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无敌的特朗普需要一个奇迹

2020年6月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从白宫出发,穿过拉斐特公园而来到圣约翰教堂外面,手持圣经进行摆拍
2020年6月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从白宫出发,穿过拉斐特公园而来到圣约翰教堂外面,手持圣经进行摆拍

在美国的内乱之下,特朗普总统希望所有美国人都明白他的两条规则。

规则一:特朗普永远是赢家。规则二:如果特朗普输了,请重新参见规则一。

因此,当越来越多的共和党人与保守派想要抛弃特朗普,当前任将军及政府官员谴责这位失去公众信任的总统时,请参见规则一。

当美国经济下滑及失业率升至历史高位,当死于新冠病毒感染的美国人创下历史新高,而这一切都在他的眼皮底下发生了,也请参见规则一。

当反对种族主义和警察野蛮执法行为的历史性抗议在全国范围内蔓延并动摇了总统权威时,同样请参见规则一。

特朗普希望大家放心,声称他将击败这些“可悲的失败者”、“暴徒们”、煽动暴乱者以及新闻造假者。正如他“建设了世界上最伟大的经济体并打造了有史以来最美好的美国一样”,他将“再来一次!”。

毕竟,“上帝与我们同在”,正如他今年一月在迈阿密郊外的一座大型教堂内向他的政治支持者们所说的那样。毕竟,他是“第二次降临”的化身,他是“被选中之人”。

虔诚与爱国主义

像这样冒然利用上帝之名是特别不诚实之举,但特朗普并不是头一个利用宗教来推进其观点和政策的领导人。他远远不是第一人。

俄罗斯总统普京对东正教的利用,印度总理莫迪对印度教的利用,伊朗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对什叶派伊斯兰教的利用,以及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对犹太教的利用,同样令人感到愤慨。

但是,随着美国开始更为明确地将自身定义为“上帝之下的国家”或“基督教国家”,特朗普明显是在利用并加剧美国对宗教所进行的政治剥削。

实际上,第一位公开利用《圣经》经文来强化他对美好社会愿景的认知的,是民主党人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总统,他曾在演讲中引用《圣经》经文,以捍卫并推进他的自由政策,特别是在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之后推出的新政。

而在上世纪50年代,共和党人艾森豪威尔总统也采取了同样的做法,但是他还推出了一项保守的议程,使美国人在冷战期间统一起来,反对“无神论的苏联”。

艾森豪威尔在1953年主持了第一届全国祈祷早餐会,并在1954年大力支持将“在上帝之下”的表述添加到关于国家的定义内,因此出现了:“在上帝之下一个不可分割的国家,在这里,人人享有自由和正义”。不久之后,“我们信任上帝”的字样出现在邮票、硬币及钞票之上,并成为了国家的正式提法。

自那时起,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就紧随罗斯福与艾森豪威尔的脚步。部分人宣扬打造福利国家的“社会福音”,要求帮助弱势群体。而另外一部分人则宣扬重视个人权利、小型政府及自由企业的“自由福音”。

无需多言,特朗普肯定属于后者的阵营,长期以来,特朗普一直对艾森豪威尔表示钦佩,但是他的重点主要放在重视“我、自己、本人”的自由福音之上。

邪恶的结合

2016年,保守派基督徒在深知特朗普是一个亵渎婚姻、三度结婚之人的情况下,仍然选择拥立特朗普,而没有选择他们最爱的基督徒泰德·克鲁兹。

这是一次便利的结合,“上帝使用了更糟糕的人”。

保守派基督徒将特朗普视为必不可少的罪恶,一名残酷的商人和愿意为他们做任何事情以争取胜利的“大赢家”。

他也的确在很多重要的时刻这样做了。

从任命保守派法官,到减税和支持其他保守的社会政策,再到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并将伊朗“妖魔化”,特朗普的确在满足基督教自由主义者方面付出了很多的努力。

他认为他们是必不可少的盟友。没有他们,他就无法胜利;跟他们在一起,他就不会失败。

而这一切似乎也一直运作良好,直到最近,他对新冠疫情的管理出现问题,在针对抗议种族主义和警察暴力执法的示威活动上也处理不当。

有消息称,特朗普因担心发生动乱而怯懦地躲避在白宫之内,并要求进行军事部署以掩盖他的无能,于是,公众的愤怒加剧了。

为表现出其强大而虔诚的领导人形象,并吸引基督教徒的支持,特朗普特意从白宫步行至附近的圣约翰教堂,而该教堂曾在抗议期间遭到破坏。

特朗普手持一本《圣经》,在该教堂门前摆拍,并煽动政府官员加入他的行列。这张摆拍的照片正如以上帝之名而肆意妄为。

这位曾经鼓吹“没有任何一名总统曾为福音派或宗教本身作出像我这样的贡献”的人,现在正呼吁他的基督教支持者们给予报答,帮助他对抗另外的美国基督徒。

既不酷也不基督教

很快,他就得到了美国最受欢迎的一名保守福音派领袖的回答,这个答案清晰而令人惊讶。

传媒大亨帕特·罗伯逊对特朗普发出谴责,因为他对抗议活动态度恶劣,并威胁要部署军队而不是同情抗议者所处的困境,“总统先生,你不要这样做,这并不酷”。

这项有关教堂的表演显然适得其反。

特朗普因失去保守福音派的选民而焦虑不安,现在,他正竭尽全力以保住自己的总统之位,但却失去了更多的支持。

特朗普在福音派基督徒群体内的坚实群众基础已经开始破裂,第一个迹象出现在去年12月,当时,一家富有影响力的福音派杂志《今日基督教》曾撰文呼吁将他免职。

在今年5月,特朗普在白人福音派中的支持率更是从3月的77%下降至62%。而他在白人天主教徒内的支持率跌幅甚至高达27个百分点。

这甚至远远超过了总人口的下降比例。

显然,随着国家情绪的变化,福音派的情绪也出现了变化,他们对特朗普的支持一直是源于马基雅维利派的引导,并且可以说这是一项“非基督教”的原则:结果能够证明手段的合理性。

但是在最近几个月内,福音派人士及保守基督徒可能普遍会将不受欢迎的特朗普,视为毫无意义的手段,即使这会使他们的追随者蒙受部分损失。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经济没有出现全面的好转,特朗普想要连任,就需要更多的规则,而只不是上述的一个或两个。他或许还需要神的干预。

但是,援引美国参议院前任多数党领袖乔治·米切尔那令人难忘的话来讲,就是“上帝并不会在美国政治中站队,尽管经常有人要求他这样做”。



更多作者内容

相关文章

美国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个总统如此反复无常,与极端右翼主义者协调、与俄罗斯人共谋、与沙特人做生意,此后,美国总统特朗普违背了所有盟约、警告和职位规则。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