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以色列的48年巴勒斯坦人在抗击新冠病毒大流行时遭遇种族歧视

以色列卫生部对阿拉伯城镇开始进行新冠病毒检查推迟了三个多星期(半岛电视台)
以色列卫生部对阿拉伯城镇开始进行新冠病毒检查推迟了三个多星期(半岛电视台)
在应对新冠病毒大流行并限制其传播时,以色列政府将巴勒斯坦内部的阿拉伯城镇需求边缘化, 占领者在生活中各个方面对48年巴勒斯坦民众采取了种族歧视政策,这种做法跨越了数十年,并在应对大流行中得到了体现。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政府致力于将其医疗和卫生财政资源集中在犹太城镇上,并从3月中旬实行严格的限制和措施以遏制新冠病毒的传播,而阿拉伯社区的检查和预防措施则被边缘化。

 
排斥和被边缘化导致新冠病毒在巴勒斯坦社区内部悄无声息地传播,迄今为止,阿拉伯城镇已经出现600例确诊病例,其中不包括沿海城市感染病例,据悉,在不到一周时间里,加利利的阿尔巴纳和代尓·阿萨德两村庄出现确诊病例120例,因此政府宣布对其实施为期一周的全面封锁,在斋月期间,封锁状态使这些阿拉伯城镇面临未知的挑战。

 
事件委员会和人民与政治框架及国家个伊斯兰力量一致认为,阿拉伯国家应急委员会的成立及其与总统委员会和阿拉伯人民群众高级后续委员会的广泛活动增强了阿拉伯城镇的准备工作。

 

阿尔巴纳委员会负责人阿里·哈利勒:服务歧视和测试的延误加剧了新冠病毒在阿拉伯城镇的传播[半岛电视台]

 
病毒歧视
 
鉴于新冠病毒爆发期间出现的歧视,以色列内部的巴勒斯坦社区似乎是内部一个独立的国家,占领者对这些阿拉伯城镇提供不公平的政府服务,特别是在与卫生有关的服务中提供了不公平地历史性歧视政策,这加剧了新冠病毒的传播,并导致阿拉伯人中出现数百例感染者。
 
阿尔巴纳委员会负责人阿里·哈利勒表示,以色列当局——在推迟了数周后——采取了行动,以防止新冠病毒在阿拉伯城镇中爆发。疫情爆发后,政府对阿尔巴纳及其邻近村庄代尔·阿萨德村庄实施了全面封锁。
 
哈利勒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解释说,“将新冠病毒测试推迟了三个多星期是我们日常生活中遭遇种族歧视的另一个方面,这导致新冠病毒在阿拉伯人中传播,据悉,大多数的新冠病毒感染者来自以色列的劳动力市场。”
 
哈利勒表示,阿尔巴纳和代尔·阿萨德两村庄抱怨被边缘化和限制获取支持和预防新冠病毒的紧急服务和机制,其也缺乏政府预算支持,他并指出,各政治力量和各政党、捐赠和人民委员会发起了一项活动,在斋月前夕分发约1150份食物,并在斋月期间发放上述双倍数量的食物。
 
大流行的挑战
 
面对歧视和边缘化做法,负责抗击新冠病毒的国家应急委员会加利利协会主任艾哈迈德·谢赫赞扬了阿拉伯人民的团结,并对各政党、民间社会团体、人民委员会和捐赠委员会之间的团结与合作表示赞扬,称赞其在遏制新冠病毒传播方面发挥的开拓性作用,而政府在阿拉伯城镇中应发挥的官方作用却未能有所体现。
 
艾哈迈德·谢赫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表示,大多数阿拉伯社区的新冠病毒感染者来自以色列劳动力市场,他并指出,70%的阿拉伯感染者是20至40岁的中青年,大多数感染者是在以色列卫生部将阿拉伯城镇边缘化的最后一周内被感染,此前,以色列占领者在卫生预防和指导服务及新冠病毒测试方面将阿拉伯人边缘化。
 

阿拉伯城镇的志愿者开展活动以遏制新冠病毒的传播[半岛电视台]
 
国家应急委员会加利利协会主任艾哈迈德·谢赫解释说,尽管以色列占领者实行歧视和剥夺预算的政策,但阿拉伯城镇已做好准备应对新冠病毒大流行的爆发,并在生活的各个方面体现了社会团结项目的先驱模式,该负责人表示,以色列政府延误新冠病毒测试并没有公布新冠病毒感染者人数的举动加速了新冠病毒在阿拉伯城镇中的传播。
 
艾哈迈德·谢赫将政府部门在阿拉伯社区内实施的与抗击新冠病毒有关的一切举措,归因于联合名单和国家应急委员会的施压,其声称以色列政府应该对新冠病毒的爆发负责,并警告说,阿拉伯城镇内的新冠病毒疫情可能要失控,与此同时,以色列政府还意识到,新冠病毒在阿拉伯城镇内的传播将加速这种病毒在犹太城镇中的传播。
 
独立共和国
 
另一方面,联合名单党代表奥萨马·本·萨阿迪表示,以色列卫生部禁止在阿拉伯城镇进行新冠病毒检测长达数周,其将检测重点放在犹太城镇,他并表示,这种延误导致了新冠病毒的传播,而且只有在联合名单党以及应急委员会和各机构的施压之下,以色列政府才被迫对阿拉伯城镇开始进行新冠病毒检测。
 
萨阿迪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解释成,各个政府机构在就采取与新冠病毒有关的举措时对阿拉伯社区实施了歧视性政策,这反映出历届以色列政府在与整体民政和卫生服务有关的所有事项上对阿拉伯人采取的系统地公然歧视,因为有明确证据来证明在卫生服务部门中所体现出的歧视和差异,与定居者相比,阿拉伯居民的新冠病毒感染者比例更高。
 
萨阿迪指出,内塔尼亚胡将阿拉伯城镇视为该国内部的独立共和国,必须管理其事务,并强调称,以色列内部巴勒斯坦社区的各种政治、民众和卫生机构以及神职人员,在预防、宣布和卫生措施方面采取联合统一行动,所有这些活动都阻止了新冠病毒在这些阿拉伯城镇中的传播。萨阿迪对绝大多数民众遵守限制并听从卫生指示表示赞扬,并对民众居家隔离以防止新冠病毒传播的重要性认识表示赞扬。
 

投诉以色列占领当局无视对巴勒斯坦人的检查,以防止新冠病毒的传播[半岛电视台]
 
调查委员会
 
联合名单党代表穆斯塔·沙哈德(Mutans Shehadeh)也表达了上述相同立场,他也是抗击新冠病毒分支委员会的负责人,沙哈德呼吁调查委员会立即对以色列卫生部在阿拉伯城镇检查的延误展开调查,此后,以色列政府对加利利阿尔巴纳和代尓·阿萨德两村庄实施了封锁,而这两村庄已经爆发了新冠病毒疫情。
 
穆斯塔·沙哈德对政府机构在阿拉伯城镇开展抗击新冠病毒行动时所表现出的漠不关心表示批评,并对其延误新冠病毒的测试表示批评。
 
沙哈德认为,政府应对阿拉伯社区中的新冠病毒爆发负责,并强调指出,这种边缘化和对阿拉伯人需求响应的延迟回应,体现了在各个服务领域——特别是在卫生服务领域——中的歧视与不公正政策,特别是由于这一流行病,阿拉伯城镇中正面临严重的健康危机。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