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而降低利率:受益方与受害方

美国政府已承诺,为应对新冠肺炎对经济的影响而投入1万亿美元(盖帝图像)
美国政府已承诺,为应对新冠肺炎对经济的影响而投入1万亿美元(盖帝图像)
随着新冠肺炎危机开始的衰退,各国央行呼吁做出关于货币政策的决定,包括降低利率,减少银行的法定储备金,促进资金流动性,此外,为鼓励个人消费,一些政府还购买了自己的债务证券。
 
3月16日,美联储通过了一项降低利率(0至0.25%)的决定,因此,所有与美元相关的经济体都做出了降低利率的决定,例如英国将利率降低至0.25%。
 
同样,海湾国家央行决定,将降息幅度定在0.75%至1.5%之间。埃及降息3%,是降息幅度最大的阿拉伯国家。
 
纽约储备银行承诺,向市场投放1.5万亿美元,美国总统特朗普承诺,为应对新冠肺炎的影响,将投入1万亿美元。
 
3月中旬,中国央行决定,将银行法定存款准备金率降低1.5%,提供约790亿美元,以促进流动性。
 
许多国家银行已允许公司分期偿还债务,短期最长为6个月,希望世界能够控制新冠肺炎,让经济状况恢复正常,尤其是有估计表明,中国经济活动将在2020年第二季度恢复正常。
 
央行为减少经济衰退而做出的决定,是根据一个经济假设,经济政策应该与危机相适应,如果经济形势反映出市场停滞不前的状况,则为了摆脱经济衰退,必须采取刺激消费、增加需求的经济政策。
 
如果这一步骤的目的在于,通过呼吁个人不要存钱并鼓励他们消费,这样需求增加,清空公司商店的商品,这样生产恢复,如此就能缓解经济衰退,减少经济损失,那么,投资者借贷意愿的主要决定因素是经济活动的回报。
 
如果投资者由于从事经济活动而获得的利润超过了降低利率后宣布的利率,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借贷,如果情况相反,社会和经济领域充满经济衰退的表现,投资者就不会借贷。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无法激活利率政策和减少法定准备金,就会证明经济依然停滞不前。
 

为了支持经济发展,美国央行将利率降低至接近0 [路透社]
 
受益方
 
公司
 
通过这种机制,公司和个人的债务人能够以较低的利率借贷,要以较高的利率向它们支付会费,要么是到期的,要么是临近的。
 
政府
 
政府是最大的受益者,特别是那些依靠借款来筹集总预算的政府,或其他公共项目的资金。这项政策有助于减轻这些公司的债务负担。
 
或许,埃及的情况很明显,埃及政府从降低利率3%中受益。埃及在2019年至2020年预算中的公共债务利息法案总额为5690亿英镑。
 
专家们认为,通过债务减免,将利率降低1%可以为埃及节省约150亿美元的储备,但这是在一年内而不是几个月内考虑成本的问题,这意味着,埃及政府将获得下一个财政年度(2020-2021年)降低预算利率的好处。
 
银行
 
受益者还包括银行,银行在零售银行业务中拥有大量客户,由于客户的低利率,他们将获得更多贷款,从而刺激商品和服务市场。
 
股市
 
降低利率将复活股市,使证券交易所复活,因为低利率回报,储户将进入股市,尤其是金融市场的急剧下跌,人们希望价格在中期能够回暖,投资者可以获得比银行利率更高的股利回报。
 
通过投资股市而从银行激活银行贷款中最大的受益者是大投机者,而不是小投机者。
 
在危机状态下,小投机者做决定往往犹豫不决,而大投机者则早有准备。
 
损失方
 
储户
 
因为这一政策损失最严重的就是储户,特别是那些存款较少的人,或退休金领取者,他们通过在银行获得储蓄回报以改善他们的生活条件。例如,在埃及,这一群人因为银行的决定而有损失,三合一证书减少了3%,其他存款也是如此。
 
新兴经济体
 
因为这一政策而损失还有新兴经济体政府,这些政府的公共债务中有外国投资,因此,这些国家的公共债务中的外国投资问题很快就凸显出来,因为他们担心有更多的损失,也许这就是过去两周埃及镑贬值、土耳其里拉贬值的原因。
 
穷人
 
还有一个被忽视的群体无法从这项政策中受益,这就是穷人,他们缺乏借贷担保,因此无法与银行打交道,就脱离了所谓的金融普惠框架,不幸的是,这一部分人群包括了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国家的大量人口, 但是在发达国家,他们可以从降低利率的政策中受益,因为无论人均收入有多低,这些国家的金融结构以信贷为基础。
 
例如,埃及60%的人口是贫困人口,因此,毫无疑问,他们不会与处理小额信贷的银行或非银行金融机构打交道。
 

共同筹资

 
虽然不对媒体公开,但一些科学实验室已经研制出针对新冠病毒的疫苗,目前已完成测试,如果短期内,这些实验成功了,不被政府或跨国公司垄断,就可以推广出去,那么降低利率政策将产生积极影响,将持续至少一年以上,甚至持续3年,弥补世界各国遭受的损失,尤其是短期内受到影响的部门,例如旅游业、运输业和娱乐设施等。
 
但是,如果时限延长,无法获得疫苗或无法治愈新冠肺炎,许多国家的疫情将继续扩大,就像现在这样,那么降低利率的政策将不起作用,因为对于所有经济活动而言,衰退将涉及更大的范围,会更加深入。
 
但与此同时,降低利率的政策除了共同融资外别无选择,需要认真考虑退出债务融资机制,尤其是自从世界在2008年从全球金融危机中吸取教训之后,却以与之前相同的速度,甚至更快去恢复债务融资。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