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联酋:戴着金手套的流氓国家

(半岛电视台)

根据国际关系学者的说法,“流氓国家”(Rogue State)是指由专制或极权政权统治,从事严重侵犯人权及恐怖主义活动的国家,会对国际和平与安全构成威胁。

该术语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被用于政治范畴。时任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的安东尼·雷克在美国杂志《外交事务》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对5个国家使用了这一术语,即朝鲜、古巴、伊朗、利比亚,以及萨达姆·侯赛因统治下的伊拉克。自那时起,这一术语就在国际关系领域内被反复使用,特别是在“911”事件之后,以及世界所发生的巨大转变——特别是在美国外交政策领域内。

但是,如今已经演变到了这样的地步——部分研究人员和思想家——例如诺姆·乔姆斯基,将美国称为“流氓国家”。这是由于美国外交政策的作用——特别是在冷战时期,它通过武力在全球许多国家内实施霸权与干预,支持军事政变并帮助建立威权流氓政权,正如上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发生在拉丁美洲的情况那样。

如果说“流氓国家”习惯在其外交政策中使用硬实力,那么,阿联酋则除了硬实力之外,还使用诸如宗教、媒体和经济之类的软实力工具来执行其外交议程。

但是,“流氓国家”的概念已经在过去的20年中经历了许多转变,其指代范围已经扩大到包括那些向对手实施颠覆和敌对活动的国家,这些国家的统治者的行为,已经接近于帮派或黑手党组织的行为——他们会使用一切非法手段来实现其目标,包括任用或资助雇佣军及军阀、洗钱、实施间谍活动、侵犯个人隐私——无论是盟友还是对手的隐私,以及收买境内外政客的忠诚等等。从这个意义上而言,阿联酋也可以被归入新的流氓国家之列。因为这个国家不仅仅能够做到上述几点,它还会利用其国际关系和盟友网络,来掩盖其黑帮般的流氓行径。

在我们这个地区发生的任何一场政治、金融、情报危机或丑闻,你都能发现阿联酋在其中的作用,无论它是通过政策、人物还是特工来实现这种作用,有时我们甚至能在地区之外发现这种作用的存在。例如,阿联酋向埃及反对派运动提供融资——特别是“反叛运动”(Tamarod),其目的在于平息时任国防部长的塞西在2013年7月发动政变之后的局势。

此后,阿联酋政权还在华盛顿提供数十亿美元的资金支持与政治支持,并在与沙特结盟的情况下,针对也门发动了毁灭性的战争,企图划分并占领其资源与港口;还有为利比亚的战争罪犯哈夫塔尔提供资金,向他提供军事和后勤上的援助,向他提供来自俄罗斯、苏丹和乍得的雇佣军,旨在帮助其夺取政权;还有封锁卡塔尔,并策划对卡塔尔发动军事入侵,利用一切手段以破坏其经济,并通过外交官员、政治人物、新闻媒体人士及研究人员组成的特工网络,达到煽动国际社会反对卡塔尔的目的;还有资助并赞助了土耳其境内在2016年夏季企图发动的政变,以及破坏并摧毁其货币与经济的持续尝试;还有收买欧美政治人士的忠诚,旨在执行阿联酋的政治议程,并在全球范围内反对政治伊斯兰的潮流——从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途经阿拉伯地区,再到达欧洲和北美地区。

如果说“流氓国家”习惯在其外交政策中使用硬实力,那么,阿联酋则除了硬实力之外,还使用诸如宗教、媒体和经济之类的软实力工具来执行其外交议程。阿联酋政权依赖于巨大的国家财富与经济影响力,为所有一切支付丰厚的奖金,而可以收买的对象包括政客、外交官员、媒体人士、研究人员、新闻工作者、神职人员等等,并冠以响亮的名称,例如部分研究中心、学术机构、高校和宗教理事会,阿联酋不仅是在国内兴办和支持这类机构,在国外也是如此。

从这些资金中受益的人员还包括许多现任或前任的国家领导人。根据最新的统计数据,阿布扎比主权基金管理着超过一万亿美元的巨额财富,此外它还拥有丰厚的石油出口收入——每年超过500亿美元。阿联酋通过使用“支票外交”的手段来获取影响力。“支票外交”是通过阿联酋驻外的外交官员、大使等人员进行分发的。根据许多报道,阿联酋驻美国、英国、法国和埃及等重要国家的使馆的工作,就像“自动提款机”一样。这些使馆会在其所在国内不计代价地为开展活动而开销,并将此隐藏在外交豁免权之下。

阿联酋行为的惊人之处,在于它的所有者和支持者都对此表示认可,甚至还为之感到骄傲,为这种流氓行径带给他们的空前成就感到骄傲。甚至于部分支持者认为,阿拉伯人目前就生活在“阿联酋时刻”的笼罩之下,而这是由于传统阿拉伯强国的作用不断削弱与下降,例如埃及、沙特、伊拉克和叙利亚等。但是,这些人却忽视了这样一个事实,即他们的国家正在以相同的方式前进,即便不会比上述国家的情况更糟,但是也会导致其在地区与国际上的地位和影响力的下降,但是,他们这个民族却意识不到这一点。



相关文章

当阿联酋在阿布扎比与定居点工厂及公司签署4项协议之时,阿联酋为与以色列结盟并实现两国关系正常化而提出的理由——为了叫停以色列吞并约旦河西岸及约旦河谷部分地区的计划——便不攻自破。而全球各地对以色列定居点产品的抵制范围却在不断扩大。

opinion by 穆罕默德·穆辛·瓦塔德
Published On 2020年12月18日

迪拜的沙漠之下并无金矿,也没有为挖出金矿而艰辛劳作的矿工和儿童,但迪拜的黄金市场与炼金厂却参与着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商业竞争,以维护阿联酋作为全球黄金贸易主要中心的地位。

Published On 2020年12月28日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