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伊拉克不可能“恢复正常”

2020年10月31日,一名伊拉克安全部队成员拆除他们在解放广场上搭建的帐篷,并重新开放了巴格达朱姆赫里亚桥 (路透)
2020年10月31日,一名伊拉克安全部队成员拆除他们在解放广场上搭建的帐篷,并重新开放了巴格达朱姆赫里亚桥 (路透)

今年早些时候,在伊拉克政治领域活跃的年轻人们,寄希望于秋天重新点燃去年10月抗议活动的革命热情,并寄希望于大批群众重返伊拉克城市街头。

但是十月来了又去了,没有爆发大规模示威游行。曾经作为抗议活动中心的巴格达解放广场(Tahrir Square)上的帐篷被清除,并在一年中首次重新开放。对于许多人来说,这标志着“十月革命”的结束,在那场革命中,青年人占领了伊拉克中部和南部各省广场,他们要求享有权利并采取全面改革政治制度。

但是,现在宣布伊拉克抗议运动 “死亡”还为时过早。对抗议者的暴力镇压和残酷暗杀可能已成功地使人们暂时离开了大街小巷,但是解放广场再次被占领和革命势头的恢复只是时间问题。

十月革命

尽管至少从2011年开始定期举行大规模游行示威,但使2019年抗议活动的与众不同,不仅体现在抗议活动规模——超过一百万伊拉克人在2019年10月和11月多次走上街头示威游行——之上,而且还体现在民众的连贯性需要上。

抗议民众不仅像过去那样呼吁基本服务、就业和打击腐败。而且,他们要求彻底改革治理体系,即要求解散政治配额制度(Muhasasa Ta’ifia),该系统根据宗教和族裔隶属关系分配政府职位,被广泛认为是执政体系腐败的根源,示威者还要求建立统一的世俗民族州。

解放广场——这位一个位于巴格达市中心被忽视的广场——成为示威抗议运动的象征中心。自2015年以来,积极人士就定期在那里举行示威活动,但在2019年10月25日,抗议者设法夺取了对该广场的控制权,并开始占领该广场,为期一年。

在此期间,抗议者们清理了解放广场内及其周围的区域,画上了壁画,专门纪念示威抗议活动的牺牲者,并在那里提供食品、娱乐和卫生服务。通过这种方式,抗议者们创造了一个“迷你国家”,这个“国家”立即反对伊拉克自2003年以来的一切,并提出了新的设想。

政府无所作为

为回应解放广场被清理的消息,伊拉克总理卡迪米在社交媒体上发表声明,以感谢抗议者在清理广场并允许其恢复“正常状态”方面的“合作”。但是,人们不得不怀疑,伊拉克总理将目前局势视为“正常”的原因。

抗议活动爆发之前,伊拉克局势与正常情况相距甚远,该国面临着多个相互关联的危机。巴格达在2018年被评为世界上最不宜居的城市,这与继续大规模挪用重建资金有关,而挪用资金阻止了对2003年遭遇入侵和随后的宗派内战中受损的基础设施和房屋的重建进程。

在这个世界上资源最丰富的国家之一,腐败还使伊拉克政府无法提供基本服务,包括电力和清洁水。在南部城市巴士拉,主要水源“ Shat al-Arab”的污染在2018年造成至少11.8万人住院。此外,今年夏天,巴士拉以及伊拉克其他地区几乎在创纪录气温背景下,全天24小时停电。

自2003年以来,伊拉克官员之间为扩大影响力和实现自我富裕而发生的内斗事件破坏了每个伊拉克政府。例如,2019年,伊拉克卫生部长阿勒万在六个月时间里两次提出辞职,理由是管理不善和由腐败引发的敲诈勒索。

政府职能失调和管理不善也使伊拉克经济陷入混乱,而该国完全依靠石油收入,由于近年来油价暴跌,石油收入一直在减少,这遏制了就业机会的增加,尤其对年轻人产生了影响,据估计,年轻人的失业率高达46%,而新冠大流行的暴发使情况进一步恶化,造成450万伊拉克人处于低于贫困线的风险。

伊拉克的安全局势也没有任何正常现象,该国在2014年的伊黎伊斯兰国袭击中艰难幸存下来,现在已被各种武装民兵所控制,这些民兵组织统称为“人民动员部队”(PMF),其中部分民兵组织仍在继续破坏政府控制安全机构的努力。

这些团体的政治势力参加了2018年大选,目前在议会中具有代表权,因此具有立法权。据报道,来自这些民兵组织团体的压力导致了备受推崇的反恐部队阿卜杜勒-加尼·阿萨迪中将的下台,此举引发了十月革命。

与此同时,抗议者还指责这些武装团体在巴格达和南部各省对抗议活动和静坐示威者进行暴力袭击。自抗议活动爆发以来,已有700人丧生,约3万人受伤。这些受害者的家属无法恢复“正常”,因为他们的司法诉求仍然没有得到满足。

改革失败

卡迪米上台进行了有希望的改革,但迄今为止,收效甚微。卡迪米改革计划主要支柱是修改选举法并提前进行选举,这本来可以解决抗议者的要求之一。

确实修改了选举法,但没有以实际上允许自由公正选举的方式进行修正。政治精英们继续对其进行改造,以维护自己的利益,并确保他们在下次选举中能获得尽可能多的席位。

因此,尽管政府可能会在明年提前进行大选,但抗议领袖和独立候选人将无法与立宪政党竞争,也无法在议会中获得任何有意义的代表席位。事实上,其中一些人不得不逃离伊拉克,因为在卡迪米监视下,暗杀和恐吓运动已经升级。

而且,尽管看起来已经出现了新的政党,但对其忠诚度和资金来源的仔细研究表明,他们与当前政治精英保持有关系。其中的一个例子就是,阿玛尔·哈基姆重塑了他的民智运动(Hikma Movement),并出现了一些自称代表抗议者的青年团体。

政府改革计划的第二个重要支柱是经济。伊拉克财政部长阿里·阿拉维(Ali Allawi)最近发布了一项计划,概述了伊拉克要克服当前经济危机必须实现的一系列雄心勃勃目标。五项主要改革包括确保金融稳定、扩大就业机会、提供基本服务、改善治理和实施立法改革。

但是,这个路线图并未就如何实现这些目标提供任何切实的计划,而且,油价暴跌很可能使伊拉克政府无法支付其450万公共部门雇员的工资。

尽管伊拉克人意识到改革需要时间,耗时17年将为政治精英们提供无尽的机会,至少他们希望看到执行变革改革和行动的政治意愿,目前似乎并非如此。

因此,期望公众的愤怒不会爆发另一波抗议的想法是愚蠢的。抗议行动已经在巴格达以外发生。例如,在解放广场重新开放当天,数百名抗议者设法坚守驻巴士拉Al Bahariya广场,尽管遭遇火烧和催泪瓦斯袭击,他们的帐篷被烧毁。

抗议活动还在纳西里耶(Nasiriya)的哈博比广场(Al Haboubi Square)和穆萨纳省萨马瓦(Samaawah)市声援巴士拉抗议者。这不仅表明伊拉克的抗议活动还没有结束,而且还应注意南部地区,据悉,南部地区在历史上一直是伊拉克反政府斗争核心。

最终,十月革命使伊拉克人第一次想到了超越伊斯兰教义的国家。正如已故美国人类学家戴维·格雷伯(David Graeber)所言,“抗议活动可以打破现有框架,创造新的可能性视野,此举随后将彻底改变社会的想象力”。这项“行动”是在伊拉克至少组织了九年活动的结果,一次又一次地镇压抗议活动,每一次,示威者只会变得更加强大和坚定。毕竟,革命不是一时的事情。相反,这是一个不断奉献的过程,始于重新想象的新世界。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相关文章

美国杂志《外交政策》刊登的一篇报道认为,针对“无休止战争”而出现的暴力反应,不应当成为美国放弃伊拉克的借口,因为美国在战争中的参与程度不应以美军人数来进行衡量。

更多评论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