白人害怕愤怒的黑人来触发“白人冲突”。

这样会有效果吗?

特朗普毫不留情,许多人带着怀旧的心情听着他宣讲“曾经的伟大”的信条,当时白人权力没有受到挑战,黑人坐在公共汽车的后排。

他正在恢复和利用美国保守主义的阴暗面,即种族主义、极端主义、阴谋论、民族主义、厌女症和无知。

这些都不是什么新鲜事,没有人应该感到惊讶。在竞选之前和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在重复这样做。

几乎他的每一条推文和言论都激起了美国历史的可悲一面。

一切都是允许的,所有的手段都证明只有一个目的,即获胜。

4年前,特朗普向美国人承诺,当他成为总统时,“我们将赢得如此多的胜利,你们将对胜利感到如此厌倦”。

他赢了,他们却感到厌烦和恶心。

厌倦了他把谎言当作真理,把姑息当作强硬,把嘲笑当作尊重,把软弱当作伟大。

美国的领导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成为全世界的笑柄。

难怪美国现在看起来不那么热门,除了以色列。美国人没有感觉到伟大。

事实上,从表面上看,他们痛苦而愤怒,完全厌倦了特朗普的废话。

但美国人不寻求同情,也不喜欢被人同情。

特别是因为美国仍然是自由和勤勉的。就像美国选了特朗普一样,它也可以不选他。

但当前,美国面临的问题不是谁的问题,而是特朗普之后会发生什么。

别忘了,美国人曾两次选择了雄辩的黑人总统,许多人对他寄予厚望。

奥巴马取得了一些进展,但正是在他的监督下,大规模枪击事件和警察暴行升级,引发了大规模抗议,确立了黑人的生命问题。

他试图改变政策,尤其是通过行政命令,但特朗普利用同样的总统权力,扭转了许多政策。

因此,“不切实际的希望”为“虚假的伟大”铺平了道路。

真正的变革需要的不仅仅是投票,甚至不仅仅是特朗普下台。如果奥巴马不能重塑体制,那么拜登也做不到。

真正的政治变革需要广泛动员基层民众,而这需要的不仅仅是零星的示威活动。而是需要一场全国性的运动。

1963年华盛顿游行为具有里程碑意义的1964年民权法案的通过铺平了道路,近60年后,也许现在是新的民权运动向首都进军的时候了。

一个更大的彩虹联盟,包括各行各业的人,男人和女人,有色人种和白人,一起前进,去拯救美国。

让美国成为真正伟大的国家。



更多作者内容

相关文章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宣布,美国将终止与世界卫生组织的关系,称世卫组织未能对新冠病毒做出充分反应,因为中国“完全控制”了新冠疫情。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威胁称要部署军队,以制止因警察杀害乔治·弗洛伊德而引发的动乱,他宣布在华盛顿部署更多部队,与此同时,在若干地区仍旧发生抗议活动和冲突,华盛顿和纽约政府为此实行宵禁。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威胁称要部署军队,以制止因警察杀害乔治·弗洛伊德而引发的动乱,他宣布在华盛顿部署更多部队,与此同时,在若干地区仍旧发生抗议活动和冲突,华盛顿和纽约政府为此实行宵禁。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