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新冠肺炎教会了我们什么是不平等

3月14日,在黎巴嫩南部的瓦扎尼地区,一名叙利亚难民妇女为一名男孩戴上口罩,以预防新冠病毒传染(路透社)
3月14日,在黎巴嫩南部的瓦扎尼地区,一名叙利亚难民妇女为一名男孩戴上口罩,以预防新冠病毒传染(路透社)
2010年1月海地地震造成25万多人死亡,100多万人无家可归。地震发生后,我搬到太子港帮助救灾。作为一名公共卫生硕士项目的应届毕业生,以及一名海地后裔,我认为我的专业知识和语言技能可能对幸存者有用。
 
当我到达那里时,情况已经很严重了。在普遍的贫困、政治不稳定和几乎没有剩余的基础设施的情况下,海地人民正在努力重建他们的生活。但几个月后,情况变得更糟,一个沉默的杀手出现了:霍乱。
 
霍乱在联合国维和部队驻地附近爆发,造成1万多人死亡,80多万人受影响。它还污染了岛上主要水源阿蒂博尼特河,进一步加深了救援工作的负担。
 
2010年爆发的霍乱是21世纪第一次大规模爆发,造成了空前规模的死亡和破坏。但这并没有让北方国家的许多人感到震惊。毕竟,在海地发生的事情与他们对流行病的理解是一致的,在遥远的、贫穷的异国土地上,影响到外国人的致命古老疾病爆发。他们对来自加勒比岛的消息感到悲伤,有些人甚至捐了钱和物资来帮助他们,但大多数人并不认为这次疫情是一个警钟,提醒他们审视自己国家和国际社会是否做好了应对类似流行病或疫情的准备。
 
快10年了,我们正处于一场不仅对南方国家,而且对欧洲、北美国家和澳大利亚都具有破坏性的疫情之中,这些国家已经开始相信,对他们来说,流行病已成为历史。当然,这些国家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面临致命的艾滋病大流行,但是,这些国家的大多数公民认为,这种疾病也会对“他人”产生巨大的影响,这些“他人”包括男同性恋者、少数族裔社区和来自发展中国家的人和社区。
 
自1月初在中国被确认爆发新冠肺炎疫情以来,新冠肺炎已经传播到世界上100多个国家,包括意大利、美国、英国和德国。作为一种高度传染性的呼吸道疾病,它对每个社会的每个人都构成威胁。3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冠肺炎为“大流行”,受影响国家的名单继续迅速增加。北方国家现在正面临一种不仅影响其国内外的“他人”,而且影响其所有公民的流行病。
 
这场大流行疾病的死亡人数已经达到6500人,对全球经济造成了巨大的打击。那些习惯于从远处观察疫情的国家,现在正忙于在疫情对本国公民造成更大破坏之前,控制住疫情。
 
在意大利,新冠肺炎死亡病例超过1800例,该国在全国范围内实施了隔离,使意大利陷入停滞。美国对欧洲国家公民实施了为期一个月的旅行禁令。德国关闭了与奥地利、丹麦、法国、卢森堡和瑞士的边境。德国政府还禁止所有100人以上的公共活动。西班牙下令所有居民呆在家中,并关闭了所有学校、餐馆和酒吧。航班几乎陷于停顿。欧洲最繁忙的机场伦敦希思罗机场表示,与2019年同期相比,2月的乘客总数下降了4.8%。与此同时,人们涌向超市大量购买“必需品”,货架上的罐装食品、意大利面和卫生纸被抢购一空。许多人还囤积了口罩、洗手液和消毒剂,导致许多地区出现短缺。
 
在许多方面,北方国家对这场疫情的反应与欧洲对遥远历史瘟疫的排外反应相似。它不仅匆忙地对外国人关闭大门,努力把疾病挡在门外,而且这些国家的许多人以非理性的恐慌、仇外心理和种族主义来应对危机。从美国到英国,亚裔面临种族主义和仇外攻击,因为人们非理性地认为,他们应对此次疫情负责。
 
总的来说,北方国家没有看到我们目前面临的危机的全球性质。当他们急着保护自己的国家时,他们又一次屈服于“肮脏的怪人”引起流行病的古老比喻。
 
此外,他们没有认识到,有必要制定一项全球公共卫生战略,以遏制当前的新冠肺炎疫情和未来可能出现的类似疾病爆发。相反,他们只关注自己。例如,据报道,美国为研究新冠病毒疫苗的德国科学家提供了大量资金,这样,美国就能独享他们的研究成果。
 
这次疫情的出现并非孤立的,它是资本主义和殖民主义的重要组成部分。从海地到塞拉利昂,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这些国家一直在努力遏制和控制重大流行病,但在这些危机之前,他们的公共卫生系统就存在缺陷,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他们的殖民历史。此外,从战争、移民到大规模生产和旅行的增加,资本主义的产品极大地刺激了疾病的扩散。
 
在我们生活的世界里,资本主义和殖民主义的残余助长了战争、前所未有的移民浪潮、公共卫生危机以及对国际和洲际旅行的日益依赖,流行病是不可避免的。而且,正如新冠肺炎爆发明确表明的那样,没有任何国家对这些大爆发疾病免疫,包括北方国家。
 
然而,如果全球社会采用整体卫生政策,就能够成功地应对这些流行病。为了战胜新冠肺炎和其他即将到来的流行病,世界大国需要学会团结一致。为了确保全球健康,全球制药业应努力使人人都能负担得起基本药物和疫苗。这可以从让所有人免费接种未来的新冠病毒疫苗开始。这种走向团结的行动,甚至可以重新激发对一个真正普遍的医保系统的需求,在这个系统中,获得医保是每个人、每个地方的一项无可争辩的人权。

但要实现这一点,北方国家首先需要对其从中受益的世界秩序所造成的公共卫生危机承担责任,不要将南方国家的流行病视为“他人”的悲剧,如海地的霍乱疫情。一旦世界上的精英们认识到,南方国家不是疾病的源头,而是资本主义疾病大爆发的频繁受害者,那么我们就可以开始建立一个全球卫生系统,能够战胜像新冠肺炎这样的流行病。

本文所表达的观点是作者自己的观点,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的编辑立场。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