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新冠肺炎疫情是如何拯救内塔尼亚胡的?

3月8日,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耶路撒冷主持每周内阁会议时做出手势(路透社)
3月8日,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耶路撒冷主持每周内阁会议时做出手势(路透社)
以色列前国防军总参谋长本尼·甘茨一年前组建了蓝白党,为总理内塔尼亚胡的利库德党提供了一个可行的选择。甘茨在3次无果而终的选举中承诺要让内塔尼亚胡下台,暗示他是“对民主的威胁”,并排除了与被起诉的总理领导的政府合作的可能性。
 
对内塔尼亚胡的厌恶和“除了内塔尼亚胡,谁都可以”的口号是蓝白三党联合的粘合剂。推翻内塔尼亚胡的承诺导致数十万传统的左翼选民抛弃了工党和梅雷兹党,在3月2日的选举中,甘茨在120个席位的以色列议会中获得了61个席位。
 
约旦河西岸定居者阿维格多·利伯曼是右翼政党“以色列是我们的家园”党的主席,他把阿拉伯议会成员称为“第五纵队”。利伯曼向里夫林总统建议,他责成甘茨组建以色列的下一届政府,即使需要得到阿拉伯政党“联合名单”党的支持,只要能除掉内塔尼亚胡就行。
 
甘茨组建蓝白党的合作伙伴、“拥有未来”党领导人亚伊尔·拉皮德也支持由15个“联合名单”党成员支持的政府,其中包括民族民主联盟党和伊斯兰主义政党“联合名单”党。
 
但当甘茨将“除了内塔尼亚胡之外,任何人都可以”阵营获得的多数票转化为微弱的多数票时,他的阵营开始瓦解。第一个倒下的多米诺骨牌是以色列议员阿贝卡西斯,她在3月2日的竞选中因工党和梅雷兹党选区的选票而被抛弃。
 
紧随其后的是两名右翼意识形态的蓝白党议员茨维·豪瑟和约阿兹·亨德尔,他们拒绝为任何没有犹太复国主义多数派支持的政府投票。2011年被甘茨取代的前以色列国防军总参谋长加比·阿什肯纳兹也加入了反对者的行列,他认为,一个由47名以色列议会成员组成的政府在15名阿拉伯立法者的外部支持下是不可持续的,其中33名来自蓝白两党,7名来自工党和梅雷兹党,7名来自“以色列是我们的家园”党。
 
尽管如此,甘茨还是开始利用他在议会中的多数席位,推动立法,禁止一名受到刑事指控的政客组建政府,这项法律本可以结束内塔尼亚胡的政治生涯。
 
然后新冠病毒介入,内塔尼亚胡做了他最擅长的事。他开始散布恐慌,每天晚上都出现在摄像机前,警告疫情的可怕后果,重提中世纪的瘟疫和西班牙流感。每天晚上,他都会以打电话给甘茨,动员大家一起努力来结束自己的表演。
 
潜台词很清楚,国家处于紧急状态。喜欢搞小政治的人,往好了说是对人民的疾苦漠不关心,往坏了说是逃避前线的懦夫。
 
内塔尼亚胡总是利用公众的恐惧来维持他的政治生涯,首先,是对恐怖主义的恐慌。然后,伊朗威胁要轰炸并摧毁以色列。现在是无情的瘟疫。当蓝白党仍拒绝投降时,内塔尼亚胡又给以色列公众注入了一剂恐惧。
 
上周,向卫生部提交的一份可怕的报告被泄露给一些媒体,警告说,新冠肺炎疫情可能导致2万人死亡。为了说明这一威胁,内塔尼亚胡宣布,以色列医生可能会发现自己处于意大利医护人员所处的可怕境地,他们必须选择谁会活下来,谁会死,因为会有大量人员伤亡。
 
不像他的保守派右翼朋友,比如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巴西总统博索纳罗,他们认为这场瘟疫只不过是一场升级版的流感,在国内招致了愤怒的批评,内塔尼亚胡巧妙地把新冠病毒带进了每个以色列人的客厅。
 
2月,他已经接过了指挥权,下令采取重要而合理的措施,比如减少入境航班,下令隔离入境航班,指示人们保持距离,并对以色列实施几乎完全的封锁。
 
虽然一直有关于呼吸器短缺和测试过程中存在缺陷的报道,但人们对内塔尼亚胡的信任大增。政府监管的通讯社最新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国家没有做好应对疫情的准备,这并没有降低内塔尼亚胡的支持率。
 
最近的一次民调显示,60%的受访者表示,内塔尼亚胡在新冠病毒危机中表现良好,而只有34%的人对甘茨表示满意。
 
蓝白党领导人只有两个糟糕的选择,一是响应大多数人的意愿,废除他制定的政治一揽子计划,为腐败的政客提供庇护,抛弃他的一些选民,12频道的一项民调发现,56%的蓝白党选民支持他的决定。
 
另一种选择是逆潮流而动,朝着第4轮选举的方向前进,他的声誉毁于一个放弃了前线和他的军队的将军形象。
 
他选择了前者,而内塔尼亚胡将作为首位因新冠病毒而获得席位的领导人载入史册。
 
本文所表达的观点是作者自己的观点,不反映半岛电视台的编辑立场。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