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美国在实施凯撒法案上自相矛盾的目标

美国国会一致通过了制裁巴沙尔·阿萨德政权的凯撒法案
美国国会一致通过了制裁巴沙尔·阿萨德政权的凯撒法案

美国国会进行了长达6年的立法审议,经历了前任总统奥巴马和现任总统特朗普两届政府的激烈讨论,“凯撒法案”最终于本月17日开始生效。

与去年12月特朗普签署这项《叙利亚平民保护法》(即所谓的“凯撒法案”)时相比,叙利亚政权及美国内部的现实都出现了不同,但是,民主与共和两党对这项法案的持续支持却没有发生改变。

这项法案将对以直接或间接形式,与巴沙尔·阿萨德政权存在军事或经济关系的政府、公司或个人实施制裁。

在“凯撒法案”实施的头几天,美国国务院海外资产管控办公室宣布对24个支持叙利亚政权重建工作的个人与实体实施制裁。

美国国务院在声明中指出,“今天公布的名单,是财政部根据2019年《叙利亚平民保护法》而采取制裁的第一步”。

严厉的制裁

在过去的9年中,由于叙利亚政权从很大程度上依​赖俄罗斯、伊朗和黎巴嫩真主党的支持,美国的制裁以及直接或间接的军事干预,均未能直接打击叙利亚政权,同时,这三大实体无法提供支持重建所需的财政或外交支持。

专家们认为,美国实施“凯撒法律”,旨在通过向叙利亚阿萨德政权极限施压而实现两大目标,一是破坏该政权与伊朗的同盟关系,这符合美国的重要利益,二是可能通过严厉的制裁而导致叙利亚政权瓦解。

来自华盛顿近东事务研究所的两名研究人员——达娜·斯特罗尔与凯瑟琳·鲍威尔在一项研究中指出,新制裁法案的重要性,在于美国通过它向外界发出了这样一个信号——哪怕是与美国存在良好关系的企业或政府,都可能会受到制裁。

美国认为,美国希望叙利亚在当前的局势下保持封闭,且无法进行重建或开展商业活动,“凯撒法案”传递了美国方面遏制那些寻求从叙利亚重建活动中受益的国家或实体的决心。

美国国务院的一名官员证实,美国的主要目标是迫使巴沙尔·阿萨德切实进入政治进程,这被视为美国放弃了原来旨在推翻阿萨德政权的目标。

另一方面,一名在华盛顿工作的西方外交官证实,特朗普政府发现,“国际上对阿萨德政权越来越宽容,这预示着国际上有意解除针对叙利亚政权的制裁,因此,该政府决定通过这项严格的法律来遏制这种倾向”。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外交官向半岛网记者表示,“新的法案并不会区分从事军事活动的公司,与从事建筑、土木工程或技术活动的公司,根据凯撒法案的规定,这些公都司将受到严厉的制裁。”

无法以个人身份获利

军事专家戴维·德罗什向半岛网记者指出了美国实施“凯撒法案”的几个目标,其中最重要的是“确保叙利亚政权领导人无法以个人的身份,从他们在俄罗斯、伊朗和真主党的帮助下所进行的种族清洗行动中获利。”

来自美国国防大学近东和南亚事务中心的德罗什补充称,“例如,美国不想看到巴沙尔·阿萨德的亲属在10年后买下一家英国足球俱乐部。”

德罗什指出,“最近几个月来,叙利亚的重要性在美国政府优先事项之中有所下降,但是它仍然是内部及周边地区紧张局势及动荡的风向标,而这些地区对美国的利益而言更为重要,例如伊拉克、黎巴嫩、约旦和土耳其等等。

缺乏明确的战略

德罗什表示,“美国很清楚它不希望叙利亚发生什么,它不想叙利亚成为ISIS或其他任何恐怖组织的立足点,它也不希望叙利亚成为受真主党控制的国家,不希望叙利亚成为伊朗用来攻击以色列的立足点,也不希望数百万叙利亚难民经过土耳其而涌向欧洲。”

他还补充称,除此之外,美国“还不想放弃库尔德人,不希望叙利亚成为黎巴嫩、约旦、土耳其和伊拉克的动荡之源”。

德罗什认为,“避免这些情况并了解我们不愿发生的情形,不足以为美国构成针对叙利亚的综合性战略”,美国没有明确的叙利亚的战略可以为实现美国国家利益而服务,尤其是在美国针对叙利亚危机所使用的军事工具有限的情况下。

德罗什向半岛网记者表示,美国将继续依靠对叙利亚实施制裁、打击叙利亚政权盟友的方式来应对当前的局面,“鉴于叙利亚政权的威权性质,以及伊朗、俄罗斯和真主党的本质,也许这正是应对叙利亚的最佳选项”。

另一方面,来自华盛顿研究所的一项研究表明,美国的公开目标是“通过由美国为主导的政治进程而结束叙利亚战争,并最终构建具有代表性和包容性的政府”,特朗普政府不再坚持推翻阿萨德政权的要求,但是它强调,要通过凯撒法案的某些条款来改变该政权的统治方式。



更多作者内容

相关文章

4月,俄罗斯一家媒体发表了一系列文章,批评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及其政权的腐败。其中一项提到了一项民意调查,据推测是由叙利亚国家价值观保护基金会进行的,只有32%的受访者表示,他们会在2021年的总统选举中投票支持阿萨德。据信,媒体RIA-FAN和该基金会都与俄罗斯商人叶夫根尼·普里戈津有关,他与克里姆林宫关系密切。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