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危机:看特朗普如何成功地走向失败

2020年4月1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举行的新冠疫情每日简报会上 [路透社]
2020年4月1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举行的新冠疫情每日简报会上 [路透社]
许多人已经预感到,新冠病毒大流行将成为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包括全球化、国家、自由主义、经济、社会制度、环境、经济、文化习惯甚至音乐等事物都将受到影响。
 
但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却未能转向。事实上,他也拒绝转向。
 
相反,特朗普坚持走曾帮助他赢得上届选举的路线,而无视在新冠病毒爆发期间,这可能给美国和美国人造成怎样的损害。
 
在日益严重的健康和社会经济危机中,特朗普发现了一个机会,可将自己塑造成脆弱国家背后不可或缺的领导人。
 
亚伦·索金的经典电影作品《美国总统》中,有一句这样的话:“人们渴望领袖,在没有伟大领袖的情况下,他们会倾听任何拿起麦克风的人。他们对领袖是如此渴望,就像穿越沙漠奔向海市蜃楼那样,当他们最后发现根本没有水的时候,他们就会连沙都喝掉”。
 
而自特朗普开始利用新冠病毒危机来主导全国舆论,以提高其获得第二个总统任期的民意支持率以来,“沙”就成为了整个美国的基调。
 
氛围与病毒
 
从一开始,特朗普就用新冠病毒爆发的危险性误导了全国。在今年二月,即这场疫情已经流行一个月之后,特朗普还向公众保证,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一切都在控制之下。
 
尽管特朗普现在否认了这一说法,但他确实曾在讲话中一再低估该病毒的传染性、传染期限及破坏性。
 
那么问题是,为什么?特朗普为什么要坚称这场疫情处于“很好的控制之下”?坚称被感染者的数量将下降至零?
 
从特朗普一贯无法预测的行为来看,他的这种说法更可能是被纯粹的无知与傲慢所驱动,而不是出于明智的政治思维:他渴望拯救股票市场,而并不关心如何拯救生命。
 
毋庸置疑,傲慢会滋生无知,无知又将放大傲慢,两都都会带来危险。
 
随着新冠病毒感染人数的增加,特朗普决定每天亲自召开新闻发布会,并成功地审控制了新闻议程,尽管他在这个过程中经常出现信息不一致、讲话含糊不清、虚假陈述和整体表现不佳的情况。
 
对于一个急切、焦虑地寻求领袖指示与安慰的国家而言,特朗普迅速占据上风,并获得了很高的电视收视率,甚至在Facebook上(虚假地)声称自己“排名第一”。
 
但是,令特朗普的批评者感到震惊的是,截止三月底,特朗普在民意测验中的支持率竟然提高了5个点。
 
换句话说,特朗普竟因未能充分了解新冠病毒爆发的影响并尽早为该国减少损失做好准备,而受到了嘉奖。
 
尽管特朗普在民意测验中取得的这一增幅,仍低于其他西方领导人在危机时期所预期的两位数增幅,但却足以盖过民主党方面的总统候选人乔·拜登——他在三月中旬实行了自我隔离。
 
成千上万的人受到新冠病毒感染,特朗普虽然未能阻止病毒的传播,但却能够利用病毒来塑造新闻氛围。
 
今年3月16日,当特朗普被要求对自己的工作表现进行评分时,特朗普毫不犹豫地打出了10分,并坚称自己的表现可打满分。
 
但是,如果特朗普是如此的聪明与成功,那么,又该由谁来为疫情的蔓延、准备不充分、死亡人数不断增加、失业率不断上升,以及即将到来的经济衰退负责呢?
 
推卸责任
 
随着危机的加剧,美国的这位领导人开始跟其他自以为是的民粹主义领导人一样,到处推卸责任,并将这种失败推给除他本人或他的政府之外的任何人。
 
首先受到指责的是坐在他前面的那些记者,以及他们所代表的“虚假新闻”。

原本打算发布通知和进行澄清的全国新闻发布会,在自负的总统与记者们面对面之时,却变成了荒唐的戏院。特朗普侮辱了白宫高级记者,批评了他们提出的问题,并质疑他们提问的动机。

 
特朗普还指责前任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以及“无所作为的民主党人”,认为他们应当为医疗装备和设备的缺乏承担责任,还批评了许多曾经对政府发出抱怨的州长们。
 
特朗普还发动了一场全球“甩锅”运动,包括指责中国应对新冠疫情大流行负责,指责其欧洲盟友未能及早阻止疫情的爆发,近来又指责世界卫生组织未能及时采取行动并传播误导信息。
 
任何可能被严重误判的建议,特别是关闭奥巴马在2016年设立的白宫大流行病办公室等措施,相关的话题都会被立即被转移或被贬低。
 
战时总统
 
在逃避造成美国迫在眉睫的公共卫生灾难的指责之际,特朗普还试图通过宣布自己为“战时总统”来争取全国对其领导权的支持。
 
当媒体将新冠疫情大流行与1941年的偷袭珍珠港或2001年的“9·11”袭击相提并论之时,特朗普迅速抓住了这个机会,希望复制罗斯福和小布什以战争之名动员全国并赢得下一个总统任期的成功。
 
但是,特朗普想要确保连任,就需要在夏季甚至之后继续发动进攻并保持攻势。因此,即使在未来几个月内新冠病毒感染的情况趋于平缓,这位美国总统也可能加倍地发表一些煽动性的言论,并强化“美国优先”的口号,作为该国发展与进步的唯一途径。
 
特朗普还将继续倡导封闭边界并实施旅行禁令,继续加强民粹主义浪潮,提醒每个人注意,只有他在新冠病毒成为全球大流行之前对中国实施了旅行禁令,只有他才是遏制中国经济与军事力量的可依赖之人。
 
那么,特朗普的策略会奏效吗?美国人会不会要求他为这些不幸承担责任?
 
来得容易,去得快吗
 
自从杜鲁门总统的名言“责无旁贷”(the buck stops here)成为流行之后——这句话强调了总统应对自己的所有决策负责,美国人就开始对那些试图推卸责任的总统们不太友好。
 
在疫情大流行的背景下,当整个国家陷入令人痛苦的人员损失及经济破坏时,它将寻求让某人来为这一切承担责任。而特朗普政府的表现首当其冲。
 
主流自由主义媒体将随时进行调查并收集相关的证据,并在11月份的大选之前予以揭露。
 
《纽约时报》上周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在中国已经宣布新冠病毒疫情之后,仍有来自中国(包括武汉在内)的430000人前往美国,其中有4万人是在禁令已经生效后才达到的美国。
 
如果这种趋势继续下去,那么总统获得的支持率上涨也很容易转变为下跌。
 
但是,由于特朗普成功地抹黑和妖魔化了主流媒体并将其称为“人民公敌”——特别是在他的支持者中间,因此,尚不清楚美国人是否会因为对危机的准备不足、缺乏连贯性和管理不当等问题而追究总统的责任,或是接受他的辩解,接受他“甩锅”给中国、奥巴马、世卫组织等任何一方的做法。
 
在过去的20年中,在每一届美国大选的分析中,几乎都使用过“历史性”一词,但是,原定于今年11月3日举行的这场总统大选投票,的确将成为美国历史上的重大事件。
 
美国人在这一天的投票情况,不仅将决定其民主的未来,而且还将证明新冠病毒大流行是否会像许多人所预测的那样,成为美国乃至整个世界的命运转折点。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