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德斯与民主党派机构的分歧 特朗普会从中受益吗?

桑德斯(左)与拜登争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以与特朗普竞争总统职位(路透社)
桑德斯(左)与拜登争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以与特朗普竞争总统职位(路透社)
随着参议员桑德斯与前副总统乔·拜登争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以与特朗普在大选中争夺总统职位,现在的一个问题是:桑德斯与民主党派机构之间的分歧是否会转变成特朗普可以从中受益的党内分歧?

 
在过去三个州的初选中获得胜利之后,桑德斯逐渐消退,拜登在南卡罗来纳州的初选中取得了重大胜利,此后,拜登在“超级星期二”的各州初选中赢得了广泛的胜利。

 
这两名候选人将于当地时间3月10日参加在密歇根州、爱达荷州、密苏里州、华盛顿州、北达科他州和密西西比州等六个州进行的新一轮投票,共有352名代表参加初选。

 
这一轮选举的结果将表明影响拜登竞选活动的动力和高潮的持续状态,并可能会给桑德斯的竞选活动带来新的推动力,这场竞选活动将一直持续至6月初。

 

桑德斯称自己是个社会民主党人,主要对传统机构发起攻击,甚至包括那些与民主党有关系的机构发起攻击,指控这些机构腐败,并且没有解决美国人之间巨大贫富悬殊的问题,并指控这些机构为公司和商人利益服务。

 
与此同时,拜登则是一位传统的中间派候选人,他拥有丰富的经验,他有能力在特朗普将美国指导方向走向右翼之后重新调整其方向。
 
拜登声称他是能够通过吸引共和党人和独立人士的选票以击败特朗普的唯一民主党候选人。
 
这两位候选人在代表分布图上趋于一致,而拜登以获得633名代表与桑德斯的556名代表相比表略胜一筹,两人相差仅77名代表,而候选人需要获得1991名代表的支持才能赢得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
 
特朗普与“战斗
 
美国总统特朗普认为,桑德斯在“超级星期二”的消退及拜登的大逆转将是一种“政变”。
 
特朗普指责民主党派机构及其精英共谋挫败桑德斯参议员的竞选活动。
 
但是桑德斯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对特朗普上述言论作出了回应,他表示, “总统啊,你必须远离民主党的选举。你应该专注于履行总统职责,停止撒谎,停止腐败,你应该更加重视美国人民而不是试图获取个人政治利益。”
 
特朗普发表推文,再次提醒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在2016年大选中针对桑德斯以利于希拉里·克林顿的阴谋。
 
特朗普表示,“他们在2016年大选中确实对桑德斯这样做了,并且他们将再次密谋确保他在选举中无法获胜。”
 
特朗普称,在“超级星期二”选举前两天,民主党候选人艾米·克罗布查尔和皮特·布蒂吉格宣布退出选举的举动令人怀疑,他并表示,“该时机经过精心计划,将给拜登带来很大的推动力。”
 

布隆伯格宣布退出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角逐之后,特朗普对此发表评论称,“布隆伯格现在将投入数百万美元支持乔·拜登。他们正试图操纵针对桑德斯参议员的选举。”

 
奥巴马的作用
 
在“超级星期二”选举结果出现之后,参议员桑德斯强调称,他毫不怀疑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对前副总统拜登的支持。
 
桑德斯当地时间4日在他的支持者前表示称,“毫无疑问,奥巴马会大力支持乔·拜登。”
 
NBC新闻网站上公布的一份报告详细地介绍了奥巴马在拜登于南卡罗来纳州获胜后及“超级星期二”选举之前进行的协调工作。
 
该媒体网络报道称,奥巴马提前与艾米·克罗布查尔和皮特·布蒂吉格进行了会晤,并说服他们前往德克萨斯州,并在这个重要州的选举中支持拜登。
 
由于奥巴马的遗产和在民主党中的地位具有重大的象征意义,因此,奥巴马总统对跟他共事八年的副总统进入白宫十分感兴趣。
 
拜登与奥巴马的交往是在非裔美国人中提升拜登候选人支持率的最重要工具之一,非裔美国人对奥巴马总统表示敬意,并因他而感到自豪,因为他是美国历史上唯一的黑人总统。
 
与此同时,桑德斯与非裔美国人之间存在沟通鸿沟,非裔美国人怀疑桑德斯的政治言论和对他们历史上一直投票支持的民主制度的长期攻击,民意调查显示,拜登获得了75%的非洲裔美国人的选票。
 
一场持续的战斗
 
拜登嘲笑桑德斯对美国机构的攻击,并声称他在“超级星期二”的胜利是由于民主党精英及其机构和商人的支持。
 
拜登对此评论称,“桑德斯所指的机构包括击败中产阶级和非裔美国人。”
 
桑德斯对此作出回应称,“不,乔!民主党机构是为你的竞选活动提供资金的60位亿万富翁以及为你竞选活动提供资金的委员会,该委员会花费数百万用于针对我的负面新闻。”
 
四年前,桑德斯的支持者指责民主党机构及其精英密谋支持希拉里·克林顿,然后奥巴马总统干预说服桑德斯呼吁他的支持者投票支持希拉里·克林顿。
 
这在桑德斯的年轻表演者中引起了愤怒,他们不热衷于在大选中投票支持克林顿,这促使帮助特朗普进入了白宫。
 
民主党感到非常麻烦,因为担心失去桑德斯支持者的选票,后者将拜登视为资本主义利益网络的传统候选人,与此同时,担心无法说服传统的民主各阶层相信桑德斯所持立场和政策,民主党各阶层认为桑德斯的这场立场和政策是激进的。
 
因此,在桑德斯失利的情况下,似乎2016年大选的情景可能会在2020年总统大选中重现,而桑德斯的失利只会让特朗普从中受益。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