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的“定时炸弹” 新冠肺炎是以色列担忧的安全隐患

以色列国防军总参谋长访问内政总司令部,视察新冠病毒中心(半岛电视台)
以色列国防军总参谋长访问内政总司令部,视察新冠病毒中心(半岛电视台)
以色列国防军中央司令部准备了情景和执行计划,对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的多种情景做出了战术反应,新冠肺炎爆发可能导致抗议活动频发,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也可能面临无法控制的事件发生。

 
该计划包括应对以色列所谓的“定时炸弹”机制,以色列指的是可能感染新冠肺炎的大批巴勒斯坦人,该计划在对抗和军事行动期间,保护士兵不要感染新冠肺炎。

 
该计划还包括应对大规模的抗议活动和约旦河西岸民众的抵抗,或者是对抗和对加沙地带的隔离墙的大规模渗透,6月4日,这一情形可能穿过边界,逐步扩散到以色列。
 
以色列预计了在约旦河西岸发生的一些情况,例如关闭有感染疫情的居民的村庄或城镇,这将面临人民的抵抗,因为巴勒斯坦人的经济危机加剧,感染新冠肺炎的人数和死亡人数不断上升,因此,人们可能对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和以色列军队发起暴力的抗议活动。
 

以色列国防军南方司令部指挥官赫西·赫利菲在模拟加沙阵线大规模抗议的演习 [以色列媒体]
 
场景模拟和演习
 
在这些事态发展的背景下,新冠肺炎可能在巴勒斯坦扩散,安全机构估计,尤其是在约旦河西岸和封锁的加沙地带,新冠肺炎传播范围可能会扩大,很难控制住疫情,4月2日,以色列军队沿着与加沙地带的安全围栏部署了伞兵旅。
 
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为了应对加沙地带的不同情况,以色列国防军在南方司令部总部开展了第二次演习。
 
针对加沙地带可能发生的情形,吉夫阿蒂旅进行了相关的训练,例如在加沙地带边界上的安全屏障的训练,此外,按照以色列卫生部的指示,还训练了在新冠肺炎扩散的情况下检查部队的战斗准备情况。
 
以色列部队演习还有包括巡逻等例行行动、检查可疑物体、武装分子穿越安全围栏、处理游行示威活动、安全围栏的大规模通行以及反击复杂军事行动。
 
咨询和问题
 
《国土报》军事分析家阿莫斯·哈雷尔认为,如果新冠肺炎在加沙地带广泛传播,以色列就脱不了干系,国际社会不会接受以色列的说法,以色列声称,自2005年单方面撤离,以色列不对加沙地带负责。
 
哈雷尔引用了赫兹利亚跨学科研究中心的国际法专家达娜·沃尔夫的话,沃尔夫说,关于以色列与加沙地带的关系,新冠肺炎将这一问题凸显,使其再次提上议程,此事多年来没有盖棺定论。
 
哈雷尔解释道,如今,许多以色列人反复提出这个问题,如果成千上万的巴勒斯坦人越过围墙入境,要求以色列援助加沙地带克服人道主义灾难,以色列政府将如何应对?
 
哈雷尔强调,在最近几天,这个问题是政治和安全领导磋商中的重点,换言之,以色列安全部门认为,新冠肺炎加沙扩散是以上帝被隐藏之名。
 
关于这些问题和演习,以色列国防军总参谋长阿维夫·科查维最近通过网络会议加强了与旅长、飞机梯队、舰队和其他作战单位的磋商和对话。
 
科查维告知军方领导人军队在此期间可能遇到的挑战,如何执行新冠肺炎相关指示,此外,还要继续进行操作行动和训练。
 
恶化和控制
 
关于军事领导人声明的含义和关于加沙和约旦河西岸的演习,军事分析家阿米尔·布霍布特认为,由于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地区的医疗状况和经济危机可能恶化,以色列军队正在为危险形势做准备,民众可能因为这些危机愈加抵抗以色列。
 
但是在现阶段,虽然以色列军方对新冠肺炎可能导致的失控和暴动进行了情景模拟和演习,但军事分析家解释道,以色列机构估计,到目前为止,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已成功地隔离和处理了爆发新冠肺炎的管辖区。
 
与此同时,通过审查和分析巴勒斯坦卫生系统,卫生系统无法追踪到大批的感染者,他们都迫切需要呼吸器,布霍布特表示,以色列军队正在为几种极端情况做准备,包括失控的情况。据悉,生活在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人约有300万。
 
协调与警告
 
该军事分析家援引以色列安全局高级官员的话表示,我们与巴勒斯坦权力机构进行了充分和密切的协调,但他们警告称,新冠肺炎爆发可能导致局势突然恶化,新冠肺炎不会在边界停止。当空气气温升高而难以忍耐时,疫情可能迅速蔓延。
 
布霍布特轻描淡写了以色列对约旦河西岸疫情的说法,他解释道,以色列政府已向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移交了4千万美元的扣押资金和医疗卫生设备,以色列认为,帮助约旦河西岸是以色列抗击疫情的生物行动的一个地理单位。
 
但该军事分析家质问,巴勒斯坦安全部队何时能够让数百万巴勒斯坦公民居家隔离?特别是斋月即将来临,如果经济危机没有解决,在新冠肺炎爆发之前依旧局势紧张,将会发生什么情况?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