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新冠疫情只是故事的开端|疫苗之谜(三)

(盖帝图像)
(盖帝图像)

今年,各捐助方已为抗击新冠病毒而筹集或承诺兑现了高达数百亿美元的资金,这些资金将用于疫苗的研发、生产和供应,确保这些疫苗能够同时并公平地供应给贫穷国家和富裕国家,保证在2021年底生产20亿剂疫苗,其中10亿剂将供应给富裕国家,而另外10亿剂则将分发给贫穷国家。

在几个月之后,部分投资公司生产出了新冠疫苗,并且就在制成疫苗的消息公布后,这些公司的股价便应声上涨一倍,富裕国家向相关生产公司发出的订单接踵而至,以至于直至明年年底的全部生产量都已被预订,而穷人对此没有任何发言权。

既然这些疫苗归公司所有,那么又为什么要以穷人的名义来要求提供这数十亿美元的资金呢?而且,根据向贫穷国家承诺的低廉价格,如果10亿剂疫苗的价值等同于20亿美元,那么,又有什么必要来继续要求捐助方提供更多的捐助呢?这些捐助究竟去向了何方?又是谁将从中受益呢?到底是谁在监控这笔款项的开销呢?这篇文章包含的信息引出了上述这一系列的问题,而其中的答案则需要我们进一步的探索。

投资数十亿的疫苗加速计划

2020年3月,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与惠康基金会(Wellcome)及“万事达卡”(Mastercard)进行合作,发起了一项旨在加速新冠病毒治疗研究的计划,并承诺为此提供1.25亿美元。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这项计划就在2020年4月底,变成了一项大规模的行动倡议,名为“抗击新冠肺炎工具加速器” (ACT Accelerator)。这是一项全球合作,旨在加速生产抗新冠病毒的疫苗,并确保公平地获得病毒检测,以及在疫苗生成时,无贫富差别地为全球各国提供预防接种。这项倡议的想法包括组织一场会议,邀请比尔·盖茨、法国总统、欧洲委员会主席和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共同参与,此后,这项想法转变为举办一场世界性的盛会,邀请包括各国政府、科学家、公司以及民间社会在内的对象参与,此外还有世界卫生组织、盖茨基金会、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CEPI)、创新诊断学基金会(FIND)、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全球基金会、联合援助国际药品采购组织(UNITAID)、惠康基金会(Wellcome)和世界银行。

这项倡议的创始人宣布,需要投入380亿美元,以便加速抗击新冠病毒的进程,并生产20亿剂新冠疫苗,完成2.45亿次治疗和5亿次病毒检测。截至今年9月,这项计划从总认捐额中实际收到的资金总计为27亿美元。今年9月,在联合国开会的各国领导人重申了他们对加速生产这种疫苗的承诺,旨在使这种疫苗可供世界任何地方的人使用,并以350亿美元的金额,支持这项“抗击新冠肺炎工具加速器”倡议。尽管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这次会议上警告称,如果无法在2020年底之前筹集到150亿美元以抗击新冠疫情,那么,世界将失去机会之窗。但是,当前的财政缺口仍然很大,估计约为280亿美元,此外,还应紧急提供近50亿美元的资金。

募集更多资金的尝试

为了鼓励富裕国家向“抗击新冠肺炎工具加速器”倡议提供投资,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委托“欧亚集团”对10个富裕国家的经济状况进行分析,包括加拿大、法国、德国、日本、卡塔尔、韩国、瑞典、阿联酋、英国及美国,而这些国家迄今为止,对该倡议提供的捐款已达24亿美元,而这项分析的目的是,评估先进经济体通过在全球范围内,同时支持这项倡议而获得的经济效益。

对此,欧亚集团在本月出台了一份报告,其中最重要的内容包括:

  1. 中低收入国家未能获得抗新冠病毒疫苗,这将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而且这种损失的规模可能会危及全球在过去几十年中取得的经济进步,无论是对这些国家的经济,还是对发达国家的经济而言。
  2. 上述10国通过在全球范围内公平提供疫苗所产生的经济效益,将在2020年至2021年期间至少达到1530亿美元,并将在2025年达到4660亿美元,相当于这项价值约为380亿美元的“抗击新冠肺炎工具加速器”倡议的总成本的12倍。
  3. 如果这项倡议资源的资金缺口没有得到填补,那么,中低收入国家在2021年获得新冠病毒治疗的机会就将出现延迟,从而将导致疫情时间的延长,并对全球经济造成严重的经济后果。

这项报告是“抗击新冠肺炎工具加速器”倡议的合作伙伴为募集所期资金而进行的尝试,这种尝试有时是通过警告,有时又是通过刺激和诱惑,因为它一方面侧重于对全球经济带来的灾难性影响,另一方面又着眼于倡议支持国将从中获取的利益,以至于该倡议的合作伙伴惠康基金会也表示,当全球从这场疫情中复原之后,所需款项将在36小时内全部收回。

这份报告的作者之一、欧亚集团全球战略董事亚历山大·卡赞,评论支持国的激励措施称,“有明确的人道主义原因和道义原因来支持这项倡议(指抗击新冠肺炎工具加速器)以及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此外,发展中国家还明显将从上述两项计划中获得经济利益”,然后他还警告称,“袖手旁观将对我们多年来,甚至数十年来所取得的经济进步构成威胁”,他随后还夸大了对“抗击新冠肺炎工具加速器”倡议的称赞,认为“这是一个独特的机会,可以挽救生命、改革全球经济,并能够建立一个覆盖整代人的外交资本。”

此外,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呼吁各国坚持遵行这项倡议的要求,他还表示,“这项倡议是一项全球性的解决方案,旨在尽快结束疫情蔓延的严重阶段……这不仅仅是正确的做法,而且对所有的国家而言,这都是一项明智的举动,无论是在社会、经济还是政治上。”

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副主任哈桑·达姆鲁吉,则对报告结果评论称,为这项计划提供资金是必须采取的正确步骤,这也是一项可以振兴全球经济的投资,可以挽救处于深渊边缘的全球经济,从而为所有国家的利益带来好处。

像这样的说法在区域和国际层面举行的论坛、会议上一再重复,捐助国及机构反复呼吁从总体上支持卫生与发展的人道主义项目。

然而,尽管在疫情高峰时期,有许多支持该倡议的呼吁;但是,到目前为止,它还没有得到捐助国应当给予的关注程度,因此,在这项利润率高达1200%的产业中——像这样无与伦比的利润率甚至超过了军火贸易和毒品贸易这类传统的高利润产业,是否会产生诱惑?这项产业是否会打开这些国家的野心?以使它们为加速倡议发展而注入更多的资金?

在疫苗上市之后,我们面临的最重要的问题在于——数十亿美元究竟流向了何处?这项倡议的承诺又何在?向富裕国家和贫穷国家平等提供疫苗的承诺何在?同时向全球所有人供应疫苗的承诺又何在?

随着时间的流逝,还将有更多令人震惊的信息被揭示出来,很快,人们就会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实质并在不于疫情、病毒、疫苗或者预防接种,这个问题已经远远不止于此,而实际上,它是早在两千年初就已启动的全球转型计划的一部分。

“抗击新冠肺炎工具加速器”倡议,并不是唯一一项筹集了数十亿美元以抗击新冠疫情的倡议,此外,还有许多机构也启动了其他的倡议和项目,最重要的就是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该联盟是由比尔·盖茨在上世纪90年代后期创立,今后如有必要,我们也将对此进行探讨。



相关文章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