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英美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上如何反复无常?

特朗普和约翰逊在应对新冠肺炎上多次改变态度(路透社-档案)
特朗普和约翰逊在应对新冠肺炎上多次改变态度(路透社-档案)
美国和英国的情况十分混乱,他们没有预料到处理新冠肺炎疫情的后果,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立场,唐纳德·特朗普也改变了立场。
 
虽然英美两国的制度差异很大,但这两个盟国都具有一个共同的模式,双方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上,表现得十分失败。
 
英国下错了注
 
英国政府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上犹豫不决,政府总是改变应对的政策。虽然英国首相在演讲中表现得很严肃,他表示, 许多人会向亲人说再见,但只说不做。
 
当政府科学顾问帕特里克·瓦兰斯宣布,英国将实施“群体免疫”计划,该计划让人们接触到新冠病毒,获得免疫力,争议就此爆发,英国数百名科学家和医生十分担忧,他们致信政府,要求政府停止这一政策。
 
这几天,英国政府及其医疗团队试图捍卫他们的观点,结果,新冠肺炎疫情扩散的比预期的更快,这是因为政府未能及时限制聚众,或限制地区之间的通行,政府不顾许多人呼吁推迟开学,拒绝关闭学校。
 
约翰逊辩解的理由是, 他的所有决定只是执行科学委员会的建议,该委员会集聚医药学领域地位崇高的专家,因为他知道群体免疫政策实施会付出政治乃至生命代价,该政策预计,约有60%的英国人会感染新冠病毒。
 
约翰逊及其科学顾问受到了巨大打击,因为历史悠久的伦敦国王学院宣布,政府推迟关闭学校,没有实施隔离政策,英国将重演意大利的情况,伦敦国王学院研究表明,群体免疫政策可能导致25万人死亡,而如果政府采取更严格的措施,预计2020年,将有2万人因感染新冠病毒而死亡。
 
由于这项研究,英国政府虽然很不情愿,但决定关闭学校,政府被迫解除紧急状态,改变基于打破曲线的政策,并尽可能地将其推向直到夏季,这样英国医院的压力会小一些。但是,新冠肺炎比所有人都快,英国也会逐渐成为新冠肺炎确诊和死亡病例最多的国家。
 

英国晚了吗

 
约翰逊对已掌握的数据很放心,他表示,英国比意大利的爆发晚了3周,这给他提供了运作的余地,但是即使在英国政府内部,要求他实施隔离措施的压力也很大,不止一位部长宣布,如果他不改变政策,就会反抗约翰逊。
 
约翰逊没发现全国范围内宣布隔离措施的开始,包括关闭如电子产品、化妆品等不必要的商店,关闭儿童游乐场,尤其是英国花园照片传播之后,英国人民庆祝天气转暖。
 
虽然采取了这些措施,但许多人强调,这还不够,尤其是在地铁,疫情时期,高峰时段依然人群拥挤,如果不是很多人都说,已经来不及了,英国可能逐渐加大限制人流。
 
另一种观点认为,政府正在努力做好充分准备,接收成千上万的病例,避免像意大利一样卫生系统崩溃,这在意大利发生了。英国卫生大臣本周已宣布,1.2万名退休的医生和护士返岗,为了抗击新冠肺炎,招募了6千名医学和护理专业学生,此外,为了接收紧急病例,还建造了拥有4千多张病床的临时医院。
 
政府的赌注还包括获得工业公司指示制造的呼吸器和检测新冠肺炎的设备,政府宣布将购买350万台检测设备。
 
当然,确诊和死亡病例上升增加了约翰逊的压力,尤其是当病例有限时,许多人指责约翰逊浪费了宝贵的时间。
 

特朗普的困境

 
面对两个月来新冠肺炎疫情的发展,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已改变了他的态度,特朗普一开始充满了乐观,几乎完全否认疫情,如今,他警告,美国机构可能关闭到8月底,而后他完全改变了态度,特朗普宣布,希望在明年4月的第二周复活节恢复经济活动。
 
3月24日,特朗普总统警告说,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经济危机,为了遏制疫情在美国实行全面关闭,可能会“摧毁美国”,他认为,大规模的收缩可能超过美国新冠肺炎疫情感染人数。
 
他在白宫记者会上说,由于流感,我们每年失去成千上万的人,我们没有封闭国家。死于交通事故的美国人更多,我们没有要求汽车公司停产,我们必须复工。
 
特朗普没有为专门研究疾病和流行病传播的学者和专家留出空间,以他个人的观点,他只是讲他希望的未来情景,而不是在讲实际情况。
 
特朗普总统似乎想先于医生宣布关于新冠病毒治疗方法的最新进展,他坚定地说,混合了阿奇霉素的药物羟氯喹可能治疗新冠肺炎,但专业科学家或联邦药品监管局均未对此达成共识。
 
特朗普远没有关注新冠肺炎在美国传播从人道主义和社会方面带来的灾难性后果,他担心的是,美国和全球其他地区面临这场前所未有的危机的影响,因为6个月后他可能赢得总统大选。
 
特朗普不接受对他的大量批评,他赞赏政府为遏制疫情而采取的措施,尤其是在1月底停止从中国起飞的航班。特朗普指责中国坚称,新冠病毒是“中国病毒”。
 
2月中旬,特朗普指责媒体夸大了疫情引起美国人的恐慌,他表示,CNN和MSNBC正在竭尽全力展现新冠肺炎的严重影响。
 
3月13日,特朗普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他承诺根除并战胜新冠病毒。
 
美国联邦制的影响
 
一方面,美国没有早早准备缓解疫情的紧急措施,另一方面,在出现确诊病例的情况下,政府没有提供病毒检测设备和呼吸机。
 
2月21日美国出现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后,特朗普评论道,一切都在控制之中,一个从中国回来的人感染了病毒,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民主党人指责总统,未能及时采取认真的措施,为疫情在美国扩散做准备,但不能仅仅归咎于总统,美国制度的性质也有一定责任,因为州长来决定关闭学校、禁止聚众以及关闭企业和公司。
 
美国政治生活的两极分化影响了人们对疫情的反应。根据YouGov机构进行的一项民调,71%的共和党人认为,新冠肺炎的风险被夸大了。
 
共和党人称赞特朗普,提出停止往返中国的航班,关闭边境并禁止外国人入境。从中国回国的公民必须在家中隔离两个星期,武汉省回国的人在美军建立的营地中接受强制性禁令。
 
特朗普的支持者认为,他处理新冠肺炎的立场制止了美国的一场灾难,如果不取消中国和欧洲的航班,不关闭与墨西哥和加拿大的边界,他们提倡这些政策还可以防止未来新冠肺炎的传播。
 
民主党人担心,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可能有助于特朗普连任,如果这样做并不是为了服务失去工作的广大民众。
 
3个州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国民警卫队受州长的控制,这分别是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纽约州、华盛顿州和加利福尼亚州。
 
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截止3月24日,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5万多例,其中死亡病例624例,这表明该数字每3天翻一番。
 
特朗普被问道,死亡病例持续上升与他复工的要求相矛盾,他答道,这些我们能同时处理好。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