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巴勒斯坦人需要替代性愿景

巴勒斯坦国旗飘扬在以色列占领的约旦河西岸贝塔镇山顶上,巴勒斯坦民众聚集在该山顶上抗议以色列修建定居点行为,摄于2020年3月2日 (路透)
巴勒斯坦国旗飘扬在以色列占领的约旦河西岸贝塔镇山顶上,巴勒斯坦民众聚集在该山顶上抗议以色列修建定居点行为,摄于2020年3月2日 (路透)

许多文章批评阿联酋和巴林两国与以色列达成的关系正常化协议,并声称这是对巴勒斯坦人民的背叛,而有些人则认为,这并不奇怪,因为阿联酋和巴林两国统治寡头与以色列占领者秘密联络已有数年之久,对外公布两者之间的同盟关系只是时间问题,而这两者的同盟关系旨在共同对抗两个主要威胁:伊朗及阿拉伯世界民主普遍化。

这篇文章也不会偏离这个路线。相反,这是一种试图替代霸权帝国主义、犹太复国主义和反动势力的尝试,不仅为巴勒斯坦而且为阿拉伯世界其他地区提供社会、政治、经济和历史方面的替代性方案。

在此背景下,提出美国文学评论家弗里德里克·杰姆逊(Fredric Jameson)关于“认知映射”的理论是非常有用的,这一过程非常重复,增加并非常尊重辩证法则(对立事物的发展和运动)。换句话说,仅通过了解签约的历史背景来解释这笔交易是不够的,需要提供一种进步的方案,在改变最终导致他们条件基础上挑战他们,即巴勒斯坦的定居者殖民主义和种族隔离。

以色列、巴林和阿联酋三个国家于当地时间9月15日在白宫签署了关系正常化协议,诚然这是中东新纪元的开始。但是,由于权力关系不平衡,这些关系正常化协议并不会为巴勒斯坦问题带来公正的解决方案。

戴维营协议(1979)、奥斯陆协议(1993)、瓦迪·阿拉巴条约(1994)和亚伯拉罕协议(2020)全部背弃了巴勒斯坦问题,这是出于以色列与那些阿拉伯国家之间的贸易协定和幕后外交所致,这些协议都没有解决巴勒斯坦的基本权利,例如难民重返家园权力、自决权、平等和自由。

简而言之,上述提及的所有协议都保证了以色列对从约旦河到地中海地区巴勒斯坦领土的历史性控制,这是更强大殖民者在没有任何妥协情况下创造事实基础上的现实。

根据辩证法,毫无疑问,目前的局势无疑是在这一特定时刻普遍存在的国际和区域失衡的产物,它既不是一成不变的,也不是永恒的,过去的时刻将不可避免地跟随其他时刻。

因此,毫无疑问,这个特定的历史时刻是巴勒斯坦和阿拉伯人消极情绪的高潮,这是由于进步的阿拉伯民族主义的弱化和巴勒斯坦右翼领导人陷入“和平工业”陷阱的结果。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任何接近的时刻都将朝着向我们提供方向发展,就像卡尔·马克思所说的那样,“所有坚实的事务消融於烟雾中”。

总体而言,反对阿拉伯世界——特别是海湾国家——的交易方式,将以埃及和约旦人民签署后反对戴维营协议和阿拉伯战争完全相同的方式发展。

巴勒斯坦人必须接受另一种替代性地缘政治产物,这对美国、以色列及其阿拉伯盟国新划定的空间——所谓的新中东——构成挑战,在民主的阿拉伯世界中心提出了世俗民主的巴勒斯坦新版图。

我们需要这个地区目前正在崛起的整个社会政治“现实”的另一种表述,而这已经远离了广为人知的种族主义两国解决方案说辞。

巴勒斯坦人需要继续前进,但是要产生一种新的观念,即正如马克思所言,“人类创造了他们自己的历史,但是这一切并不是随心所欲而为之内的;他们并容不是在自我选择的环境下创造历史,而是在已存的,由过去决定并传递的环境下进行的。”长期以来,巴勒斯坦人一直由右翼政客领导,他们未能实现包括巴勒斯坦人在内的三类人员的任何基本权利,即旅居海外的巴勒斯坦人、加沙和约旦河西岸居民以及以色列二等巴勒斯坦公民。

因此,有必要强调巴勒斯坦机构具有进步领导作用的重要性,这种领导作用应反对一切形式的阶级剥削,无论是民族、性别还是宗教方面的剥削,这些世俗的观念对了解巴勒斯坦问题有着深刻影响意义。

这样的领导不能接受种族主义解决方案,它必须应对以色列、美国和反动阿拉伯新政权新联盟带来的历史挑战,并因此通过抵制,撤资和制裁(BDS)抵制以色列,直至符合国际法,从而成为具有本地国家和国际性质的活动的代理。

这迫切需要超越当前的历史阶段,该阶段特点是一种流行的民族主义教条主义形式,其口号如“两个国家两个民族”和“唯一的解决方案是两国解决方案”等。在某种程度上,这些口号是种族隔离以色列正常化浪潮的产物,这是通过“意识形态国家机构”——例如媒体、教育、清真寺、法律——试图操纵和重塑阿拉伯和巴勒斯坦思想的过程,并试图重塑个人意识,特别是重塑具有革命潜力人们意识的过程。

这迫切需要摆脱虚无主义情绪,这种虚无主义情绪强调了人类代理的重要性和对当前奥斯陆后历史时刻的历史性理解的必要性,而这种虚无主义情绪近来一直主导着巴勒斯坦斯大林主义左派的大部分话语权。

我们需要可以实现和平与正义的替代性愿景。被殖民的巴勒斯坦人似乎注定是要提供使他们及其压迫者人性化的愿景,这是他们的道德责任,是殖民定居者压迫多层体系的接受端。

当非洲黑人在另一个定居者殖民大国手中遭受苦难时,情况令人沮丧,与巴勒斯坦人正在经历的情况类似,纳尔逊·曼德拉提出了另一种观点:“我为反对白人种族统治进行斗争,我也为反对黑人专制而斗争。我怀有一个建立民主和自由社会的美好理想,在这样的社会里,所有人都和睦相处,有着平等的机会。”

巴勒斯坦人的选择必须是在历史悠久的巴勒斯坦建立一个世俗的民主国家,在这个国家中,不论其宗教信仰、性别和肤色如何,所有公民都受到平等对待。这个国家必须接受难民的重返和自决,这都是朝着解决巴勒斯坦和犹太人问题迈出的一步。这是巴勒斯坦人民必须争取的:颠覆整个霸权政治平衡。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更多作者内容

相关文章

巴林反对一项巴勒斯坦决议草案,该项决议草案认为阿联酋、以色列、美国三方宣言无法破坏阿拉伯国家在巴勒斯坦问题上的共识,与此同时,拉马拉的巴勒斯坦各派系负责人在会议最后声明中罕见地谴责了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现象,此外,当地时间9月3日召开的会议上批准成立一个旨在结束内部分裂的委员会,并批准成立一个领导抗议以色列占领者的民众抵抗运动委员会。

英国《卫报》报道称,以色列已经修改了法律并改变了其政策,旨在实现一个目标,即保护占领,但达成关系正常化协议——无论是与阿联酋还是与巴林达成的关系正常化协议——并不能让以色列实现和平,该报并报道称,对巴勒斯坦的“种族主义”占领政策只能从内部瓦解以色列。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