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以色列为何推迟对白宫新政府的祝贺?

分析人士:内塔尼亚胡推迟对美国新政府的祝贺表明了他正在等待拜登新政策 (路透)
分析人士:内塔尼亚胡推迟对美国新政府的祝贺表明了他正在等待拜登新政策 (路透)

以色列推迟对美国总统当选人拜登的祝贺,反映了在美国民主党总统新时代下,华盛顿和特拉维夫未来关系的不确定性。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推迟对白宫新政府表示祝贺,表明了内塔尼亚胡正在期待拜登将对巴勒斯坦问题和伊朗问题采取的政策。

以色列各界一致认为,美国和以色列之间的关系比内塔尼亚胡和拜登之间的分歧更深和更牢固,拜登被认为是最支持以色列的民主党人士之一,而拜登即将重新恢复被卸任总统特朗普所取消的美国传统政治观念,这使内塔尼亚胡感到困惑。

尽管当选总统具有支持和亲以色列的形象,但内塔尼亚胡政府清楚地记得拜登在推动安理会第2334号决议发挥的幕后“主导作用”,该决议获得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授权,并反对定居点的合法性。

在特朗普就任总统就职前夕,美国于2016年12月启动了这一步骤和决议草案,拜登亲自说服包括乌克兰总统在内的许多领导人支持这项提议,这导致特拉维夫和基辅之间的关系陷入严重危机。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推迟对拜登的祝贺使人们回想起两国关系的不温不火,以及内塔尼亚胡与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之间的冲突,这是由于双方就结束阿以冲突、伊朗核项目、巴勒斯坦问题和根据国际决定的两国方案问题上所持立场存在分歧。

估计和分析

以色列分析家一致认为,特朗普的失利和他离开白宫将对内塔尼亚胡和极端权利构成沉痛打击,但他们认为,这将对美国对以色列的支持产生负面影响,将影响以色列的军事、安全乃至外交优势以及其在中东的地位产生负面影响,与此同时,尽管关于拜登在巴勒斯坦问题和伊朗核问题上的态度和所持外交立场有所不同,但他们一致认为,以色列正在为拜登时代做准备,并渴望得到类似特朗普的恩赐、偏见和盲目支持。

根据以色列分析家说法称,白宫新政府不太可能对内塔尼亚胡政府施加压力或对其施加限制,以努力在与巴勒斯坦问题和地区局势有关的一切事情中影响以色列民意,此外,白宫新政府可能会重新考虑特朗普的中东和平计划,即所谓的“世纪交易”计划,以确保与巴勒斯坦权力机构重返谈判。

尽管如此,特拉维夫仍希望拜登能够采取特朗普对以色列采取的区域正常化政策,将尝试从以色列与阿联酋、巴林和苏丹三国之间的关系正常化协议中受益,并鼓励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继续与以色列进行关系正常化进程,但与此同时,拜登将试图为两国方案创造积极势头,并致力于巴勒斯坦重返谈判。

冲突与对话

《新消息报》政治通讯员艾塔玛·艾希纳(Itamar Eichner)认为,以色列正在为民主党和拜登的重任做准备,但他认为,拜登进入白宫并不一定会导致重回奥巴马时代的冲突时代,这是由于拜登和内塔尼亚胡之间的长期个人友谊,这种友谊在许多危机中取得了成功并取得了成果, 这位记者还表示,“这种非常深厚的友谊将使内塔尼亚胡——如果他谨慎地采取负责任的行动——与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及其副总统哈里斯进行相互尊重的对话。”

很显然,华盛顿和特拉维夫之间将存在分歧,但亲拜登的消息人士则表示,两位资深政客之间的和谐关系——指的是拜登和内塔尼亚胡——将能够使他们以友善的态度冷静对话,并克服双方的矛盾,与此同时,《新消息报》援引亲拜登的消息人士说法称, “拜登将不允许分歧对两国之间的关系造成伤害。”

根据这位以色列记者说法称,但事实上,拜登和内塔尼亚胡之间的关系将不会是玫瑰盛开的花园或在大自然怀抱中漫步。由于内塔尼亚胡在奥巴马和特朗普任职期间的举动,在民主党以及拜登及其助手中,很多人对内塔尼亚胡充满了愤怒,民主党人认为内塔尼亚胡及其驻华盛顿大使罗恩·德拉默是特朗普的支持者。

拜登(左)担任前总统奥巴马政府副总统期间对以色列进行了访问 (法国媒体)

伊朗和巴勒斯坦

艾希纳认为,内塔尼亚胡政府的主要担心是,如果分歧可能升级为冲突,那么分歧将来自拜登的任命官员,这些官员将负责以色列问题、巴勒斯坦和平进程以及伊朗问题。

拜登政府中部分官员无疑会包括前总统奥巴马政府部分成员,他们对内塔尼亚胡及其在2015年国会讲话记忆犹新,当时内塔尼亚胡对奥巴马提出挑战,呼吁拒绝白宫当时与伊朗就其核计划达成协议的努力。

积怨并不止于此,其中有些人会记得2010年3月的艰难事件,当时的以色列内政部长埃利·伊沙依(Eli Yishai)宣布,将在奥巴马副总统拜登访问期间在拉马特·什洛莫(Ramat Shlomo)修建1600个定居点,此举被视为内塔尼亚胡对拜登背后捅刀,企图破坏拜登对该地区的访问。”

这位以色列记者解释说,拜登从心底里相信两国方案和建立一个与以色列和平共处的巴勒斯坦国。拜登认为,这种解决方案应该主导美国就阿拉伯-以色列冲突问题上所持政策,并且认为必须保留这种解决方案。

但是,艾希纳估计,巴以冲突不会成为拜登的优先事项,拜登在其任期第一年将专注于国内问题,因此,不会急于试图促进巴勒斯坦重回谈判。

核问题与吞并

这位当选总统并没有计划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从耶路撒冷搬回至特拉维夫,但不确定的是,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是否继续设置在耶路撒冷。以色列估计表明,当选总统将下令重建美国驻东耶路撒冷领事馆,以负责与巴勒斯坦人的关系。

以色列还估计,拜登将继续重启在特朗普时代被暂停的向巴勒斯坦人提供财政援助的举措,并且还将计划重新开放巴勒斯坦驻华盛顿大使馆,所有这些措施旨在恢复巴勒斯坦人对美国的信任,并重新恢复在特朗普任期内失去的美国作为“公平”调解人的身份。

《国土报》政党事务分析家尤西·费特(Yossi Ferter)认同上述估计,他并补充说,拜登领导的白宫新政府将无法重新作为内塔尼亚胡的温暖家园,因为以色列总理将不得不应对特朗普后时代症状,这位分析家并表示,内塔尼亚胡可能无法与当选总统爆发直接冲突,但他也无法得到拜登政府的支持与同情。

这位以色列分析家解释说,其中以色列最关注的问题之一就是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如何处理伊朗核问题,因为拜登曾表示,如果德黑兰重新完全遵守伊核协议,美国将重新加入伊核协议,并解除对伊朗的制裁,只有到那时,拜登政府才会与伊朗进行谈判,并与美国盟国合作,同意“加强和延长”协议的条款。

尤西·费特表示,白宫将不会再次成为以色列驻华盛顿大使的第二故乡,而新任驻以色列大使将不会像大卫·弗里德曼那样成为定居者,他并指出,内塔尼亚胡很幸运,因为他没有启动实施吞并计划,这成功避免了与华盛顿新政府爆发对抗。



相关文章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