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一本以色列书籍记录了纳克巴之后史无前例的抢劫巴勒斯坦财产大浩劫

海法旧城的大部分房屋被洗劫一空,并被犹太人占领 (半岛电视台)
海法旧城的大部分房屋被洗劫一空,并被犹太人占领 (半岛电视台)

巴勒斯坦人民所遭遇的纳克巴大灾难不仅限于屠杀、流离失所和种族灭绝,而且还包括犹太复国主义者对巴勒斯坦村庄和城市的破坏,在纳克巴大灾难期间,犹太人将巴勒斯坦民众家中财产洗劫一空,这些行为在纳克巴大灾难发生后持续了数月之久,而纳克巴旨在清空巴勒斯坦的阿拉伯民众,并确保他们无法重返已被摧毁的城镇和家园。

以色列历史学家亚当·拉兹(Adam Raz)在《独立战争中掠夺阿拉伯财产》一书——该书由“卡米尔”出版社与“阿基福特”研究所合作发行——中谈及上述场景和相关文献记载,并刊载了相关证据和图片,这本著作重点揭示纳克巴大灾难以及与巴以冲突有关的文件和档案资料。

在这本书(共321页)中,历史学家揭示了一种现象,这个现象对于以色列社会和国家的形成具有决定性作用,但却被历史记忆所遗忘,即纳克巴大灾难期间阿拉伯财产被掠夺的现象。

为了完成这本著作,历史学家拉兹调查了与纳克巴大灾难和与以巴冲突有关的全国约30份以色列档案资料,查阅历史文献并参考了所有的现存研究文献。

根据历史学家拉兹记录的文件和证词,许多犹太士兵和平民以个人和团体的形式,参与了对巴勒斯坦人因流离失所留下的许多房地产和财产的大规模抢劫活动。

以色列政府宣布计划将提比里亚清真寺改建为博物馆,并取消其酒店公寓功能 (半岛电视台)

宣誓书和文件

这本书分为两章,第一章标题为“抢劫阿拉伯财产-抢劫事件”,这部分内容不要记录了提比里亚、海法、耶路撒冷、贾法、阿卡、萨法德、贝桑、贝尔谢巴、罗德、拉姆拉等乡村地区被抢劫的巴勒斯坦财产和房产,甚至是清真寺和教堂也被洗劫一空。

这本书的第二章题为“掠夺阿拉伯财产-政治与社会”,历史学家在这部分谈及以色列机构和本·古里安政府对掠夺和抢劫巴勒斯坦财产现象的处理方式,并谈及犹太人对这种现象的认识,而这种现象不仅限于士兵或武装团伙。

作家格桑·卡纳法尼位于作家格桑·卡纳法尼位于瓦迪·萨利卜的住所被以色列机构关闭 (半岛电视台)

掠夺与抢劫

这本书描述了掠夺与抢劫是贯穿社会动脉的毒药现象,书中引用了文件和证词,这些文献记录了个人掠夺以及集体掠夺,尽管一些政府部门——特别是少数民族掌管的部门——发出了警告,但本·古里安政府并未努力打击或阻止掠夺。

这位历史学家表示,抢劫现象的扩大甚至延续至纳克巴大灾难发生后的数月时间里,并认为这些现象的发生归因于官方的沉默以及以色列鼓励掠夺和抢劫的官方政策,此举旨在清空巴勒斯坦国,并确保巴勒斯坦人在纳克巴大灾难之后无法重返他们被摧毁的家园。

事情并不仅止于此,反而,这本书的作者认为,以色列第一任总理本·古里安应该对纳克巴大灾难之后的掠夺现象负责,本·古里安以色列地工人党(Mapai)中央委员会会议上表示,“事实证明,大多数犹太人都是小偷。我故意这样简单表述,因为不幸的是,这是事实。”

提比里亚沿岸的房产被改建为犹太教堂、圣经学校和塔尔木德中心 (半岛电视台)

沉默与遗忘

历史学家拉兹在接受《国土报》采访时表示,“以色列公众的许多阶层都参与掠夺和抢劫阿拉伯公众财产。抢劫行为像野火一样在犹太公众中间蔓延。”

根据拉兹说法称,抢劫和盗窃物品包括成千上万的房屋、商店、机械设备、工厂、农产品和牲畜,还包括钢琴、书籍、衣服、珠宝、桌子、电器、车辆和汽车。

以色列历史学家故意没有探讨和讨论被驱逐的流离失所的70万巴勒斯坦难民所留下的土地和建筑物命运,因为拉兹·贾尔仅将其新书的研究集中在抢劫和掠夺移动财产这一现象上,即仅限于可以用箱包和汽车装载和运输的财产。

瓦迪·萨利卜街区的地标和建筑物从纳克巴时起至今一直处于关闭状态 (半岛电视台)

入侵与复仇

为了阐述抢劫现象,这位历史学家还在其新书中谈及1949年档案报告,这份报告是由”流离失所者财产监护”办公室负责人德芙·希弗(Dove Schiffrer)所撰写,后者对当时的情景进行了回顾称,“恐惧的阿拉伯民众落荒而逃,留下了数百个巨大财产、成千上万的房屋、商店、仓库和车间被犹太人所掠夺。”

作者在书中通过“ Yad Tabenkin”档案资料回顾了提比里亚的阿拉伯人财产被掠夺和抢劫的现象,提比里亚犹太人于1948年4月占领之后被掠夺的第一座巴勒斯坦城市。“ Yad Tabenkin”档案资料是由内格夫“帕尔马赫”旅负责人海姆·克莱默(Haim Kramer)提供的证词和证词,该档案资料被送往提比里亚,并声称“防止掠夺和剥夺阿拉伯人财产的行为”。

这位官员表示,“提比里亚的犹太居民像蝗虫一样袭​​击并入侵了巴勒斯坦人房屋,在这里,我们不得不采取殴打和鞭打方式,殴打他们,以迫使他们留下他们的东西,并迫使他们离开。”

提比里亚沿岸的房产被改建为犹太教堂、圣经学校和塔尔木德中心 (半岛电视台)

个人与团体

劫掠不仅限于犹太平民,还限于武装的犹太复国主义团伙,正如卡尔默所言,提比里亚遭受的掠夺和抢劫是:“来自各种武装部队和哈加纳组织成员,他们开来了汽车、船只和卡车,并使用这些工具运送了各种东西,冰箱、床和家用家具。”

在他对提比里亚发生事情进行见证陈词时,这位军官补充说,“人们可以看到有人在被抢劫商店附近徘徊,他们在发生凶恶抢劫行为后掠夺剩余物品。我在街道上闲逛,看到了不久前还是非常正常的一座城市,现在因劫掠和抢劫变成了一座幽灵小镇,商店关门,当地居民抛弃了自己的房屋住所。”

海法的独立清真寺被洗劫一空,其附近的大部分财产被没收 (半岛电视台)

这位历史学家使用“哈希默”档案来支持与抢劫和盗窃提比里亚阿拉伯财产有关的证词,他列举了约瑟夫·纳哈马尼(Yusef Nahmani)的博客和日记,后者是帕尔马奇(Palmach)创始人之一,约瑟夫·纳哈马尼是提比里亚居民,他见证了阿拉伯人被驱逐和流离失所的过程,并将当时情景称之为,“1948年的犹太人如何集体抢劫商店、房屋和商场,数十名犹太人成群结队游行,抢劫阿拉伯人的房屋和商店。”

尽管如此,犹太档案馆中没有关于掠夺和抢劫阿拉伯财产及其数量和货币价值的官方数据。但是拉兹断言,“这种现象在所有城市和乡村中,甚至在混合城市中,都大规模发生了。”

提比里亚旧城的巴勒斯坦房地产和财产在纳克巴大灾难之后被犹太人所占有 (半岛电视台)

突袭与袭击

关于海法的掠夺和抢劫事件,来自卡梅利特旅的战斗员萨杜克·埃舍尔表示,“他们(犹太人)掠夺了触手可及的所有一切,其中一些人袭击并闯入废弃的商店,在每辆汽车上装满了货物。”

约瑟夫·纳哈马尼在访问海法后发表证词称,“无论年龄和宗教地位如何,高龄男女都参与盗窃行动,他们全部参与过抢劫行为,而没有受到任何人的阻止或禁止。”

海法的阿拉伯财产遭遇了如此严重的掠夺和抢劫,以至于陪同海法犹太复国主义团体检察官莫西·本·佩雷兹律师于1948年6月作出裁决称,“没有给阿拉伯人留下任何东西,也没有任何东西可索取,所发生的这一切就好像是一场财产和财产的大屠杀,每一位军官都有借口,没有任何军官逮捕任何人。”

吉达尼清真寺或提比里亚旧城市场被关闭,这里面临着一个商业旅游项目改造计划 (半岛电视台)

埃特泽尔和哈加纳

本·古里安在占领海法后的日记中写道,“埃特泽尔”和“哈加纳”帮派成员在瓦迪·尼纳斯(Wadi Nisnas)街区进行了“绝对和完全的掠夺”,希伯来语媒体报道称,“在某些情况下,他们在哈加纳成员甚至警官中发现了被盗物品。”很多媒体发表了有关抢劫的报道,其中包括《国土报》和《马里夫日报》。

至于果尔达·梅厄(Golda Meir),她在占领主要巴勒斯坦城市数天后召开的犹太组织管理层会议上表示,“在头两天,被占领土局势十分困难,尤其是在埃特泽尔部队控制的加沙地带,因为那里的房屋中甚至没有留下一根线。”



更多作者内容

相关文章

对于我的家人和加沙人民而言,八月真是恐怖。以色列几乎每天轰炸加沙地带,使我们感到自己好像陷入了无休止的地震之中。爆炸声有时离我们家仅一公里之遥,声音如此之大,以至于我两岁的侄女在晚上无法入睡。每次听到巨响,她都会迅速将玩具收集到她身边,好像是要保护这些玩具免受以色列的炸弹袭击。

在长达一个多世纪的时间内,巴勒斯坦人民所作出的牺牲可谓不小,但却只给巴勒斯坦和阿拉伯世界换来了当前的惨状,由于犹太人在巴勒斯坦的存在,以及随后他们对巴勒斯坦领土的占领,并在这片领土之上建立起了犹太复国主义实体,巴勒斯坦人民承受着最为悲惨的苦难与最为艰苦的条件,而巴勒斯坦问题也因此成为了区域和国际问题之源。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