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塞俄比亚战争威胁国内和地区稳定

逃离埃塞俄比亚提格雷地区冲突的提格雷人民,奔赴苏丹东部加达里夫乌姆·拉库巴难民营,这些难民从援助穆斯林的慈善机构领取煮熟的米饭,摄于2020年11月27日 (美联社)
逃离埃塞俄比亚提格雷地区冲突的提格雷人民,奔赴苏丹东部加达里夫乌姆·拉库巴难民营,这些难民从援助穆斯林的慈善机构领取煮熟的米饭,摄于2020年11月27日 (美联社)

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艾哈迈德(Abiy Ahmed)宣布,政府军结束了对提格雷地区的军事攻击,此前,提格雷武装部队从该地区首府梅凯尔撤离。

提格雷地区及“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 领导人德布雷齐翁·格布雷迈克尔(Debretsion Gebremichael)在此后一天接受美联社电话采访时表示,战斗仍在继续,并表示,他的部队取得了一些成就。“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 领导人表示,这场斗争关乎提格雷地区的“自决”,据悉,提格雷地区人口占埃塞俄比亚1.08亿总人口的7.3%,格布雷迈克尔表示,其将“继续战斗,直到赶走入侵者为止”。

事实上,尽管阿比·艾哈迈德宣布了胜利,但11月4日在埃塞俄比亚北部爆发的致命冲突仍未结束。尽管自冲突开始以来,联邦政府对该地区实行了通讯封锁,但有可靠消息称,埃塞俄比亚政府军与提格雷地区武装部队之间的斗争仍在继续。

此外,埃塞俄比亚的一些邻国也卷入了这场冲突,这加剧了人们对这场内战不仅会破坏埃塞俄比亚本身,而且还会引发整个非洲之角地区动荡的担忧。

在两国于2018年达成和平协议之后,厄立特里亚成为埃塞俄比亚联邦政府的坚定盟友,前者不仅在政治上而且在军事上支持后者对提格雷地区发动的军事进攻。有许多报道称,从厄立特里亚发出的炸弹袭击了提格雷地区目标,与此同时,人权组织声称,厄立特里亚应征者正在与提格雷地区武装部队作战。

埃塞俄比亚政府否认厄立特里亚直接参与冲突,但承认偶尔使用厄立特里亚领土袭击提格雷武装部队。自冲突开始以来,提格雷武装部队向厄立特里亚首都阿斯马拉以及阿姆哈拉州的巴希尔达尔机场和贡达尔机场发射了多枚导弹,以示回应。

厄立特里亚卷入战争并不令人惊讶,在与厄立特里亚长达二十年的战争中,“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一直是埃塞俄比亚政府的主导力量,即使两国在阿联酋和沙特阿拉伯以及美国支持下达成了和平协议,但梅凯尔和阿斯马拉彼此之间仍然非常不信任对方。

尽管厄立特里亚已经是冲突的主要参与者,但在未来几天和几个月内,厄立特里亚仍不大可能成为参与或受这场战争影响的唯一外国部队。例如,厄立特里亚与埃塞俄比亚及索马里之间在今年早些时候签署的建立共同安全战线的三边协议,可能最终也将摩加迪沙卷入这场战争。

预计亚的斯亚贝巴对提格雷的袭击也将对邻国苏丹产生重大负面影响,后者已经面临人道主义和政治过渡等多重挑战。自冲突开始以来,成千上万的提格雷难民抵达苏丹,预计在未来的几天和几周内,将有更多难民涌入苏丹。这意味着在新冠大流行和日益严重的经济危机背景下,苏丹政府将需要向这些人提供住宿、食物和医疗服务。

此外,红海和亚丁湾的军事化早在埃塞俄比亚内战之前就已经开始了,该地区现在已成为全球战略竞争的重要战场。毫无疑问,埃塞俄比亚的武装冲突将被该地区许多参与者视为扩大其影响力的机会。目前,随着美国面临艰难的总统过渡时期和新冠大流行的爆发,全球大国和多边组织对非洲之角紧张局势加剧的关注非常少,这可能会加速埃塞俄比亚内战的国际化,并最终将其转变为旷日持久的冲突,涉及多个国家和非国家行为者。

除了对冲突蔓延到邻国和更广泛地区担忧外,这场冲突在埃塞俄比亚引发严重侵犯人权行为也令人担忧。

联邦政府决定禁止所有援助渠道进入提格雷地区,在此之后,居住在该地区成千上万厄立特里亚难民可能很快会挣扎在饥饿边缘,联合国难民署对此表示担心,担心难民可能被强行遣返厄立特里亚或再次流离失所。

此外,冲突使埃塞俄比亚境内流离失所者人数增加了数十万,甚至在最近爆发的冲突开始之前,埃塞俄比亚国内流离失所者人数就高达180万人。在全世界都在为新冠大流行及其对经济的影响而挣扎的时候,对埃塞俄比亚国家来说,要确保所有这些人的福祉将是困难的。

与此同时,联邦政府仍拒绝恢复提格雷地区的电力、电话、银行和互联网服务,并限制当地居民获得食物和基本药物。这些政策不仅剥夺了提格雷地区人民的基本人权,而且还使独立媒体和人权组织无法调查和报道该地区正在发生的实际侵权行为。如果不立即扭转这些政策,埃塞俄比亚将陷入前所未有的人道主义危机。

此外,联邦政府还开始从埃塞俄比亚的武装部队、警察和情报机构中清除提格雷地区人员。许多来自提格雷地区的雇员也因其种族身份而被银行、民航、外交事务和其他埃塞俄比亚公共服务部门解雇,与此同时,其中被解雇的部分公务员被拘留,目前下落不明。

埃塞俄比亚当局还一直在围捕部署在联合国和非洲联盟维持和平特派团的境外提格雷族裔安全部队成员,并迫使他们重返埃塞俄比亚,据联合国内部消息人士说法称,他们担心这些提格雷族裔安全人员可能会遭受酷刑甚至处决。

联合国和非盟均未就此问题采取明确和公开的立场,允许将原籍为提格雷地区的维和人员拘留和强行遣返至他们可能面临侵犯人权——包括酷刑甚至处决——的地方,可能使联合国和非盟违反不驱回原则。联合国和非盟的不作为不仅给忠实服务于特派团的提格雷维和人员的生命带来危险,也给该地区脆弱的稳定带来了威胁。例如,埃塞俄比亚决定从特遣队撤出在索马里的主要维和行动,可能会导致青年党在该地区取得进展。

虽然提格雷战争是当今埃塞俄比亚侵犯人权的主要根源,但绝不是唯一的战争。埃塞俄比亚的许多其他地区,特别是奥罗米亚州西部,阿姆哈拉和贝贝尼桑古尔-古姆兹地区,以及奥罗米亚-索马里和阿法尔-索马里地区边界沿线地区,除此之外,埃塞俄比亚南部也陷入了暴力冲突和暴行。由于全世界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提格雷地区战争上,国家和非国家行为者在这些地区的侵犯人权行为有可能加剧,但相关报道却非常少。

亚的斯亚贝巴——被卷入埃塞俄比亚事务——位于非洲事务核心。许多人道主义机构和泛非战略决策与协调实体都在这里设有办事处。埃塞俄比亚旷日持久的战争不仅会影响整个非洲大陆的战略反应能力,而且还会破坏,甚至无法弥补的是,到2020年及以后的泛非消灭枪支的愿望。

这就是国际社会为何有责任干预埃塞俄比亚的战争并阻止该国发展成为该地区冲突和暴力中心的原因,该国直到最近才成为和平与稳定的来源。

埃塞俄比亚政府在努力将战争定义为“国内问题”,未能防止冲突的国际化并犯下了广泛的侵犯人权行为,这证明该国无法独自解决这一问题。

事实上,国际法禁止干涉主权国家的内政。但是,如果一个国家未能防止在其领土内犯下战争罪、危害人类罪和种族灭绝罪,或者实际上,如果一个国家成为此类行为的主要肇事者,则这种不干涉原则就无效。任何不能或不会间接保护其人民的国家都将丧失其主权,这时应呼吁区域和国际社会实行“后援”保护机制。

因此,非盟和联合国必须谴责任何军事冒险主义,并采取行动保护埃塞俄比亚所有人民。如果埃塞俄比亚冲突成为开放式冲突,那么提格雷武装部队和联邦政府都将无法实现其目标。亚的斯亚贝巴无法通过军事手段迫使一个强大而完善的地区屈服于政治屈服,而“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也无法通过武力推翻联邦政府。

唯一可以保护数百万埃塞俄比亚人免受无休止的痛苦和潜在的种族灭绝以及非洲之角免于陷入混乱的事情,就是包括所有各方的对话。

联合国、欧盟和许多其他国家已经呼吁进行调解,在南非总统西里尔·拉马福萨(Cyril Ramaphosa)领导下的非盟任命了三位特使,试图通过调解解决冲突。然而,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在与三个非盟特使在亚的斯亚贝巴举行会晤后,决定继续在提格雷地区发动军事攻击,并阻止他们与提格雷官员进行任何会谈。

拒绝对话实际上意味着无休止的战争。经过数周的战斗,埃塞俄比亚联邦政府仍然决心为政治问题寻找军事解决方案。非盟、联合国和所有其他国际大国应加大努力,迫使阿比重返谈判。如果这些国际力量未能在交战双方之间展开有意义的对话,那么可能将对埃塞俄比亚、非洲和世界带来严重后果。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相关文章

更多非洲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