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美国大选:超越投票的仇恨与希望

2020年10月2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凤凰城机场举行的竞选集会上发表演讲 (美联社)
2020年10月2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凤凰城机场举行的竞选集会上发表演讲 (美联社)

针对唐纳德·特朗普仇恨,可能会对今年的美国总统选举结果产生决定性的作用,就像2016年发生在希拉里·克林顿身上的情况一样。

当时,许多美国人讨厌克林顿夫妇,并希望由希拉里以外的任何人担任总统。而今天,许多人都希望由现任总统以外的任何人来出任总统,即使是又老又疲惫的乔·拜登。

当然,仇恨对美国政治而言并不陌生。这是美国社会的固有属性,而且任何社会都不缺乏这种物质。

仇恨根植于社会的瘫痪,并由绝望所驱动。但是,为了战胜绝望,仇恨会进一步激化、加强并充满活力。仇恨很简单直白,可以在不确定的时候保护我们的安全。

但是,仇恨也是痛苦且充满破坏性的。

希望可以抵消仇恨,即使事实证明这只是一种错误的希望。事实上,近代时期的许多美国总统,都在传递希望、乐观和同情的信号,包括里根、克林顿以及奥巴马。

但是,当奥巴马成为美国第一名黑人总统之后,当美国经济在2018年崩溃之后,新的种族和政治仇恨开始不断在美国境内蔓延,随着特朗普以民粹主义者的身份崛起,这场仇恨也演变成为一场全国性的瘟疫。

事实证明,它对美国的政府体制、自由民主制度具有强大的破坏力。

当然,有必要区分两种仇恨:一种是因为他人所做的事情而产生仇恨,另一种是仅仅因为他人的身份而产生仇恨,后者是一种更加险恶、更为明显的种族主义仇恨。

民意调查者发现,不仅是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现在正以仇恨、毒性甚至带着末日色彩的眼光来思考问题,令人惊讶的是,独立人士亦是如此。

实际上,特朗普不仅是这种仇恨病毒的传播者,而且他也是一种症状。这种仇恨病毒削弱了美国的免疫力,使美国高烧不止,甚至上升到威胁生命的地步。

但是,这不仅仅是仇恨。也不仅仅是愤怒。

这还是一种恐惧,害怕特朗普会赢得第二个总统任期。

特朗普的胜利

如果特朗普能重演2016年发生的场景——打破民意调查的结果,并在11月3日的选举中击败拜登,那么,特朗普的许多追随者将会认为,他的胜利不只是奇迹和神的意志,而且,也是对他们“充满正义”的仇恨赋予明确而危险的维护。

再加上由共和党人领导的参议院和以保守派占多数的最高法院的支持,特朗普将像独裁者一样统治这个国家,压垮该国的自由主义支柱,推翻自由主义的法律并限制新闻自由。

这种说法可能有些夸张,但是,自由主义者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相信,特朗普的胜利将标志着美国民主制度终结的开始。

到底什么才能够阻止特朗普任命他的女儿伊万卡为商务部长呢?才能够阻止特朗普任命其女婿贾里德·库什纳为国务卿呢?才能够阻止特朗普任命他的小儿子为司法部长呢?

与此同时,美国国内的种族和意识形态鸿沟将进一步加深。随着白人民族主义者得到授权去侵占公共空间,潜在的内乱也可能由此产生。

但是,与传统观点相反的是,特朗普的胜利也将给共和党,尤其是其自由派和中间派带来毁灭性的打击,这些派系即便没有完全反对特朗普,至少也已经失去了热情。

特朗普已经垄断了共和党的领导权,并将2020年的平台设为自己所有,根据他一贯冲动的行事风格,他必将在未来进一步推动这个平台的发展。

此外,这种胜利也将破坏民主党内部的团结,该党将受到激进右翼势力的攻击,并造成进步派与中间派之间的对抗。

特朗普已经任命了200多名保守派人员担任联邦法官以及三名最高法院法官。如果特朗普再度当选,他将改变美国的司法制度,并将其政治化。

特朗普将成为美国乃至全世界民粹主义者的灵感之源,并继而在西方盟国中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更不用说他可能在文明层面上产生的后果。

正是由于担心这种可能性的出现,美国历史上首次有多达7400万的选民提前完成投票,在11月3日之前,这项数字还将进一步上升。这表明,美国人渴望克服选民中的未知结果,并提前锁定特朗普在2020年的败局。

特朗普的失利

如果当前的民意调查结果是准确的,那么,这位现任总统也将收获他所播种的一切。正如它以仇恨为生一样,特朗普的总统任期最终也会因仇恨而亡。

但是,特朗普的失利也可能会对美国政治产生重大影响,并以特朗普拒绝接受对他不利的结果为开端。

特朗普曾多次警告称,邮寄投票可能会导致部分计票结果受到人为操纵。尽管他的这种说法丝毫没有事实依据,而且他的家人也已经通过邮寄方式完成了投票。

特朗普希望他在最高法院的支持者能占到多数,并且渴望这一事实能够在出现任何新争端的情况下对他有利,这与2000年存在争议的那场选举不同,这可能会将美国拉入深渊。

但是,如果宣布特朗普是选举中的失败者,那么,共和党及保守派运动也将出现同样戏剧化的结果。

该党的激进派与自由派之间的争论、谴责和分裂将在特朗普失利的第二天开始上演。激进分子肯定会指责中间派破坏党派并出卖他们的“兄弟领袖”。

这些袭击可能会引发险恶甚至破坏性的声音,如果能如拜登所希望的那样,有任何数量的中间派或自由派共和党人倒戈并加入民主党政府,那么这将可能进一步破坏该党的团结和效率。

换而言之,特朗普的离任可能会使共和党陷入混乱。这从目前来看,可能会对民主党有利,但是,两党制中任何一方的衰落,都不符合美国民主的长远利益。

清醒之后

有关这些选举的消息让人感觉已经走了很长的时间,以至于仅仅得出一个结论,都将是令人欣慰的。

正如一位观察家所言,我们屏住呼吸已经太久了,现在是时候结束这一切并揭晓结果了,到时我们又可以再次正常呼吸了。

但是,赌注如此之高,伤痕如此之深,以至于无论选举结果如何,美国都将在可预见的未来内,继续为特朗普的惨败付出代价。

据说对仇恨最佳的补救方法是爱。但老实说,在当今的美国,爱是稀缺品,几乎没有任何地方能够供应。宽恕或遗忘同样如此。

因此,鉴于很难找到一种针对特朗普主义的疫苗,美国唯一的希望便是尽一切可能与仇恨病毒作斗争,在这种病毒传染给更多人并对他们造成伤害之前,减缓这场瘟疫的蔓延。

首先,需要让美国政府与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议程保持“政治距离”,并在4年内避免出现尖刻的批评,为了实现这种改变并最终得以进行深呼吸。

同样,这也是解决造成许多人痛苦和愤怒的根本途径。

我知道重复咒语不好,但是,目前尚无办法改善社会经济条件,以解决各种形式的不平等现象。

本届选举的获胜者,还必须避免对失利一方进行报复或进一步的羞辱。

赢得投票可能很容易。减少仇恨和重燃希望,才是下一任美国总统所面临的真正挑战。



相关文章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