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将举行第四次选举:符合谁的利益?联盟版图将怎样变化?

以色列将于明年三月举行第四次议会选举,而本届选举的竞争将主要集中在右翼阵营内部 (盖帝图像)
以色列将于明年三月举行第四次议会选举,而本届选举的竞争将主要集中在右翼阵营内部 (盖帝图像)

以色列议会于22日午夜自动解散,由内塔尼亚胡为首的利库德集团和由本尼·甘茨领导的蓝白党所组成的执政联盟也宣告解散,而新一届选举的倒计时已经开启,这将是以色列两年来举行的第四次议会选举。对此,观察人士认为,鉴于中左翼政党的生存空间大幅削减,本届选举的竞争将主要集中在以色列右翼阵营内部。

另一方面,面临着腐败案审判的内塔尼亚胡,正竭力组建一届能够保证他得到豁免的政府,以防止他的政治生涯结束并被判入狱。然而,右翼阵营内已经形成了一种观点,即认为有必要寻找人选来替换内塔尼亚胡。

前任部长吉德翁·萨尔脱离了利库德集团,组建了一个致力于维护国家的犹太和民主属性、帮助国家摆脱腐败文化的影响的新的右翼政党,以参与本届选举。也许这在现阶段,为号称“以色列国王”的内塔尼亚胡在右翼阵营内部构成了严峻的挑战。据悉,内塔尼亚胡执政已经超过了15年的时间。

因此,将于明年3月23日举行的以色列第四次议会选举对于每位选民以及政治派别而言,最突出特征将是:究竟是支持还是反对内塔尼亚胡的继续执政?内塔尼亚胡将自己包装成为受到司法机构为难的政治受害者,声讨这些机构试图控制他并破坏他的权力。但是内塔尼亚胡的目的是确保针对他的审判不再继续进行,并避免自己被判入狱。

在这样的变化与挑战中,分析家们一致认为,内塔尼亚胡在过去的两年内,成功地将以色列的政治和政党版图“个人化”——以色列的政治舞台与政府已经变成了符合内塔尼亚胡个人利益的傀儡。目前几乎没有紧急问题和对以色列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地区安全挑战,尽管内塔尼亚胡通过将巴勒斯坦问题的解决推向未知的境遇,而与部分阿拉伯国家达成了关系正常化协议。

以色列右翼选举基础认为,萨尔将从内塔尼亚胡建立的腐败文化中挽救以色列民主 (路透社)

利益与代替

关注阿拉伯与巴勒斯坦事务的以色列记者约夫·斯特恩强调,以色列之所以将举行第四次议会选举,完全是出于一个原因,即内塔尼亚胡的个人考虑,因为内塔尼亚胡想要逃避司法机构的追责,免于在腐败案内被定罪。

因此,斯特恩认为,内塔尼亚胡需要一个强大的右翼政府,该政府中的合作伙伴将不遗余力地支持他通过一项“豁免法案”——该法案旨在防止对在任期间的总理提起诉讼,并避免他受到审判。

这位以色列记者向半岛网记者表示,“内塔尼亚胡与部分人的设想不同,他在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战术性地将以色列推向第四次选举,并给人们留下这是由于新冠疫情影响的印象,仿佛重新举行投票对他的个人利益没有帮助。众所周知,他最大的利益就在于解散以色列政治与党派内部的反对派,以防止产生新的领导层而取代他的统治。

斯特恩还指出,内塔尼亚胡在第23届以色列议会内成功地解散了他在执政联盟中的最大盟友——蓝白党,因为后者可能会取代他的执政地位,此外,他还成功在阿拉伯政党联盟“联合名单”党内撒下了分裂的种子,并围困了“拥有未来党”,削弱了该党派在中左翼阵营中的选举影响力。

但是,内塔尼亚胡在这次选举中所面临的问题,将出现在执政的右翼阵营之内,后者认为有必要换下内塔尼亚胡,以确保其执政地位并维护国家的犹太和民主属性。

斯特恩:以色列将进行第四次议会选举的原因在于内塔尼亚胡的个人考虑——他希望以此逃避审判 (半岛电视台)

内塔尼亚胡与萨尔

斯特恩还指出,中右翼阵营内的多数选举基础都认为,萨尔将从内塔尼亚胡建立的腐败文化中挽救以色列民主,而内塔尼亚胡则力求控制司法系统的各个关节,以避免自己被定罪而入狱。基于上述原因,这些选举基础倾向于投票支持萨尔,而不支持围着内塔尼亚胡转的右翼阵营内的小型党派,据悉,绝大多数犹太社区都存在右翼倾向。

斯特恩认为,在未来几周内,政治与党派格局中将出现更多的变化与联盟,其中包括新的人选进入政治舞台和选举竞争,而这样的结果能够通过与中间力量结盟而在右翼阵营内产生更多力量,使之取代内塔尼亚胡,同时确保右翼阵营继续执政并组建一个没有内塔尼亚胡的政府、而一旦在组建下一届内阁的过程中落败,内塔尼亚胡便将陷入指控与司法的牢笼。

斯特恩还解释称,以色列社会已经完全意识到并且相信,以色列与部分阿拉伯国家之间的正常化并不会终结巴勒斯坦问题,而内塔尼亚胡打算将这个问题的解决无限推后。因此,斯特恩认为,即使是在内塔尼亚胡离任之后,巴勒斯坦问题仍将是阿拉伯国家与伊斯兰国家手中向任何一届以色列政府施加压力的底牌。

正常化与破坏

目前并不能排除组建一届由萨尔领导的右翼政府的可能性,萨尔确保了犹太的信仰与犹太复国主义的意识形态,并表达了以色列大多数民众的意见,而这种情况恰恰是内塔尼亚胡最担心的情况——他的竞争对手脱离利库德集团并另起炉灶,这让他感到十分担忧。

还有一个因素进一步加强萨尔执掌下一届政府的可能性,那就是以色列的选举基础对占领事实与巴勒斯坦问题无动于衷。因此,甚至是实现关系正常化——这被视为内塔尼亚胡取得的一项成就——也没有得到犹太复国主义的共识,但是,以色列社会却对犹太人之间的裂痕深度、腐败文化的深度,以及以色列民主制度根基受到破坏的情况深表关切。

以色列事务研究员安托万·沙哈特提出了上述主张,他还断言,举行第四次议会选举将使内塔尼亚胡继续执政的想法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尤其是在他所属的右翼阵营内——该阵营已经快要无法再忍受胡内尼亚胡继续领导以色列,因为内塔尼亚胡基于个人目的而滋生腐败文化,以及对民主和法治的触犯。据悉,内塔尼亚胡担任以色列总理的时间最长,甚至超过了以色列的创建者本·古里安。

沙哈特向半岛网记者解释称,第四次议会选举与以往的历届选举相比,最显着的特征在于这是右翼政党和右翼领导人之间的内部竞争,这些领导人认为自己可以取代内塔尼亚胡,而这种竞争——哪怕导致总理内塔尼亚胡的下台,右翼阵营的执政地位也将得到保留,并在与巴勒斯坦人的冲突中,保留其所有的政策、议程、意识形态和原则立场。

沙哈特:现在最要紧的问题在于,萨尔是否能够从支持内塔尼亚胡的选举基础中分流一部分选票? (半岛电视台)

联盟与分裂

因此,沙哈特认为,内塔尼亚胡将在新的竞选运动中不断鼓吹自己在抗击新冠疫情方面取得的成就,包括带来“辉瑞”疫苗并向所有公民提供抗病毒的疫苗,而最重要的是,他将继续推进“亚伯拉罕”协议,并在他提出的“和平换和平”的理念下,继续与阿拉伯国家和伊斯兰国家实现关系正常化,同时还像在“世纪交易”里一样,直接将巴勒斯坦人踢到一旁。而这些,都得益于他与即将卸任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之间的关系。

但是,尽管如此,沙哈特表示,“第四次议会选举,将在利库德集团内部出现分裂,和萨尔成立一个新政党的背景下举行,这种情况在过去从未出现过,因此,选举基础希望通过萨尔来取代内塔尼亚胡,同时让右翼势力保留执政地位,此外,内塔尼亚胡在过去一直是与中左翼阵营的领导人竞争,但这将是他首次与来自右翼阵营内部的人物竞争。”

鉴于上述事态变化,沙哈特指出,现在我们面前的问题是:萨尔的党派是否能够从支持利库德集团与内塔尼亚胡的选举基础中分流出部分选票?投票结果是否会形成内塔尼亚胡的代替者?

这些问题使得以色列的政治局势更不明朗,只能在选举之后得出答案。尽管右翼阵营的领导人曾宣布,由于内塔尼亚胡所面临的腐败指控,他们将不会在未来的政府内与他成为合作伙伴,但是,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举行第四次议会选举,这一事实本身正是内塔尼亚胡时代即将结束的迹象。



相关文章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