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奥巴马(并不那样光明)的”应许之地“

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回忆录《应许之地》已于2020年11月17日出版 (美联社)
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回忆录《应许之地》已于2020年11月17日出版 (美联社)

我发现长期以来,美国政客的回忆录总是重点谈论那些带有欺骗性的把戏,而很少涉及那些新颖的思想,尤其是那些旨在为通向白宫铺平道路的回忆录,例如希拉里·克林顿的《艰难抉择》,卡马拉·哈里斯的《我们掌握的真相》以及科里·布克的《团结》,当然,还有巴拉克·奥巴马的《无畏的希望》。

由于奥巴马的政治生涯已经是过去时了,我希望这位前任美国总统能在他新出版的回忆录《应许之地》中变得更加坦率和大胆。

但是,在读过这本书的700页之后,我产生了一种感觉——或许我所抱的期望太大了。奥巴马可能不会再受到政治的束缚,但他无疑仍受到政治遗产的束缚。

在阅读《应许之地》时,我的第一印象是,与无法表达自己的想法甚至无法写完一个句子的现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不同,奥巴马是一位天才作家,也是一位出色的演说家。

实际上,奥巴马在这本新书的前几章,也阐述了他出色的演讲能力,包括他反对伊拉克战争的讲话,以及他在2004年全国民主党大会上的讲话,是如何推动他走向了政治舞台,并且在他从伊利诺伊州参议员晋升为美国参议员,再连任两届美国总统的过程中,如何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奥巴马给人留下了周到、和解、幽默和讽刺的印象,这些都与他的继任者那种分裂、欺骗和可怜的形象形成鲜明的对比。特朗普的胜利以及他对奥巴马政治遗产的态度,并在试图一切事物上摆脱奥巴马色彩的努力,这些似乎都使奥巴马深感困扰。

能够体现上述观点的是,奥巴马选择了以本拉登之死以及他在白宫记者协会晚宴上对特朗普的羞辱作为这本新书的结尾。

奥巴马可能是特朗普的反面,但这并不是因为他拥护黑人民族主义,就像特朗普拥护白人民族主义或白人至上主义一样。而是因为他有意或本能地转向中间地带,并且总是试图为任何问题寻找两个端点。

奥巴马就像一个指挥交通的人,他始终将自己置于任何一场讨论的中间地带,比如,在希望与恐惧之间,在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之间,在原则与利益之间,在房主与银行家之间,在悲痛的母亲与军队指挥官之间,在抗议者与警察之间,在年轻顾问与政治元老之间。

同样,在国际层面上,奥巴马也将自己定位在每一场争论之间,例如在气候变化的问题上,他处于欧洲人与中国人之间,而在另外的问题上,他处在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之间,在阿拉伯示威者与阿拉伯独裁者盟友之间,他总是从前者的立场出发,不断作出解释、辩解,甚至维护后者。

在支持向阿富汗增派军队的过程中,奥巴马又非常体贴地向死亡士兵的家属写信表示安慰,他还通过不断升级的战争努力荣获了诺贝尔和平奖。

在上任的两年之内,奥巴马成功地协调了他所作出的承诺,称赞其政府令人印象深刻的行事,同时将民主党在2010年中期选举中的失利归咎于自己,他写道——“事实证明,无论是由于缺乏人才、魅力还是运气,我未能像富兰克林·罗斯福那样,将全国团结在据我所知是正确的事情背后”。

奥巴马的批评家们可能会将他的回忆录看作是一位机会主义者的回忆录,但这实际上也是一位实用主义的长期捍卫者。

奥巴马声称,从圣雄甘地、曼德拉、马丁·路德·金,以及最受尊敬的美国总统——包括亚伯拉罕·林肯和富兰克林·罗斯福——身上受到了鼓舞,因为这两位总统带领美国度过了历史上最为艰难的两段时期。

讨论奥巴马是否会作为变革性领导人之一而被载入史册,似乎还为时过早。但是奥巴马似乎表明,作为美国历史上第一名黑人总统,他的成功当选——不只一届,而是两届,这本身就是美国历史上的一个充满革命性的事件。

值得称赞的是,再一次不同于其继任者特朗普的是,奥巴马表现得像一位因经验而谦卑,因民主现实而受挫的人物。

奥巴马认识到,总统可以在任职期间改变美国的一些政策,但不能改变其政治文化。他还承认自己缺乏政治经验和政治盟友,鉴于他是在短短两年期间,从一位新晋参议员而升任了总统候选人。

同样,他对世界的了解,仅限于他在印度尼西亚度过的童年,以及他在大学内与国际学生之间的友谊。奥巴马希望,他所缺乏的经验可以通过辛勤的工作和新颖的想法来弥补。

但是在两年之内,美国国内的情绪已经开始右转,并加深了美国的社会、政治及种族分裂。

同样,美国的外交政策机构也被证明是强大的,并且是按照其固有模式所设定的。奥巴马认为,他结束了战争的心态,但却发现自己不断受到包括其内阁成员在内的军事及民事机构的削弱。

我敢说,奥巴马谴责自己无法像特朗普那样足够强大。令他特别感到遗憾的是,他没有足够的远见卓识来推动民主党人废除程序性阻挠议事(filibuster)——这是一种被反对党利用来防止对某项议案进行表决的策略,而正是这项策略,使共和党参议员仅以40%的席位便成功阻碍甚至破坏了他的议程。

不仅是共和党人。奥巴马还承认,在一种占主导地位的白人政治文化之下,美国承受着更深层次的文化和种族撕裂之苦,而这种主导的政治文化又受到多元文化主义的威胁,并对移民和外国人怀有敌意。

非常矛盾的是,书中关于美国政治文化的一些很有见地的内容,他在白宫任职期间却从未说过。

例如,奥巴马写道,将警察在波士顿袭击一名黑人的行为形容为“愚蠢之行”后,他在民意测验中的支持率如何出现了下降,这也提醒他注意到一个事实——“我们国家社会秩序的基础从来都不是简单的共识,而是事关多个世纪以来在国家的资助下,白人针对黑人等有色人种的暴力事件”。

再或者,2010年的“深水地平线”漏油事件表明,“作为美国人,比起关心环境,我们更爱廉价汽油和大型汽车”。

奥巴马还对他的前任小布什在中东地区、沙特阿拉伯、阿联酋的失误决策发出警告,也对以色列对阿拉伯之春的敌对行为,以及美国国内与以色列的不同意见,还有中东和平进程陷入僵局的原因等等,有着很多深刻的见解。

但是这些内容都将留到以后再另行讨论了。



相关文章

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在其即将出版的回忆录《应许之地》(A Promised Land)的第一卷中谈到了“美国的深层分歧”,他还强调,仅仅是现任总统特朗普的离任,并不足以弥合如此之深的分歧。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