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石油与新冠病毒危机或将加剧美国的地缘政治衰落

2020年1月15日,在华盛顿签署中美“第一阶段”的贸易协定后,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握手
2020年1月15日,在华盛顿签署中美“第一阶段”的贸易协定后,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握手

持续的新冠病毒危机通过多种方式使得地缘政治更加复杂化。而石油的地缘政治就是一个突出的例子。

石油价格的暴跌加剧了整个世界的经济困境,同时也加剧了美国统治精英的内部分歧。那么,支持并资助现任总统特朗普的人员与美国国内能源公司结成了同盟,而这些公司却面临着石油和天然气需求暴跌所带来的巨大风险。

石油市场的急剧下跌迫使惠廷石油公司申请破产,并且还有报道称,切萨皮克能源公司也准备采取相同的措施,而其他部分公司也可能紧随其后。

许多公司通过成本高昂的页岩油“压裂法”来生产石油,并且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就已经负债累累。

从2006年至2014年期间,共有16家公开交易的页岩油公司在资产负债表上已经资不抵债,差额超过了800亿美元。在当前的低迷价格之下,大多数公司可能很快就会破产。正如美媒“石英财经网”报道的那样,“美国当前的页岩油压裂百强企业中,无一能够盈利”。

这些公司的持有者们受到特朗普带有种族主义的口号“使美国再次伟大”的鼓动,他们拼命进行自救也就不足为奇了。美国立法交流委员会(由特朗普关键的支持者——科赫家族支持)以及密歇根自由基金会(与特朗普的支持者——德沃斯家族相关),已经在州议会大厦支持了持枪抗议。

他们要求立即重新开放当地经济,即使成千上万的人正面临着被病毒感染的风险,即使因感染新冠病毒而死亡的人数每天都在增加,并且已经突破了10万大关。

尽管全副武装的白人示威者令手持绞索和南方邦联旗帜而令人反感,但是,这场斗争中的另外一方——“自由派”人士,也并未让美国公民感到放心。

新自由主义主流的民主党先驱是跨国石油和金融资本公司,其起源可追溯至约翰·洛克菲勒及其建立的石油巨头。为了保护他们的长期利益,他们正在努力推动放慢取消因疫情而采取的封闭措施。

他们的立场得到了最好的医学科学团队的支持,这导致特朗普及其支持者更加恐慌并否认事实。那么,这场内部斗争将走向何方?

由于像埃克森美孚这样财大气粗的石油巨头,比国内的小型石油公司更有能力在价格的下跌中等待,甚至可以在等待中见证国内竞争的消亡。

实际上,从国际关系中新古典现实主义的角度看来,新自由主义政客(包括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他们已经与外交政策中的新保守派广泛结盟,并在更为广泛地策划与其全球竞争对手的对抗程度,例如中国和俄罗斯。

因此,石油崩盘进一步加剧了原本已不稳定的地缘政治。显然,这场历史性的、由疫情引发的能源需求减少,是当前石油价格出现危机的根源。但是,新冠病毒却并不是唯一的原因所在。

在今年3月初,当全球经济仍在以“正常”步伐运转时,沙特和俄罗斯发动了价格战,使数百万桶多余的石油在市场上泛滥。美国共和党参议员特德·克鲁兹表示,曾是美国可靠伙伴的沙特阿拉伯,有意将美国页岩油生产商赶出市场。

毫无疑问,在特朗普政府的孤立主义和无能之下,美国领导人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进一步丧失,甚至在沙特和以色列这样的传统盟友上亦是如此。

然而,更令人担忧的是,这种下降可能预示着地缘政治的不稳定迹象将进一步加剧。随着中国和俄罗斯寻求填补美国地缘政治衰退所产生的空白,中东地区将会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不稳定。美国外交政策制定者认为,从这场危机中崛起的美国主导地位挑战者,可能比以往更为强大。

美国对俄罗斯实施的石油制裁,迫使俄罗斯追求实现其经济的多元化,迫使其“能在良好的状态下,应对低油价的现实”。而中国,作为一个石油的净进口国,显然已从较低的石油和天然气价格中获得了经济利益,中国政府也将具有战略重要性的国家石油公司提供了积极的支持。

再加上疫情医疗卫生和经济灾难的双重打击,最新的石油冲突可能会加速美国的经济和地缘政治衰落,从而导致美国领导人的行为更加难以预测。

美国已经对中国实施了部分令人困惑的行径。在今年4月,美国派出导弹驱逐舰“巴里号”前往中国南海的西沙群岛附近航行,不久之后,还派出两架空军B-1B轰炸机飞越南海上空,挑衅性地展示武力。

我并不认为在不久的将来会出现更大规模的对抗。包括霍尔木兹海峡在内的任何热点地区是否会引起伊朗与周边阿拉伯国家之间的紧张局势,或者是否会引发区域战争,这些都尚无定论。但是,随着中美摩擦的不断加剧,盟友关系的不断变化以及新的地缘政治结盟,发生地区暴力冲突的风险很可能会进一步增加。

 

本文表达作者自身观点,并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更多作者内容

相关文章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