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唐纳德·特朗普是美国最真实面孔

新闻媒体宣布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为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获胜者后,美国总统特朗普返回白宫, 2020年11月7日摄于美国华盛顿 (路透)
新闻媒体宣布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为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获胜者后,美国总统特朗普返回白宫, 2020年11月7日摄于美国华盛顿 (路透)

随着美国总统大选出现戏剧性反转,美国全国各地——至少在左翼阵营中——上周的反应令人怀疑,在特朗普疯狂执政四年之后,许多人不敢相信竞争竟然如此激烈。

没错,在最近的公开场合中,种族主义、煽动暴力和明显的厌女症比其他人更为明显,特朗普之前的历任总统大多倾向于通过社交吐槽来掩饰对上述所有事物的冲动。

毫无疑问,特朗普对他人缺乏同情心。但是他真得和他之前的历任总统有很大不同吗?他要更残酷?更种族主义?更自负吗?我不这么认为。

特朗普一直是我们所熟知美国的最真实面孔。对于大多数美国人来说,可能很难理解这一点,但是对于那些了解美国境内外美国帝国功绩野蛮行为的人来说,情况就很清楚了。

当然,美国公民对特朗普政府所持有的恐惧和暴怒是有道理的。在特朗普执政期间,他致力于寻求分离边境寻求庇护的家庭,对妇女进行侮辱,对白人至高无上和种族主义的提倡和对准军事民兵组织大胆行为的包容,明显的裙带关系,利益冲突,利用公职谋求自我利益,对新冠大流行的管理不善,可疑的业务以及避税措施,都震惊了美国人和全世界。

但事实上,特朗普与华盛顿内部人士不同的是,他没有试图掩盖或无法掩盖他的破坏性、种族主义和分裂性本能。更重要的是,特朗普把这种民族精神转向了内部,而他之前的历任总统——用他们的言语,有时是雄辩,灿烂的笑容甚至是发脾气——将上述本能释放至毫无防备的世界中。

告诉我,与比尔·克林顿总统地毯轰炸伊拉克水利基础设施,以分散对他与莫妮卡·莱温斯基家庭性丑闻关注的行为相比,怎么能说特朗普更为残酷?

除此之外,与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马德琳奥尔布莱特宣布,美国制裁所造成的50万伊拉克死亡儿童“值得”(更值得的是破坏了一个古老文明,以获取他们的石油并确保以色列在该地区的霸主地位)相比,特朗普的行为更可怕?

还是与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嘲讽“我们来,我们看到,他死了”相比,特朗普的言行更令人震惊?指的是对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的残酷谋杀,这也是对另一个先前运转良好的阿拉伯国家和非洲国家的彻底毁灭?

事实上,特朗普计划赢得了一半的选票,这表明美国黑人数十年来一直在谈论一种众所周知的情绪,即这个国家是种族主义者,就像地狱一样,但是,另一半人的震惊、怀疑和愤怒对美国有什么影响呢?

这表明,他们从未见过——甚至不愿尝试去看——这种种族主义给全球南半球——特别是阿拉伯国家——造成的无法估量的持续破坏和痛苦,这些国家对美国没有采取任何行动,但却陷入了难以形容的惨痛和痛苦之中,而这一切都是由于美国战争工业。

我向对美国的另一半人说,“你们错了,特朗普不是一个畸形儿。他是这个国家最真实的面孔,除了具有历史感和全球人类团结感的少数群体之外。”

对于现在庆祝拜登获胜的另一半美国人而言,我想问:当他发动新的战争时,你们会怎么做?因为他会的,这是美国总统在需要提高声望时唯一要做的事情。

对于一个如此分裂的国家,几乎可以确定的是,拜登会选择这条路,他已经暗示,伊朗应该摆好自己的位置,而且由于美国似乎在大多数事情上都在倾向于以色列,所以,伊朗很可能成为美帝国主义的最新目标。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相关文章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