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是否在利比亚问题上败给了俄罗斯?

法国总统马克龙2019年5月8日在巴黎爱丽舍宫与国际公认的利比亚的黎波里政府总理萨拉杰举行会晤 (路透)
法国总统马克龙2019年5月8日在巴黎爱丽舍宫与国际公认的利比亚的黎波里政府总理萨拉杰举行会晤 (路透)

距离南部海岸仅2小时飞行路程或很短的船程,利比亚是欧洲的近邻国家。这个石油资源丰富的北非国家的政治转变和冲突给欧洲国家带来了直接而广泛的后果。鉴于此,欧盟长期以来不断参与利比亚的国内和国际事务。

2011年,法国、意大利和英国等欧洲主要大国支持利比亚的民众起义,并在推翻卡扎菲政权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然而,此后,这些国家在该地区出现利益分歧,以及英国在2016年决定脱离欧盟之后出现的内部竞争,导致欧盟对利比亚采取了不一致的政策。欧洲缺乏对利比亚的连贯政策,这不仅加剧并延长了持续不断的利比亚冲突,而且还使俄罗斯得以扩大在该地区的影响力。

意大利与法国的对抗

在后卡扎菲时代,欧洲在利比亚的两个主要竞争对手是意大利和法国。虽然这两个国家在2011年共同参加了北约领导的针对卡扎菲政权的军事运动,但近年来,两国一直在进行危险的拔河比赛,这正在破坏国际——特别是欧洲——为解决利比亚冲突而做出的努力。

意大利政府在利比亚的主要目标是阻止利比亚移民涌入意大利,以及维持利比亚的天然气供应,并确保意大利公司在利比亚的商业利益。与此同时,法国政府不太担心移民问题,移民对法国的影响不及对意大利的影响大。相反,法国更加侧重于反恐努力和防止极端主义武装团体在利比亚建立营地,法国道达尔在利比亚石油和天然气部门——尤其是在利比亚西南部地区——拥有巨大股份。

这些利益分歧导致意大利和法国在利比亚问题上采取不同立场,并导致两国在持续冲突中表现出敌对立场。

自卡扎菲倒台以来,利比亚一直由武装团体控制,并由两个相互竞争的政府组成:国际公认的利比亚的黎波里民族团结政府与退役将军哈夫塔尔支持的利比亚东部政府,意大利——与欧盟和北约大多数成员国一样——支持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而法国则支持利比亚退役将军哈夫塔尔。

法国决定采用与欧盟不同政策是基于多种因素。利比亚哈夫塔尔阵营的主要支持者是阿联酋,而阿联酋不仅拥有法国重要的军事基地,而且还是法国武器的第二大购买国。与此同时,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得到了土耳其的支持,但土耳其目前陷入了与法国和阿联酋的竞争。

通过支持利比亚退役将军哈夫塔尔,法国正在帮助阿布扎比实现其地区野心,同时也削弱了安卡拉扩大其在东地中海影响力的计划。与土耳其对抗的其他国家——例如埃及和希腊——也加入了反对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的轴心。

至少可以说,法国指责土耳其“在利比亚扮演犯罪角色”是虚伪举动,因为法国自2014年以来一直与阿联酋和埃及合作,支持哈夫塔尔以对利比亚进行干预,包括提供武器以及提供政治和后勤支持。而土耳其的军事介入只是最近的事情,其理由是土耳其于2019年11月与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签署的合法协议。

俄罗斯日益增强的影响力

所有这些不仅使欧盟分裂,无法对利比亚局势造成很大影响,而且阻碍了利比亚人民建立和平民主国家的努力。除此之外,欧盟内部的这些分歧为俄罗斯成为利比亚主要参与者创造了空间。

俄罗斯一直支持哈夫塔尔以推翻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莫斯科希望退役将军哈夫塔尔在利比亚建立一个新的卡扎菲式专政,以服务于俄罗斯议程。

2011年由北约领导的利比亚军事行动推翻了卡扎菲政权,使莫斯科成为了关键盟友,并破坏了其在该地区的经济和战略利益。因此,俄罗斯对哈夫塔尔的支持也是北约解决方案的一种方式。

2008年,卡扎菲对莫斯科进行了访问,并在访问期间与俄罗斯政府谈判达成协议,其中包括有关武器、铁路以及石油和天然气勘探的新贸易协议,价值估计达100亿美元。俄罗斯希望复活这些协议,或许,莫斯科希望哈夫塔尔上台后能重启这些协议。

俄罗斯对利比亚的军事参与于2019年急剧升级,当时,哈夫塔尔发动旨在攻占的黎波里的军事行动,俄罗斯派遣了数千名雇佣兵,这些雇佣军主要是来自私营军事公司瓦格纳集团,此举旨在加强哈夫塔尔占领的黎波里的机会。与此同时,土耳其派遣军队支持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进行干预,导致哈夫塔尔武装部队迅速撤离的黎波里,但战败后,俄罗斯武装人员并未撤离利比亚。

俄罗斯总统普京并不否认在利比亚有俄罗斯战斗人员的说法,但普京表示,这些俄罗斯战斗人员并不代表国家,也没有得到俄罗斯政府的报酬。当然,这是俄罗斯政府常用的策略。近年来,克里姆林宫在全球多场冲突中——从乌克兰到中非共和国爆发的冲突中——利用雇佣军来保护其利益,同时否认任何官方的军事介入。

但是,俄罗斯战斗人员在利比亚的存在不是莫斯科对利比亚影响力日益增强的唯一迹象。在过去的一年中,俄罗斯在外交上为解决冲突做出了重要贡献。

例如,在2020年1月,俄罗斯在莫斯科主持了哈夫塔尔与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总理萨拉杰之间的停火谈判,尽管由土耳其共同主持的谈判未能确保交战双方之间达成停火协议,但双方确立了俄罗斯作为冲突主要利益攸关方和调解者的作用。

此后几天,当德国在柏林主办关于利比亚的国际会议时,俄罗斯总统普京再次体现了在解决利比亚冲突努力中发挥的领导作用,这加深了人们日益增长的观念,即利比亚的未来离不开俄罗斯的介入。除此之外,自一月份在莫斯科和柏林举行会议以来,俄罗斯一直在与土耳其——而不是与任何欧盟成员国——密切协调,以确保在利比亚实现永久停火和政治解决方案。

如今,由于欧洲国家之间的内斗,尤其是法国政府适得其反的战略,欧盟丧失了在利比亚施加影响的大部分能力和信誉。

但是,鉴于利比亚靠近欧洲海岸,布鲁塞尔不会允许俄罗斯根据自己意愿塑造这个国家。这将破坏并威胁欧盟的安全和经济利益,尤其是莫斯科成功在利比亚建立专制军事政权情况下。

在为时已晚之前,欧洲主要大国需要提出一致的共同战略,并开始共同努力,以帮助利比亚人民建立一个稳定的民主国家。如果他们能够做到这一点,那么他们也将解决由于恐怖主义不断滋生而对利比亚造成的各种动荡威胁。

鉴于俄罗斯在地中海的军事存在直接威胁到北约的利益,美国当选总统拜登新政府应寻求重新参与利比亚事务。美国新政府应该鼓励欧洲/北约主要盟友在遏制俄罗斯在北非日益增长的影响力方面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

欧洲大国应该团结一致,集中精力于最重要的且能给他们带来最大好处的事情:协助利比亚为其建立一个安全且民主的未来。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相关文章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