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组阁权回归议会:以色列能否组建团结政府以避免举行第四次选举?

以色列总统鲁文·里夫林推动建立民族团结政府[半岛电视台]
以色列总统鲁文·里夫林推动建立民族团结政府[半岛电视台]
“蓝白联盟”领导人班尼·甘茨获得的组阁权限将在今天午夜到期,而组建由内塔尼亚胡领导的救国政府的谈判也陷入了僵局,在新冠疫情席卷全国的背景之下,以色列总统鲁文·里夫林倾向于将组阁任务移交给以色列议会。
 
里夫林的决定向外界传达了一个信息,即有必要在新冠疫情危机下组建一个民族团结政府,并通过将组阁授权移交以色列议会的做法,实现对犹太教政党施加隐性压力的目的,以使各方最终达成谅解。

里夫林没有同意为甘茨延长组阁权限,也没有将组阁任务授权给内塔尼亚胡——后者没有得到议会61个议员席位中的多数支持。里夫林推动组建一个轮值政府,并放弃举行第四次选举的可能性。

 
里夫林的决定增加了以色列政治前景的不确定性,各个政治党派在21天的时间内均处于对组阁前景、联盟结构的不确定状态之内,在中间阵营、传统右翼势力、犹太复国主义的左翼阵营、极端右翼集团之间出现了裂痕,对组建内塔尼亚胡和甘茨轮流执政的民族团结政府产生了阻碍。
 

以色列总统里夫林(右)拒绝延长甘茨的组阁期限,并推动组建民族团结政府 [半岛电视台]
 
谈判与谅解
 
尽管出现了向议会移交组阁权的情况,但是据以色列官方媒体报道,利库德集团与“蓝白联盟”之间的谈判仍在幕后持续,并且可能会克服在组建救国政府过程中的障碍,双方可能在执政机构的任命委员会上达成谅解,并保留最高法院的地位。如果内塔尼亚胡无法继续担任总理,那么可能会进行新的选举。
 
但是,双方之间的分歧却使组建轮值政府的协议未能达成,双方的争议焦点在于:“蓝白联盟”拒绝修改法律——这项法律规定了取消最高法院发布决定的可能性,这就涉及禁止内塔尼亚胡因腐败指控而接管政府的问题。
 
内塔尼亚胡目前受到3项罪名的指控,并担心自己会受到更多的勒索而迫使右翼集团作出更多的让步,因此,虽然他已成功地将“蓝白联盟”瓦解成了3个议会集团,但他似乎并不愿利用手中的这张政治牌,即组建只有61名议员的小型右翼政府的局面,他认为这样的政府将是脆弱的、无法长期存在的。
 
联盟与瓦解
 
在今年3月举行的选举中,“蓝白联盟”赢得了33个席位,但随后却瓦解成为3个议会党团,即由甘茨领导的“以色列韧性”党,由亚伊尔·拉皮德领导的“拥有未来”党,以及另外两名议员领导的“以色列之路”,尽管如此,这三大党团仍将是未来可能组建的任何稳定政府的基石。
 
以色列《国土报》在报道中指出,利库德集团希望说服内塔尼亚胡,在由阿米尔·佩雷茨领导的“工党-桥党-梅雷茨” 集团瓦解之后,使该联盟中的3位成员重新加入支持内塔尼亚胡的右翼集团——后者已得到58个席位,使之可以在获得61个席位的情况下组建小型右翼政府。
 
在这样的情况下,媒体报道称,内塔尼亚胡仍在为与甘茨组建轮流执政的民族团结政府而进行谈判,使之能在5月24日举行的审判中得到保护,此外,还要保证甘茨不会采取行动,或是支持反对内塔尼亚胡的法案——其中最重要的一项立法就是禁止向受到刑事指控的人员委派组阁任务。
 

内塔尼亚胡利用新冠疫情危机为其政治目标服务,以组建由他担任领导人的救国政府[半岛电视台]
 
各种情景与可能性
 
以色列《国土报》议会事务记者报道称,总统里夫林更倾向于要求内塔尼亚胡与甘茨组建联合政府,但是里夫林似乎对组成61名议员的小型右翼政府不感兴趣,无论是由内塔尼亚胡领导的还是由甘茨领导的,他认为,这样的政府无法长期存在,最终将导致国家举行第四次选举。
 
这位记者对内塔尼亚胡能否成功组建小型右翼政府的问题提出了质疑。但是,利库德人还拥有另一项替代方案,即要求工党加入由内塔尼亚胡领导的民族团结政府。
 
但是,工党的官员们认为这种情况不太可能发生,因为“内塔尼亚胡绝不会给予工党任何特权与地位,正如它没有给蓝白党提供这些好处一样,因此,工党不会在这些已经遭到甘茨拒绝的原则之上,加入内塔尼亚胡。”
 
质疑与选择
 
另一方面,以色列媒体政治分析家纳胡姆·巴朗阿质问道,如果内塔尼亚胡并不关心与甘茨组建团结政府一事,以及在议会中额外争取5名议员的问题,那么他最初的意愿,是不是举行第四次选举,以为右翼集团争取61张选票呢?据悉,内塔尼亚胡正利用新冠疫情危机来加强他在以色列社会内的地位。”
 
巴朗阿对此解释称,在去年九月进行的选举结果表明,国家需要利库德集团与“蓝白联盟”之间建立一个民族团结政府,而其中的必要性已经在今年3月进行的选举结果中得到了证实,并因新冠疫情危机的影响而得到加强。
 
巴朗阿还强调,以色列现阶段需要一个预防性的政府,来阻止当前的政治局势走向第四次选举,而这种情况可能会使内塔尼亚胡拥有更多的时间来逃避审判。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