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沙特准备结束也门战争

2月25日,也门萨那,忠于胡塞武装的部落成员手持武器,聚集在一起为胡塞武装动员更多的作战人员(美联社)
2月25日,也门萨那,忠于胡塞武装的部落成员手持武器,聚集在一起为胡塞武装动员更多的作战人员(美联社)
4月9日,为了回应联合国也门问题特使马丁·格里菲斯的停火呼吁,沙特领导的打击伊朗支持的胡塞武装的联盟宣布,实行为期两周的单边停火。不到两周前,沙特邀请胡塞武装到利雅得进行直接和谈。
 
停火表明,沙特可能准备结束其对战争的参与,要求实现和平。这与阿联酋在2019年7月做出的撤军决定相吻合,由于该决定,也门南部地区会留给其在南部过渡委员会的盟友和忠于总统哈迪的军队。
 
到目前为止,沙特及其盟友已经清楚地认识到,他们不可能赢得也门战争,他们迫切需要一个退出战略。新冠肺炎疫情提供了一个方便的机遇,通过宣布结束基于人道主义的敌对行动来挽回面子。
 
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急于从也门撤军,如此一来,他就可以把精力集中应对国内日益加剧的经济危机和无法控制的新冠肺炎疫情的威胁。最重要的是,他想确保一旦他的父亲离开,他能够顺利登上王位。
 
也门的僵局
 
在过去的一年里,也门的前线几乎没有移动。冲突持续不断,沙特领导的联盟仍在发动空袭,但地面局势基本没有变化。
 
胡塞武装仍控制着首都萨那和北部大部分地区,而国际认可的哈迪政府和南方过渡委员会则统治着亚丁和该国南部地区。港口城市荷台达的战斗仍在继续,尽管交战双方在2018年12月签署了旨在实现停火的斯德哥尔摩协议,并将武装组织撤出该地区。该协议从未真正得到执行,在2019年,近800名平民在战争中丧生。
 
虽然主要的前线没有改变,但在过去的一年里,随着忠于哈迪的部队和南方过渡委员会之间的紧张局势升级,新的前线出现了。后者在阿联酋的鼓励下,一直在推动从北方分裂出去。
 
2019年秋天,双方爆发了一场“战争中之战”,迫使沙特军队采取强制干预措施,将战斗人员分开。2019年11月,双方在利雅得就权力分享达成了协议,但在过去一个月里,战斗又开始了。4月初,沙特被迫增加精锐部队的部署,以维持亚丁的秩序。
 
该协议似乎有崩溃的危险,进一步削弱了也门反胡塞武装和沙特的地位。
 
阿联酋退出
 
阿联酋是沙特在该地区最亲密的盟友,也是反胡塞武装联盟的关键成员,它是第一个开始寻求从也门困境中脱身的国家。在2019年,它开始将更多的责任移交给它的代理人南方过渡委员会,并逐步撤出其军队。2019年7月,阿联酋正式宣布退出。
 
大约在同一时间,阿联酋向胡塞武装的主要支持者伊朗派遣了一个高级代表团,讨论海上安全问题。这种180度的转变是一个明显的信号,表明阿联酋不仅在缓解与伊朗的紧张关系方面进展顺利,还在不依赖其盟友沙特的情况下,也在制定自己在也门的行动路线。
 
2019年10月,阿联酋国家安全顾问塔赫努·本·扎耶德对德黑兰进行了秘密访问,随后阿联酋宣布将解冻7亿美元的伊朗资产。3月中旬,阿联酋向伊朗运送了32吨物资,以帮助其对抗新冠肺炎疫情。到那时,很明显,阿联酋与伊朗关系的解冻已成为现实。
 
阿联酋放弃了在也门的联合作战努力,并寻求与伊朗和解,这进一步让沙特相信,是时候寻求退出这场持续5年的冲突了。
 
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的考量
 
但在寻求结束也门敌对行动的决定中,最重要的因素或许是沙特的国内局势。过去几周,沙特国内局势已严重恶化。
 
沙特领导人如今最关心的是新冠肺炎疫情。官方统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有3600例,死亡病例 50例,但人们担心真正的爆发规模要大得多。
 
4月8日,《纽约时报》报道称,据信约有150名沙特王室成员感染了新冠肺炎,年轻的王储和国王萨勒曼因此前往吉达市附近的一座岛屿宫殿避难。
 
在本·萨勒曼努力平息王室对他即将登上王位的所有反对声音之际,沙特爆发了疫情,从而加剧了人们对沙特王室稳定的担忧。王储还加大了对国内宗教和世俗活动人士的镇压力度,希望为权力的平稳过渡铺平道路。
 
由于疫情引发的全球经济衰退和油价暴跌,沙特也正在经历一场严重的经济危机。石油出口占其财政收入的80%,而油价下跌近一半,大大减少了流入国库的资金。
 
这就需要迅速采取紧缩措施。3月初,财政部要求所有政府部门和机构,将2020年的预算削减20%至30%。
 
俄罗斯、美国和沙特最近达成协议,将全球石油日产量削减1000万桶,这可能有助于市场略有复苏,但这还不够。要实现收支平衡,沙特政府需要油价维持在每桶80美元左右。
 
考虑到石油收入的突然暴跌,我们很难知道本·萨勒曼标志性的2030愿景命运会如何。该愿景一直被吹捧为沙特的重大改革项目。
 
但即使在新冠肺炎疫情之前,沙特的石油命运似乎就不确定了。备受期待的国有石油公司沙特阿美的首次公开募股的结果令人失望,而胡塞武装声称,对石油设施实施的2019年9月无人机空袭,促使沙特石油买家寻找风险更低的供应商。
 
胡塞武装不断增强打击边境沿线和沙特领土深处军事和平民目标的能力,沙特公众因此感到不安。2019年9月,胡塞武装宣布,他们在边境的战斗中杀死并俘虏了数千名沙特士兵。3月,尽管经历了多年持续的惩罚性空袭,胡塞武装仍能在沙特首都上空发射弹道导弹。
 
由于所有这些考虑,本·萨勒曼希望也门实现和平。然而,即便如此,这也可能被证明是一个挑战。在沙特和阿联酋撤退的鼓舞下,胡塞武装拒绝停火,继续攻击哈迪军队。胡塞武装要求解除沙特领导的联盟对也门的包围。
 
因此,仍可能是单方面宣布的停火。沙特人不感兴趣回到他们以前参与战争的水平。然而,如果胡塞武装越过边境发动袭击,他们将对胡塞武装的据点发动空袭。
 
另一方面,胡塞武装可能会利用停火,来扩大他们对哈迪政府控制地区的控制。沙特人忙于处理自己的麻烦,为了改善他们在也门未来谈判中的地位,胡塞武装可能觉得现在是争取让步的时候。
 
本文所表达的观点是作者自己的观点,不反映半岛电视台的编辑立场。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