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新冠疫情只是故事的开端(三):为何是2020年?

(社交网站)
(社交网站)

永远记住一点,联合国的可持续发展目标不仅是改善发展中国家生活条件的发展目标,而且也是针对世界上所有国家的人类的全面变革目标,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旨在迈向技术控制大部分生活领域的新阶段。

全球各国已经达成共识,决定在2015年启动这项转型,并于2030年在包括政治、经济、教育、医疗、人权、环境、气候等各个领域内完成既定目标。联合国预计,如果计划在15年内实现这项目标,那么每年需要花费近6万亿美元,约占全球年度GDP总额的6.8%,而在2019年,全球年度GDP总额为87.7万亿美元。

那么,新冠疫情的爆发与可持续发展目标计划有关吗?联合国或其发展合作伙伴是否需要这样的事件,来趋动全球走向更为响应和配合这些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方向?以最终实现必要的转变?

 弥合巨大的财政缺口

如此高昂的年度成本使得《 2030年可持续发展计划》的实施成为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支出,毫无疑问的是,无论是国有还是私有的投资部门,都将开展激烈竞争以便在数万个项目中分享投资利润,这也是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和成功实现转型所需要的过程。对于联合国的大多数成员国而言,在承受这项巨大开销的同时,还要忍受接连而至的经济危机所产生的苦难,这些都使它们在债务与利息的重压之下喘不过气来。

根据国际金融研究所提供的数据,截至2018年3月,全球债务总额达到了247万亿美元,较上一年增加了25万亿美元,而发展中国家的国内债务总额在2012年占到GDP的36%,而在2018年则占到了15%,从而将使这些项目中最大的利润流向拥有强大经济和大型投资机构的先进西方国家,因为它们更有能力为这些项目提供资金,而且更为稳定、成功并拥有广泛的影响力与国际保护。除了与这些国家相关的投资实体之外,这些国家与机构也将在主导世界变革的过程中发挥更大的作用,以实现联合国的可持续发展目标。

四年之后

联合国的可持续发展目标于2016年初启动,其17个目标得到了合作伙伴的重点关注,这些合作伙伴还承诺在2030年之际实现这些目标。在这些合作伙伴中,为首的当属联合国成员国、联合国各大组织以及私有部门。在这三大层面上,工作速度开始加快,并且成立了多个组织与委员会,以定期轮流召开会议、发布计划、书刊、报告及指南,专门的倡议也由此开始出现,各个领域内的积极分子都在这项巨大的变革过程中发挥了作用。人类服从于这项进程,并定期发布报告,衡量得失与表现,发现问题并提出解决方案。

在每年的6月份,纽约都会召开高级别的政治论坛,以审查在发展目标方面取得的进展,并在当年9月份将相关报告提交联合国大会。

多年之后,联合国发布了《 2019年可持续发展报告》,并将这份报告提交给当年9月举行的联合国大会,旨在重新敲响警钟,因为距这项计划的完成时间已经只剩下10年。虽然我们在某些领域内已经取得了进展,但是,还有大量的领域仍需得到集体层面的紧急关注。一方面,自然环境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恶化,另一方面,为消除人类苦难以及为所有人创造机会而采取的行动却进展极为缓慢,因此,在2030年之际消除极端贫困的目标正受到威胁,而且根深蒂固的贫困正不断加剧,暴力冲突也迅速恶化,人们甚至缺乏基本的卫生服务。

2019年的高级别政治论坛出台一份报告,乐观地认为世界将很快进入对未来几代人,也是对这个地球上一切形式的生命而方,至关重要的10年,全世界都有责任在这10年的时间内执行并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大会上呼吁采取“融资、坚韧、经济可持续、全面包容性、建立更有效的机构、在地方一级开展工作并改善数据使用、更加依赖数字化转型”等方式,全面释放为实现2030年目标而必需的社会与经济变革。他还强调,2019年是实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关键一年,而未来的10年则将是专心工作、致力行动的10年。

大型合作伙伴

联合国秘书长对自2020年至2030年的未来10年中的行动、承诺及成就充满热情,而这主要是受到了以下多重因素的驱动:

1. 峰会级别的国际意愿,在全球峰会水平上负责支持转型,通过每年直接跟进多个层次与专业领域。

2.坚持实现目标、实现转型,不允许任何国家落伍。

3.成员国与这项计划进行互动,并不同程度地将其整合到国家计划的各个领域内。

4.私营部门参与可持续发展进程。

5.正在执行的项目的规模庞大,世界各国在其中共享并整合努力、经验与能力。

6.发起旨在促进许多领域转型的重大举措。

7.联合国各大组织及专业监测问题的组织付出巨大努力,以制定解决办法和克服各种障碍。

8.最后一点,这项转型计划正在朝一个方向发展并且是不可逆转的,无论计划面临多少问题和障碍,我们都将以一种或另一种方式克服它。

打开合作伙伴多元化的大门,极大地增强了针对该计划的信心,并增加了在限定时期内,或是在后续时期内实现目标的机会,排在这些合作伙伴之首的是四大主要合作伙伴,它们在该计划的实施过程中承担着最大的责任也发挥着最大的作用。

1.在国家或国际层面上,所有计划项目所针对的成员国都在提供融资、执行计划与协议、制定立法、措施和政策方面负有重大的责任。

2.私营部门将在该计划各个领域的项目中投资数十亿美元。

3.专门负责可持续发展计划中提到的所有转型领域内的联合国组织及其他国际组织。

4.民间社会组织,特别是那些以数十亿美元的资金实施年度项目的大型组织。

这些合作伙伴承担了为转型进程提供资金并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负担。

新冠疫情与2020年?

2020年是联合国秘书长所强调的开展工作与行动之年,也是庆祝联合国成立75周年之时,被定义为“ID 2020”,同时,这也是新冠疫情盛行的一年。那么,新冠疫情的出现与可持续发展计划之间存在关系吗?联合国或其发展合作伙伴是否需要这样的事件,来趋动全球走向更为响应和配合这些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方向?以最终实现必要的转变?

除了分析和列举两方面的逻辑考虑因素之外,我还重视查找有关可持续发展计划的文件与报告,以及《 2018年融资发展目标报告》中提到的有关转型后的世界的大量细节,在这里,我仅指出两件让我产生很多启发与好奇的事件,因为这两件事情与当前这个为遏制疫情而关闭的世界相关,而这两件事情分别为:

一是生物技术:

在《2018年可持续发展目标融资报告》的第161页上提到了一份“2030年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必需新兴技术列表”,认为对在2030年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至关重要的新技术包括生物技术领域的基因组学、蛋白质组学、基因修饰技术、设计建立DNA序列、转基因生物、干细胞、人体工程学、生物刺激、合成生物学和可持续农业技术。

而这些目标被包括在以下方面的可持续发展目标中:人类健康、药物、粮食作物、材料、环境和燃料。

报告指出,这类技术存在的潜在威胁包括:在军事领域内被使用,并且对人体健康和环境造成不可逆转的变化。这就跟我们在新冠疫情时期,从许多主要国际人物那里多次听到的情况相似,即新冠疫情之后的世界将不再能够回到疫情前的状态,而且在制造出针对该病毒的疫苗并确保全球所有人都能接种这种疫情之前,世界也无法恢复到原有的状态。

二是如何获得合适的工作:

在《 2019年可持续发展目标融资报告》的第152页上有一篇题为《新技术和劳动力市场》的文章,文章谈到,劳动力市场将受到很大的影响,这是由于进入劳动力市场的技术会越来越多,预计发展中国家的工作机会将减少10%至50%,这将导致失业率上升,并涉及到四分之一以上的劳动力,但另一方面,这也可以降低生产成本。

这篇报告认为,获得合适工作的重点在于生产而非充分就业,并建议各个成员国内的政策制定者修改现有的政策、立法和社会保障机制,以防止私营部门破坏现有的劳动力保护措施,并致力于按照符合数字时代的方式来提高工人的技能。

在今年上半年全球各国因遏制新冠疫情而采取关闭措施期间,这起事件在全球范围内以及在大多数劳动力市场内都充分得到了验证。

那么,新冠疫情代表着我们向新世界转变的非正式开端吗?

现在要对这个问题给出确切的答案还为时过早。



相关文章

在近40年前,美国和欧洲大部分国家曾面临非常危险的通货膨胀率。而在过去的10年中,大西洋两岸面临的最大风险是价格的下跌,但是,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各国央行和政府的过度支出导致了一种预期,即变革正在发生。

距新冠疫情爆发已经过去了近一年的时间,在本月初,因感染新冠病毒而死亡的人数已经突破了100万,有关这场疫情的争论仍在激烈进行,这种病毒究竟是天然的还是人为制造的?如此之高的感染人数与死亡人数究竟是病毒造成的,还是另有原因?随之而生的恐慌状态是被人为制造的还是属于合理范畴?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