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美国早在新冠病毒之前就已患病

2020年4月30日,特朗普总统的女婿兼顾问贾里德·库什纳在白宫出席一场有关应对新冠疫情的发布会 [路透社]
2020年4月30日,特朗普总统的女婿兼顾问贾里德·库什纳在白宫出席一场有关应对新冠疫情的发布会 [路透社]
今年3月底,随着美国新冠病毒死亡人数开始失控,特朗普在推特上发布了很多重要的消息。
 
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特朗普发布的信息包括其新闻发布会的评分与排行,还有足球赛事等内容。
 
当然,他对于交通事故也有很多见解,但并不一定都是对的。
 
如果这一切还不够糟糕,那么,随着贾里德·库什纳(特朗普的女婿兼顾问)升职为美国应对新冠疫情的指挥官,特朗普在这场疫情上的表现迅速变得更加令人震惊。
 
那么库什纳的评分如何?好吧,他至少能让人们保持警惕。
 
“影子”抗疫工作组
 
虽然库什纳在最初向特朗普保证,新冠病毒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但是他却自然而然地成为了接手处理这场灾难的最佳人选,尽管他对于疫情的恶化曾火上加油,并且缺乏负责任何相关领域的资格。但是,考虑到库什纳处理其他任务时的表现——从巴以冲突到阿片类药物危机,或许“资格”也不再是什么重要的问题。
 
目前,库什纳正领导着一个应对新冠疫情的“影子”工作组,而这不应与由副总统迈克·彭斯所领导的官方应对新冠疫情工作组相混淆。库什纳的团队成员包括其前室友——美国当前的外国投资巨头亚当·博勒,以及部分私营企业的高管。
 
根据大众的看法,库什纳团队的行动只是将本已混乱的政府反应措施,提高至令人厌恶的新程度。
 
来自华盛顿的公民责任与道德规范协会负责人乔丹·利博维茨曾在4月6日发表的文章中指出,库什纳的行动“基本上毫不负责”。影子工作组的动作是通过“照搬书本,召开闭门会议及使用私人电子邮件帐户”来完成的,对此,利博维茨认为,这可能是“将紧急政府资金转入您的家庭银行帐户而不被他人发现的一个好方法”。
 
毕竟,没有什么时候能比全球大流行更能增加富人的财富了。
 
库什纳“将害死我们所有人”
 
库什纳最近频频登上新闻头条——“议员们想知道贾里德·库什纳究竟在做什么?”而库什纳目前已为人所知的活动,包括嘲笑纽约州州长安德鲁·库莫,后者声称呼吸机短缺(纽约现在已有近2万人死于新冠病毒感染),并对美国部分州的假设嗤之以鼻,认为他们可能在某种程度上依赖获取国家的医疗设备库存。
 
在一系列事件中,与库什纳兄弟相关的一家健康保险公司,曾被委派为美国政府开发一个有关新冠病毒的网站,而后来,该项目才被“神秘地取消”。
 
巧合的是,库什纳家族的房地产业务,也可能是“联邦新冠病毒恢复法案中一项条款的主要受益者,这项法案允许公寓楼主冻结低收入和中等收入物业的联邦抵押贷款”。
 
在库什纳有关新冠病毒的诡计面前,甚至《纽约时报》也不得不发布了一篇题为《贾里德·库什纳将害死我们所有人》的专栏文章,但是这篇文章的标题后来被调低了。
 
但是,尽管这种担忧的存在是合理的,而我们也不应该忘记,美国长期以来一直在通过杀人而获利,而且这些以人命换利益的做法早在库什纳之前就已经存在。
 
被判死刑
 
除了美国偏好发动战争并通过战争在全球各国杀害了不计其数的人的事实之外,值得注意的一点还包括,美军是地球上最主要的污染源之一,并因此对气候变化产生了重要的影响,而这一点可能会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就要了所有人的性命。
 
与此同时,美国向其军事体系投入了巨额的资金,而不是将这些资金用于国内的医疗保健系统,或是其他更加有助于公民福祉的项目,实际上,对许多美国人而言,这一事实本身就意味着死刑。
 
这也是美国护士身着垃圾袋保护自己免受新冠病毒侵害的原因所在。还有消息称,如果没有医疗保险的美国人因感染该病而住院,将需要付出高达7.5万美元的医疗费用。
 
当然,在这个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内,贫穷已被证明是又一重要的致命因素。毫无疑问,新冠病毒对低收入社区的打击最大。彭博社在一篇社论中指出——“它首先杀死了黑人”。
 
在《华尔街日报》上一篇有关“新冠病毒资本主义”及其“阴暗面”的短评中指出,在今年3月,两包普瑞莱洗手液在亚马逊上的售价已高达99.95美元。作者得出结论称,尽管疫情可能来来去去,但“不幸的是人却无法改变”。
 
但是在美国,资本主义不仅仅是黑暗的,还是一场名副其实的瘟疫。
 
基本条件
 
尽管特朗普与库什纳无疑正致力于资本主义中最为黑暗的一面,例如,愿意让无数美国人牺牲在新冠病毒的魔爪之下以挽救美国经济,但是,事实证明,他们并不善于管理国家体系以实现他们的邪恶目的。
 
在我近期收到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大农场产生大流感》(Big Farms Make Big Flu)一书的作者、进化生物学家罗伯·华莱士指出,在资产阶级政治经济的要求之下,整个国家表现得就像资本的奴隶一般,

但是特朗普集团却对此表示拒绝——“这个连为他们收拾内衣的人都得不到好报酬的家庭,根本无法想象从世界的一端到另一端所涉及的服务,需要积累怎样的物流和基础设施资本”。

 
作者还写道,美国的力量正在“帮助清理资本所引发的流行病”,从而使全世界保持一致的发展路径。但是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我们只能将责任归结给贾里德·库什纳,因为他仅仅读过几篇论文就要来对抗新冠疫情,这种处理方式无异于大屠杀。
 
最终,库什纳的病症也可以被诊断为美国潜在疾病的症状。早在新冠病毒爆发之前,美国就已经患上了重病。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