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石油使海湾国家更易受到伊朗攻击?

2019年9月14日,位于沙特东部的阿美石油公司基础设施遭到导弹与无人机袭击,并导致全球能源供应一度中断 (美联社)
2019年9月14日,位于沙特东部的阿美石油公司基础设施遭到导弹与无人机袭击,并导致全球能源供应一度中断 (美联社)

导致伊朗顶尖核物理学家法赫里扎德死亡的残酷袭击无疑激怒了伊朗。伊朗当局指责以色列是这场暗杀行动的幕后真凶,并承诺将对此实施报复。伊朗国内已经有人呼吁袭击以色列的海法港,然而这却是不太可能出现的情况。

在与以色列及其最主要盟友美国所进行的不对等的对抗之中,伊朗深知打击以色列或美国的目标将导致全面战争的爆发。但是近年来,该地区还有美国的部分其他盟友,成为了伊朗更容易实施打击的目标。

由于石油市场的某些变化与美国外交政策的优先事项,海湾地区的阿拉伯国家如今处于更为脆弱的境地。正是基于这个原因,最近宣布与以色列正式结盟的阿联酋,迅速对暗杀伊朗核科学家的行动予以谴责。

袭击的升级

的确,阿联酋有理由感到担忧。在今年夏季之初,伊朗位于也门的代理人胡塞武装恢复了对阿联酋亲密盟友沙特境内的基础设施的袭击。在今年6月和7月,他们使用导弹和无人机攻击了利雅得的军事力量,此外还有位于沙特南部省份吉赞、阿西尔和纳吉兰以内的多个目标。

在今年11月,又至少发生了3次袭击。在 11月11日,胡塞武装打击了沙特位于红海上的吉赞港口的石油设施,并造成了轻微的破坏。在 11月23日,他们又针对吉达的一个石油配送设施发动了导弹袭击。两天之后,一艘驶向沙特红海港口舒凯克(Shuqaiq)的油轮被一枚水雷击中。

针对红海港口发动的这些攻击,极有可能是为了证明胡塞武装有能力击中阿拉伯半岛上远离其控制领土的目标。这些袭击也提醒着沙特关于2019年9月发生在沙特东部的阿布凯克和库拉伊斯的阿美石油公司罢工行动,而这些罢工行动一度使沙特的石油产量每天减少约570万桶。

然而,胡塞武装发动这些袭击的时机也并非偶然,其背景是沙特、以色列与美国之间不断强化的外交活动。同时,这些行动也与特朗普政府在任期末尾对伊朗采取“告别”行动的预期相吻合。

需要指出的是,伊朗已经开始采用这类“基础设施恐怖主义”的战术。就在几年前,伊朗还威胁将关闭霍尔木兹海峡,以扰乱海湾地区的石油出口,而实际上,伊朗本身也不愿或无力采取这样的行动。

鉴于过去超过20%的全球石油出口(包括伊朗本身的石油出口)均需通过霍尔木兹海峡,像美国这样的强大买家已经采取了措施来保护海湾地区,以防止出现任何阻断油轮过境通道的大规模行动。因此,伊朗在霍尔木兹海峡采取的任何敌对行动,都有引发战争的风险,而伊朗当局也希望避免这种情况的出现。

页岩油革命的影响

但是在过去的几年内,情况发生了变化。首先,随着“阿拉伯之春”的爆发,以及胡塞武装自2014年起控制了也门首都萨那,伊朗已在也门取得了重要的立足点,从而使它对海湾国家的影响力进一步增大。其次,在2010年代的后半部分内,美国发生的页岩油革命不仅使美国成为了最大的碳氢化合物出口国之一,并且导致全球市场上的石油稳定在供过于求的状态。

而结果就是,中东地区的政治危机令石油消费者越来越感到担忧,而美国也开始重新考虑其针对海湾伙伴国家的义务。需要注意的是,在2018年至2019年期间,利比亚的石油生产不稳定或是伊朗与委内瑞拉从全球石油市场上的消失,都没有对原油价格产生持久的影响。这些事件充其量只能阻止原油价格进一步出现下跌。

尽管全球市场上石油产量损失的规模是空前的,但即使是2019年9月针对沙特石油设施发动的袭击,也只对石油市场产生了短期的影响。

在此之后,美国没有对伊朗的挑衅活动作出任何重大回应。随后,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约瑟夫·邓福德明确表示,即使增加驻中东地区的美军人数并向沙特提供新型武器,也不能完全确保沙特石油基础设施的安全。

在这样的情况下,海湾国家不仅感到自己正“孤零零地”抛入自生自灭的境地,只能依靠自身的力量来保护其石油生产,而且还必须应对美国石油生产商利用当前的形势,提高美国的市场份额并牺牲海湾国家利益的尝试。

3个月后,当一名美国承包商在伊朗代理人袭击伊拉克基地的事件中丧生时,美国不再无动于衷。在2020年1月上旬,美国通过无人机发动袭击,在巴格达附近击毙了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司令苏莱曼尼。

这项行动向海湾地区展示了美国绝不会让伊朗人越过的“红线”所在,但是,他们关心的只是美军的生命,而不是任何盟国境内的石油基础设施。换而言之,美国对伊朗采取的激进行动,并不一定意味着美国准备保护海湾国家免受伊朗的报复。

简单的目标

美国不愿耗费大量军事资源来保护海湾地区的石油,这给伊朗提供了一定程度的行动自由。而对地区内的石油生产商而言,这种情况的出现正值一段特别艰难的时期。

与美国页岩油革命相关的石油供应过剩,再加上新冠疫情的肆虐,海湾君主制国家的收入急剧下降,从而迫使它们抢夺市场份额。在这样的情况下,任何石油生产中断都将对海湾国家产生尤为痛苦的后果,因为这将威胁到原本已经不断缩水的收入来源。

另一方面,伊朗则处于更为有利的地位。今年6月,伊朗政府启动了长达1100公里(合620英里)的古勒-贾斯克(Goureh-Jask)输油管道项目的建设,而这条管道可以让它的石油出口绕过霍尔木兹海峡。美国的制裁已经使伊朗脱离了官方石油市场,从而使之更加不惧怕海湾地区石油运输中断所可能产生的后果。

与此同时,在伊朗的鼓励之下,胡塞武装已经展示出跨境打击红海石油设施及运输路线的能力。这就意味着,即使沙特投资建设不依赖霍尔木兹海峡的石油出口基础设施,也仍将无法确保其石油出口的安全。

实际上,这意味着美国的页岩油革命无意间使伊朗在海湾地区占据了上风,并破坏了美国和以色列为建立反伊朗的阿拉伯阵营而付出的努力。如今,伊朗完全有能力向阿拉伯君主制国家施加压力,以遏制或者至少不支持美国人的反伊朗行动。因此,特朗普政府对伊朗采取的极限施压战略,似乎在一定程度上已经落败。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相关文章

美国向海湾地区派遣航空母舰以及两架战略轰炸机后不久,21日再向该地区派出一艘潜艇和两艘军舰,同时以色列军队警告伊朗不要有任何威胁举动。值此之际,有人猜测美国可能会在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离任之前对伊朗采取军事行动。

2020年12月22日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