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时候让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去殖民化”了

位于美国华盛顿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部大楼外部的组织徽标 (路透)

大多数人认为,从世界范围内来看,南北之间的不平等现象在过去几十年中一直在减少。毕竟,殖民主义已经是过去时了,而且较为贫穷的国家必定在竭力“追赶”较为富裕的国家。但奇怪的是,现实中的情况恰恰相反。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南北之间的人均收入差距扩大了3倍,差距非常明显。

这种趋势的出现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世界经济中权力失衡的状态。简而言之,富裕国家在制定国际贸易和金融规则方面具有不成比例的影响力,而且它们倾向于以符合自身经济利益的方式来制定规则,而这往往会损害其他所有人的利益。

在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这两大管理全球经济政策的重要机构中,权力分配问题体现得比其他任何地方都更为明显。我们可能希望这些机构中的代表比例按照联合国大会的模式来决定,又或者根据人口来计算。但实际上,决定的过程是非常不民主的。

问题始于顶层。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领导人不是通过选举产生的,而是由美国和欧洲提名的。根据一项保密协议的要求,世界银行行长一直来自美国,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则一直由欧洲人出任。

此外,这些机构中的投票权也严重偏向富裕国家。美国实际上对所有重大决定都拥有否决权,并且与七国集团的其他国家以及欧盟分享着这两个机构内半数以上的投票权。而人口占到全球总数85%的中等收入和低收入国家,只在这些机构内拥有少量的投票权。

如果我们看看按照人口计算的投票分配,就会发现这种不平等现象的存在确实非常严重。“北方”地区的普通民众所拥有的每一张投票权,“南方”地区的普通民众只能相应地拥有八分之一的投票权(而且南亚地区的普通民众只拥有二十分之一的投票权)。

不仅是全球经济政策制定的控制权被少数人掌握,而且在种族之间也存在明显的不平衡:平均而言,有色人种的投票价值只是其他对手的一小部分。如果在任何国家内都是这种情况,我们将感到非常愤怒。我们将这种现象称为“种族隔离”。然而,以某种形式存在的种族隔离,至今仍然是国际经济管理的核心,并已经被接纳为“正常现象”。

在某些情况下,国家之间的差异特别明显。以孟加拉国和尼日利亚为例,它们都曾是英国殖民地。在当前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一名英国人的投票价值要比一名孟加拉人的投票价值高出41倍,也比一名尼日利亚人的投票价值高出23倍。而现在是21世纪,殖民统治已经结束数十年之久。

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在投票权上不平等的现象源于殖民时期。毕竟,这些机构都成立于1944年。当时仍是殖民地的国家(例如印度),被迫接受不平等的条件而进入这项体系。而其他殖民地直到独立后才被允许加入这项体系,部分国家直到70年代或80年代才得以加入。因此,这些机构是根据殖民主义设计的,并且在部分关键问题上仍保持着殖民地的特征。

世界银行的投票权是根据每个国家的金融份额进行分配的。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这主要是根据国内生产总值来分配的,同时也会考虑一个国家的“市场开放性”等成果。结果就是,在制定全球经济规则时,那些在殖民时期变得富裕的国家现在拥有了不成比例的权力,而这种权力上的不平等又进一步加剧了经济不平等的现象。

维护这项体系的人们认为,这是一种合理的方法——较大的经济体应该对与全球经济相关的决策拥有更大的决策权,这是非常合理的观点。

但是,请考虑一下这份声明的含义。在任何国家的政治制度中,我们都会拒绝这样一种观念,即富人应该比穷人拥有更多的投票权,并对经济政策的制定拥有更大的影响力。我们会认为这是腐败和道德败坏。然而,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却已将这种金钱至上的观点正常化。

在投票权上的不平衡,有助于解释为什么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过去的40年中,能够对整个“南方”实施新自由主义结构调整计划。这些专注于私有化、紧缩政策和强迫市场自由化的计划,为跨国公司创造了丰厚的利润与机会,但却对“南方”产生了毁灭性影响:在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这些计划导致收入下降和贫困率上升,甚至在某些国家内引发了长达数十年的经济衰退和停滞。迄今为止,这些计划继续对包括婴儿和产妇死亡率在内的健康指标产生负面影响。从民主原则上而言,这种毁灭性的政策将永远无法被接受。

长期以来,“南方”的民间社会与政治领导人一直呼吁让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民主化。评论人士认为,这些机构的领导人至少应当通过透明的过程选出。他们呼吁建立“双重多数”制度,届时这样重要的决定不仅需要多数股权的支持,还需要得到多数成员国的支持。这将确保“南方”国家在影响他们的决策中享有更公平的发言权,并有权阻止部分有害的政策。

然而,几十年来,这些要求和呼吁无人重视。但是今年,这些要求得到了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的大力推动,后者在为纳尔逊·曼德拉基金会发表演讲的同时,还呼吁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投票权进行民主改革。这代表着一项历史性的开放,我们应该抓住这种机会。如果我们想要朝着更为公平的全球经济迈进,那么,我们就需要从经济管理制度的去殖民化做起。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相关文章

新冠疫情危机导致石油需求急剧下降和油价暴跌,由于石油收入下降,阿拉伯海湾国家今年已经损失了数十亿美元,但是海湾国家政府为应对这场危机而采取的借贷政策表明,这些国家在未来无法完全摆脱对石油的依赖。

Published On 2020年11月24日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