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特朗普诉诸司法与华盛顿政客陷于无休止辩论

博尔顿去年被解雇后不久就与特朗普展开了一场艰苦战斗[半岛电视台]
博尔顿去年被解雇后不久就与特朗普展开了一场艰苦战斗[半岛电视台]

在出版上市前六天,约翰·博尔顿著作内容成为了美国首都最热门事件,尽管该国新冠大流行造成了巨大损失,以及大规模游行示威活动仍保持强劲势头。

白宫对博尔顿就其作品《那个发生了一切事情的房间:白宫回忆录》(The Room Where It Happened: A White House Memoir)提起诉讼,要求中止该书的出版,理由是这本书中包括不应该公开的国家机密。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政府向华盛顿特区联邦法院提起诉讼以要求停止出版约翰·博尔顿的书数小时后,博尔顿选择重新发布美国民权联盟声明推文,以确定根据第一项修正案博尔顿可以出版有关白宫工作期间书籍的权利。

但是,特朗普总统不同意这种观点,他在当地时间16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他(博尔顿)写了一本书、如果这本书出版了,他就违反了法律,”特朗普并表示,“作为总统,我把我(与他人)的所有谈话视为高度机密。”

特朗普政府指责博尔顿“违反了保密协议”,此举旨在阻止他作品的出版,白宫诉讼中称博尔顿的书包括可能危害国家安全的机密信息。

博尔顿出版书进入了新转折点,此前,新冠病毒疫情问题已经渐渐消退,同时,美国前所未有的示威抗议活动也在逐渐消退,据悉,美国数百座城市爆发示威抗议活动,反对警察针对黑人的种族主义行为,取而代之的是,新闻专注重点转为博尔顿作品是否能出版可视。

作品 敏感时刻

传统上,民主党人将博尔顿视为战争倡导者和非常激进的人,但他现在是向他们提供有据可查的信息和立场的重要消息来源,这些可怕消息可能会损害特朗普在11月3日大选中的立场。

出版法要求从事与国家安全有关工作且希望出版有关其经历书籍的政府官员,在出版与此前工作内容有关的著作之前将其草稿提交审查,以确保不会泄露任何秘密。

约翰·博尔顿律师查尔斯·库珀(Charles Cooper)在致美国媒体声明中强调,“他于去年12月30日将书的副本提交至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以对其进行审查,并确保该作品没有违反发布任何美国国家安全机密的规定。”

最近数周的一系列事件

白宫于4月27日提起诉讼,当时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一位官员通知博尔顿律师称,这本书已经过复审,并且正在做出决定。

5月2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高级官员迈克尔·埃利斯给博尔顿的律师写了一封信,称博尔顿书中一些段落包括不应公开的机密信息。

6月8日,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一名律师致函博尔顿和出版公司,确认该书无法出版,因为该书充满了对美国国家安全有害的秘密。

库珀几天前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了一篇评论性文章,他提到特朗普试图压制博尔顿发声。

数天前,著名的西蒙舒斯特出版社(Simon & Schuster)强调称,已经书箱运送到销售和发行中心,该书将于6月23日在那发行。

特朗普的辩护

特朗普的辩护依靠保护“首席执行官的权力”,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他与最高助手进行机密对话,并辩称,博尔顿的证词将损害总统的当前和未来权力,特别是在做出重要外​​交政策决定时。

特朗普对此表达了愤怒,并指责博尔顿试图“从他的书的销售中获利”。

美国前众议院议长,特朗普总统的坚定支持者纽特·金里奇( Newt Gingrich)对此表示支持,并指责博尔顿叛国。

金里奇表示,“这不是我多年来认识的博尔顿。白宫已经证实,他没有采取遵循程序出版一本书,讲述一任总统以及该国目前从事的外交政策问题。”

白宫在起诉书中表示,“博尔顿的职位使他能够看到最高级别的国家安全机密,但他——在被解雇仅两个月后——签署了一份200万美元的合同以出版该书,并向出版商提供500页内容,其中包含可能威胁到美国利益和安全利益的重要机密信息,这违反了他在白宫开始工作之前所签署的信息保密协议。”

博尔顿的辩护

许多共和党和民主党专家预测,白宫停止博尔顿作品出版的努力不会如期成功。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话语权、隐私权和技术项目负责人本·韦兹纳指出,“半个世纪前,最高法院驳回了尼克松政府阻止发行五角大楼文件的类似尝试,从那时起,人们已经坚定且始终如一地确定,对出版物的任何事先限制均被视为违宪和非美国做法。”

福克斯新闻专家霍华德·库兹(Howard Kurtz)认同韦兹纳的说法,他表示, “政府必须准备出版这本书,因为该书的印刷品已经到达分发中心。也许特朗普真正的梦想是将这本书的出版推迟至大选结束之后,但这很难。”

与此同时,CNN媒体事务专家布朗恩·斯蒂里特则表示,“疯狂地幻想总统与助手们进行的所有对话都是美国国家安全的秘密,特朗普无法阻止这本书的出版。无法阻止该书出版可能造成的任何损害。”

博尔顿将采取何种行动?

博尔顿曾在著名的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攻读法学专业,曾于前总统里根任职期间在司法部工作,并在乔治·布什(George Bush)任职期间加入国务院,并对美国政治官僚机构遗迹有很深入了解。

博尔顿对共和党人根深蒂固的党派忠诚是个重要点,如果他要在总统选举季节与特朗普总统斗争,很难预见他会做什么。

前大使、目前大西洋理事会专家大卫·麦克——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谈及,他与约翰·博尔顿在罗纳德·里根和乔治·布什执政期间的长期合作。

大卫·麦克表示,“我在思想上与约翰·博尔顿有很大的分歧,但作为一个同胞,他被认为是个好人,努力工作且孜孜不倦,他接受特朗普政府的工作令我大为惊讶。特朗普很幸运选择博尔顿担任他的顾问,但他很愚蠢,不听从博尔顿的很多建议,博尔顿在伊朗问题上是错误的,但在其他外国问题方面他是正确的。”

书的内容

有关这本书最突出内容问题,西蒙舒斯特出版社——在分发给记者的声明中——表示,这本书记录了特朗普犯下的侵权行为,不止包括特朗普向乌克兰施压以迫使其对他的民主党竞争对手乔·拜登展开调查,这导致特朗普遭遇民主党指控,并在国会接受审判。

据预计,这本书的作者还将对特朗普总统在博尔顿白宫任职期间处理多种危机的方式提出批评。

相关媒体报道指出,乌克兰、俄罗斯、中国、伊朗、英国、法国和朝鲜等主要外交政策问题是该书的重点,博尔顿就这些问题强调称,特朗普目前的所有立场和问题都是出于他的连任目的,而不是为了美国利益。

博尔顿于2018年4月至2019年9月担任国家安全顾问,是在特朗普领导下担任该职位的第三人,但由于就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及邀请塔利班领导人访问华盛顿等外交政策存在意见分歧,博尔顿被免职。



更多作者内容

相关文章

民主党议员亚当·希夫呼吁美国参议院,传唤白宫前顾问约翰·博尔顿在特朗普总统的弹劾审判中出庭作证,因为在博尔顿近期送审且即将出版的书稿中,出现了特朗普曾表示想继续冻结对乌克兰的安全援助的内容。

过去,他曾与他们一同,讲他们的语言,捍卫他们的政策,但此人没有考虑到,之后自己被解雇,被诅咒追赶,受到打击后,他不再如此,他是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前顾问约翰·博尔顿。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