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特朗普对阵拜登:鹿死谁手?

2020年9月29日,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前副总统乔·拜登,在俄亥俄州克利夫兰举行了首场总统辩论 (美联社)
2020年9月29日,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前副总统乔·拜登,在俄亥俄州克利夫兰举行了首场总统辩论 (美联社)

在今年一直困扰着美国和世界大部分地区的新冠疫情与特朗普的总统任期,终于在周末出现了面对面的碰撞。

在生命与总统任期均岌岌可危之时,特朗普以极为勇敢的姿态抗击着新冠病毒,而其勇气之甚,堪比当初他为淡化新冠病毒危害而付出的努力。

如果民意测验的结果具有任何参考意义的话,那么,在距大选不到一个月之时,特朗普在得票率上已经落后于民主党候选人乔·拜登两位数。

但是,鉴于民意测验在上次的选举结果中出现了重大的预测失误,所以许多人认为,现任总统特朗普最终也会像他在2016年的选举中那样领先。

此外,这场疫情也给本届大选蒙上了阴影,几乎影响到了该国的所有公民。这一点在总统辩论与副总统辩论中都体现得淋漓尽致。

实际上,两位候选人在对待新冠疫情及其对国家造成的影响时所采取的不同方式,很好地呼应了他们将在总统任期内采取的宏观路线,并以一种或另一种方式来确定大选的获胜者。

斗士与忧虑者

拜登以诚实、体贴、富有同情心、忧国忧民的领导者形象来包装自己,他还摆出了一位明智的老年政治家的形象,可以挽救这个国家不再受鲁莽统治的摧残。

拜登想让人知道,他并不是唐纳德·特朗普,他的确已为新冠病毒感染率的上升而痛心、奔走疾呼,而这场疫情已经夺走了20多万美国人的生命。

他想成为一名治愈全国的人物,并将“合众国”三字还给美利坚。

他还对美国在西方和世界范围内日益恶化的地位感到焦虑,特别是鉴于中国的力量和影响还在不断地加强。

另一方面,特朗普则为自己塑造了一个勇敢斗士的形象,绝不会后退或停息。

特朗普感染新冠病毒的问题可能成为拜登手中的一张牌,但是特朗普却很快展开行动,将之作为一种变相的祝福。特朗普向公众展示,他为尽快恢复工作而努力抗击病毒,并试图以此证明,他拥有无与伦比的坚韧,以及将不幸转变为好运的决心。

特朗普粗暴的领导风格可能已经使许多国内外的人士与之疏远了,但是这也使特朗普的支持者们相信,他是美国不可或缺的斗士,并让他们相信,特朗普在大选中落败,将是整个美国的损失。

作为该国总统,特朗普已选择不向国人发出有关新冠疫情及相关经济下滑情况的警报,以确保战胜新冠病毒并使美国经济重返繁荣之路。

从理论上来讲,这可能是一种正确的方法。在国家处于紧急状态下时,政治上需要平息恐慌和树立信心,以便采取明智的决定和执行紧急的政策。

然而,实际上,越来越多的人认为,特朗普的考虑与他的动机一样自负而糟糕。

他既不认为疫情属于国家紧急状态,因为他一贯无视科学证据并一直将新冠肺炎与普通流感进行对比,他也不认为疫情是一场灾难,而总是选择淡化疫情的威胁,以确保在选举年期间保持公众对现任总统的信心。

实际上,要说出特朗普的真实想法几乎是不可能的。

但是,无论是出于无知还是故意,其造成的最终结果都是非常痛苦并且是完全可以避免的,而这种痛苦不仅体现在巨大的生命损失上,还有无数家庭的生计遭到了破坏。

赢得国家信任

这就是拜登在全国的民意调查中遥遥领先的原因所在。

特朗普的丑闻越来越严重,包括他避税甚至逃税的丑闻,还有在抗击疫情危害方面的失败,两极化政策,以及煽动暴力的行为,而且,在国家不断衰退的情况下,他也无力为国家的未来任何制定清晰可行的愿景。

因此,曾正确预测了自1984年以来每场美国大选的结果(包括2016年特朗普的胜出)的艾伦·利希曼教授,他预测特朗普将在今年11月失败并非巧合。利希曼教授基于13项主要指标模型,包括候选人的领导力、人格魅力、经济、社会动荡及丑闻等等,计算出拜登在13个关键指标中占有7个指标的优势。

当事关抗疫惨败对更为脆弱的美国人所造成的影响时,尤是如此。

例如,拜登在年长的美国选民中越来越受欢迎,在2016年,共有71%的老年选民参与了投票。在关键州佛罗里达州,特朗普在2016年赢得了17%的老年选民支持率,而现在,他在65岁以上的老年选民中,支持率落后于拜登,尽管差距不大。

但是拜登却跟希拉里·克林顿一样,尽管能够赢得普选,即多数美国选民的支持,但却还需要赢得选举人团(Electoral College)的投票才能当选总统。

这就需要候选人在部分关键的摇摆州中获胜,例如密歇根州、俄亥俄州、佛罗里达州和宾夕法尼亚州。与其他通常会固定向民主党或共和党投票的州不同,这些州倾向于根据选举周期而摇摆。

摇摆州的情绪摇摆

拜登在全国民意调查中的领先地位,要远远超过他在最终决定选举结果的摇摆州内所据有的优势。这将使本届选举更为激烈,而且在未来4周内,可能会出现新的非常规因素以改变最终结果。

但是自2016年惨败以来,民意测试的组织者一直在努力改进分析模型,以使选举人团的意见发挥作用,尤其是在摇摆州。

民调方面认为,尽管许多人继续对特朗普充满信心,但是却有越来越多的工人阶级和中产阶级对特朗普表示反对,因为他未能在过去4年中兑现他的承诺。

对7个关键摇摆州进行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拜登在这些地区的表现始终优于特朗普,尤其是自双方进行第一次总统辩论和特朗普确诊感染新冠病毒以来。

除此之外,特朗普也最终失去了他的魔力,而这种魔力也是到目前为止,特朗普在广大选民——尤其是受教育程度较低的选民中所拥有的最大财富。

的确,自今年早些时候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特朗普的整体表现就拉低了他的水平。

在距离选举不到一个月之时,特朗普却感染了新冠病毒,在此之后,他试图迅速表现出掌控大局之势,这可谓极其绝望之举。

因此,在其他条件相当的情况下,从很大程度上而言,拜登注定将赢得选举人团与普选的投票。



更多作者内容

相关文章

许多评论员与专家在与美国总统大选相关的分析中反复提及部分描述地理区域的术语,而美国以外未必知道这些术语的含义或意图,在2016年的大选之战中,位于“中西部地区”的3个州便为特朗普赢得了胜利。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