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针对伊朗的秘密武器是什么?

伊朗国防部公布的这张摄于2020年11月28日的照片中,来自伊玛目礼萨圣陵的看守人肩扛着悬挂有国旗的被暗杀科学家法赫里扎德的棺材,在伊朗东北城市马什哈德为法赫里扎德举行了葬礼 (美联社)
伊朗国防部公布的这张摄于2020年11月28日的照片中,来自伊玛目礼萨圣陵的看守人肩扛着悬挂有国旗的被暗杀科学家法赫里扎德的棺材,在伊朗东北城市马什哈德为法赫里扎德举行了葬礼 (美联社)

我们有很多理由相信,但是显然没有确凿证据可以证明,以色列是暗杀伊朗核科学家法赫里扎德的幕后黑手。

法赫里扎德被美国和以色列情报部门视为伊朗秘密发展核武器能力计划的策划者,很明显,他在11月27日在德黑兰附近的一条高速公路上被伏击,惨遭“遥控武器”杀害。

当然,不可能知道那条公路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以色列人有理由夸大其在伊朗领土进行致命秘密行动的能力。同时,伊朗人有理由隐瞒其杰出科学家被暗杀的方式,并进行自己的相互虚假宣传运动。

我们所了解的就是一个明显的事实,即以色列人——也许是与美国人、沙特人甚至是阿联酋人讨论之后——是暗杀伊朗科学家的幕后黑手。

但是以色列如何做到这点?这个微不足道的小殖民地如何不停进行谋杀?

投射比实际拥有更强大力量

尽管以色列希望投射出一种万能的、无所不知的,可以用手指就能轻轻松松杀死或摧毁的力量,但事实是,这一切都是虚假、陈词滥调和虚幻的姿态。这次胆怯行动没有什么神秘之处:我们拥有以色列-美国情报机构,沙特阿拉伯-阿联酋资金来源,以及流亡海外的伊朗左翼伊斯兰团体“人民圣战组织” (Mujahedeen-e-Khalq, MEK),以此作为伊朗境内的特工,所有这一切成为了允许以色列犯下这起谋杀案的最可能因素组合。

有针对性的暗杀是以色列行为的共同特征。 1972年7月8日,著名的巴勒斯坦革命作家加桑·卡纳法​​尼(Ghassan Kanafani)与他17岁的的外甥女拉米丝·纳吉姆(Lamees Najim)被暗杀,这可能是此类暗杀中最臭名昭著的标志性事件。

法赫里扎德不是第一个而且也不可能是最后一个假定被以色列谋杀的伊朗科学家,在过去十年中,至少有六名伊朗科学家被谋杀,据信以色列对这些谋杀案负有主要责任。

可以肯定的是,以色列既不是第一个也不是唯一一个在境外暗杀,以消灭其敌人的国家。今年早些时候,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下令美军在伊拉克谋杀伊朗高级将军苏莱曼尼,两年前,沙特阿拉伯在土耳其暗杀分尸了持不同政见者卡舒吉记者。

而伊朗人本身也拥有残酷谋杀他们在世界各地敌人的悠久历史。例如,伊朗1991年在法国刺杀了著名的反对派人物沙普尔·巴赫蒂亚尔,此外,伊朗人也毫不犹豫地杀害本国内的持不同政见者,就像臭名昭著的1980年代和1990年代的“连环谋杀案”一样。

因此,任何国家都不能在这里比较谁更圣洁,他们都因罪而内。在这些恐怖统治和谋杀政权中,这是一个“狗吃狗”的世界,没有谁比谁更好一些。

但是,毫无遮掩的殖民定居者入侵一个主权国家以谋杀他们的一位高级科学家,仍然需要一些检测。

以色列的秘密武器是什么?

我要在这里提出的具体问题是:以色列人如何谋杀法赫里扎德,然后胆怯地采取“既不否认也不确认”立场,继而摆脱此事呢?

这里面临的问题不是以色列系统性范围的行为问题,你所需要做的就是阅读罗南·伯格曼(Ronen Bergman)的《崛起和谋杀:以色列暗杀秘史》(Rise and Kill First: The Secret History of Israel’s Targeted Assassinations)(2018),阅读其中的内容,并了解以色列凭借这种有针对性暗杀活动,建立并保留了定居者殖民地持续而系统的历史。

我想提出一个关联,即以色列人可以进入伊朗杀害他们想要杀害的任何人,与阿联酋、巴林或苏丹的软弱出卖行为有关,这些国家背叛了巴勒斯坦问题,并与以色列定居者建立了外交关系,实现了“关系正常化”。

这种联系表明了海湾国家治理的无能,这些国家不信任自己的人民,并使国家机构沦为对本国人民的暴政手段,而不是学习如何保护自己的国家主权。在这个问题上,阿联酋和伊朗的统治者之间没有区别:他们对美国-以色列军国主义所持立场都很脆弱,因为他们对自己的公民持可怜可恶暴政态度。

让我们具体谈谈伊朗,执政当局将其安全和军事机构的压倒性措施部分专门用于使伊朗人保持一致,伊朗执政当局如此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非法性,以至于其最重要的功能是夺取政权、控制经济并有系统地征服伊朗人进行压迫性监视。

伊斯兰共和国的军事、情报和安全机构不愿接受以色列可以渗透到自己的国家并残忍暗杀顶级科学家,这是多么荒谬的想法,而他们正忙于殴打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借口是这个孩子用另一种方式而不是另一种方式戴围巾,这种状态的愚蠢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没有国家的国家与非法国家

以色列是驻军国家,一个统治着没有国家的巴勒斯坦人民的国家,一个没有国家的国家。周围的每个其他国家也是如此,其中位于首位的就是伊朗,这些国家长期以来一直失去对其肆意残酷统治国家的信任和支持。

想象一下,如果伊朗或穆斯林世界其他地方的人们能够成为自己命运的主人。想象一下,如果伊斯兰共和国的地牢中没有关押着政治犯和人权活动家。想象一下,,如果统治国没有浪费其大量资源和能力来监视伊朗人,并以最低限度的生命和自由标志惩罚他们。

这就是以色列针对伊朗和该地区所有其他腐败政权拥有的秘密武器,这些非法统治者没有看到自己国家的实力在于他们本国人民之中,没有看到自由、骄傲地站起来并声称拥有国家主权的能力是任何国家的真正力量之源。相反,这些可怜的无能傻瓜,甚至无法保护自己最宝贵的资产,他们正在徒劳地将整个国家封锁在过时、腐败和不和谐的政治之中。

以色列是一群欧洲冒险家建立的军事基地,他们甚至不敢想像渗入伊朗、土耳其、埃及或任何其他真实国家,并谋杀一个公民,如果他们意识到自己将面对整个国家的意志,他们就不会这样做。他们知道,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所有机构对伊朗人民的反抗意志都是不可挽回的,在40多年后,他们悲惨地未能成为国家意志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们及其整个宣传机制已成为一个古老但年轻、骄傲且称职的国家有机完整性的寄生虫,统治神职人员拥有强大的权力,但权威很少。及其国家的整个宣传机制极其不幸地未能成为其国家意志的组成部分古老的,年轻的,骄傲的和称职的国家的有机完整性已成为寄生虫,统治神职人员对此拥有强大的权力,但权威却很少。

反对国家的国家

伊朗将对顶级科学家被以色列谋杀采取什么报复行动?什么都没有。伊朗人能采取暗杀以色列核科学家的报复行动吗?当然不能,伊朗人没有足够的资金来实施此类的远程操作武器暗杀行动,因此,伊朗人怒气冲冲,最终也只是向一个方向或另一方向发射了几枚无用的导弹,继续滥用自己的人民,并支持哈马斯、真主党或谋杀性的阿萨德政权,以采取一种无用的“抵抗”行动或另一种行动。

但与此同时,以色列的习惯性暗杀做法最终必须面对的将不是这些微弱而可悲的国家,而是抵抗其杀人行为的力量根源,这是巴勒斯坦人民和伊朗人民的意愿。

以色列及其持续犯罪活动所蒙受的损失是,他们完全是徒劳的。他们动员了所有邪恶手段并暗杀了多名伊朗核科学家,那又如何呢?事实上,伊朗拥有成千上万这样的科学家,其中一半以上是来自伊朗顶尖大学的女性物理学家。以色列将要怎么做呢?杀光他们?像美国“赌王”谢尔登·阿德尔森(Sheldon G.Adelson)想要的那样,将几枚可悲且无用的原子弹投向伊朗?

如果伊朗人决定这样做,是否有可能阻止伊朗人为和平甚至非和平目的获得核知识或核技术?他们是否认为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殖民地国家就可以阻止将玛丽安·米尔札哈尼推向世界?他们认为已故的天才数学家从哪里而来?特拉维夫大学?以色列人将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因为以色列在从事的其他一切方面都将失败——从窃取巴勒斯坦,到说服任何体面和富有同情心的各方接受这种公然的盗窃行为。

执政的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和以色列占领者最终都将无法破坏巴勒斯坦人民和伊朗人民的意愿。各国被压抑但反抗的意志,遭遇以色列人镇压的巴勒斯坦人将在以色列军人统治下获胜,而伊朗人则将在其统治政权残酷统治下获胜。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相关文章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