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美国大选对欧洲意味着什么?

2019年8月25日在法国比亚里兹举行的七国集团(G7)峰会上,美国总统特朗普亲吻德国总理默克尔 (盖帝图像)
2019年8月25日在法国比亚里兹举行的七国集团(G7)峰会上,美国总统特朗普亲吻德国总理默克尔 (盖帝图像)

英国前首相丘吉尔曾将美国前总统罗斯福称为“曾将帮助与安慰从新世界带到旧世界的最伟大的自由捍卫者”。

很难想象,竟然有许多欧洲领导人也会对唐纳德·特朗普这样说。

乔·拜登在全国民意调查中领先特朗普,但这却不能保证这位民主党候选人能最终赢得大选。在2016年的竞选期间,希拉里·克林顿也曾在大部分的民意调查中明显领先于特朗普。

总部位于华盛顿特区的智库,德国马歇尔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克里斯蒂娜·贝齐纳表示,特朗普政府对跨大西洋伙伴关系构成了“冲击”。

在过去的4年中,由于在多个层面上出现的政策分歧——包括安全与贸易在内,美国与欧洲之间的关系已经变得脆弱。

乔治敦大学教授查尔斯·库普昌认为,如果拜登当选美国总统,那么“美国对欧洲的政策将发生戏剧性的转变”。

北约

来自麻省理工学院的核安全研究员希瑟·威廉姆斯认为,特朗普的第二个任期将“潜在地使北约陷入危险之中”。

特朗普曾威胁称,要将美国撤出北约,另外,如果其他成员国不增加国防支出,那么美国也将降低捐助金额。

今年7月,美国宣布将从德国撤出近1.2万名士兵,特朗普解释称,这是对德国低国防支出所给予的惩罚。部分观察人士认为,特朗普可能会试图在第二任期内让美国退出北约,但是库普昌认为,在美国国会的反对下,这项举动不太可能发生。

库普昌最大的担忧,在于“北约的隐喻性分裂”,换而言之,即欧洲人失去了对美国作为“长期合作伙伴”的信心。

在这一点上,我们已经掌握了证据。根据一项盖洛普民意调查,欧洲对美国领导人的不满在2019年达到了创纪录的61%。

在2015年2月7日举行的第51届慕尼黑安全会议上,时任美国副总统的乔·拜登(右)与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合影留念 (路透社)

专家们认为,拜登曾将北约称为“美国历史上最为重要的联盟”,一旦他上台,将致力于恢复对该联盟的投资。

上周,北约暗示称,一旦拜登胜出,北约将考虑于明年三月在布鲁塞尔召开峰会,以欢迎美国的新一届领导人。

据一位高级助手透露,如果拜登当选,他将重新重视特朗普从德国撤军的决定。库普昌预计,拜登一旦当选总统,他将很快召集举行北约首脑会议,以表明——“我们的团队就此恢复”。

库普昌表示,但是围绕美国与其欧洲盟国之间费用分担比例的争论很可能仍将持续。

库普昌认为,在新冠疫情造成的影响下,美国面临着巨大的经济压力,因此,无论欧洲盟国提出怎样的建议,美国都很可能会保持一种“持续的敏感性”。

俄罗斯

专家们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本届大选的关键在于,美国是否还能维持其作为遏制俄罗斯的可靠盟友的信誉。

这个问题在欧洲尤为严重,特别是在东部地区,当地的政府指责俄罗斯发动了网络攻击,并散布了误导性的信息。

贝齐纳表示,“俄罗斯的目标是在民主制度、欧洲和跨大西洋合作伙伴关系中制造裂痕”。而美国在欧洲的领导权真空状态,正好为俄罗斯施加其影响力提供了“机会”。

威廉姆斯表示,特朗普政府的一个“定义性的特征”就是它对俄罗斯“前后不一致”的政策。

尽管特朗普已经向东欧派遣了更多的部队,并对俄罗斯精英实施了数年来最为严厉的制裁,但是,特朗普经常称赞俄罗斯总统普京的领导风格,并站在普京身边,反对美国情报界和美国欧洲盟友的立场,他倾向于相信克里姆林宫的承诺,即俄罗斯没有干预2016年大选。

威廉姆斯表示,对于俄罗斯的不当行为,特朗普并未表现出美国政府内许多高级官员同样的“严肃性”,这“严重破坏了”欧洲对美国的信任,他还补充称,“没有任何迹象表明”,特朗普会在第二任期内改变对俄罗斯的政策。

专家们认为,拜登将对俄罗斯采取非常强硬的立场,特别是鉴于欧洲安全事务中的政治经验。

贝齐纳表示,在允许波罗的海国家于2004年加入北约的问题上,他曾在参议院内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贝齐纳表示,“不仅是对俄罗斯,还有对中国,威慑手段一直是拜登外交政策中的重要原则。”

英国脱欧

与此同时,随着今年12月31日,英国脱欧过渡时期的结束,英国也将迎来其历史性时刻,观察家们认为,脱离欧盟后的英国,将面临巨大的挑战,以证明自身对美国而言,是一个宝贵的合作伙伴。

库普昌表示,英国与美国之间关系的有效性,将取决于英国“使自己变得重要”的能力,以及它与欧洲保持紧密联系的能力,这不仅涉及贸易问题,而且还涉及安全问题。

特朗普是英国脱欧的热烈支持者,而拜登却明确表示反对英国脱欧,同时还建议降低英国作为美国盟友的重要性和地位。

他在伦敦智库查塔姆大厦(Chatham House)表示,“由于英国不再是欧洲的组成部分,美国的利益了也在逐步减少。”

在达成贸易协议时,拜登既不会“给予英国特殊地位,也不会实施惩罚”。

拉夫堡大学外交与全球治理讲师克里斯蒂安·尼托尤表示,这还将使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很难宣布,“脱欧是一项胜利,在与美国建立贸易关系的方面”。

特朗普对美国与英国(美国的第七大贸易伙伴)达成一项“神奇而重要的”贸易协议充满热情,但是这项协议至今尚未实现。

库普昌认为,不管本届选举结果如何,下一任总统在贸易方面的主要重点都将会是中国。

“有一件事情是拜登会去做而特朗普没有做的,就是在与中国的谈判中形成统一战线”,即美国与欧盟、英国及其他国家一起,共同向中国施加压力。

然而,特朗普与欧盟国家的贸易关系恶化,因为他对飞机和农产品进口征收高额关税,并继续威胁要对汽车进口征收新关税。

拜登的最高外交政策顾问在今年9月份表示,一旦当选,拜登政府将寻求结束特朗普针对欧盟发动的“贸易战”。

拜登还警告称,英国必须遵守北爱尔兰在1998年达成的和平协议,在这项协议中,美国是安全保证国,这样才能与美国达成贸易协议。

部分外交官员表示,鲍里斯·约翰逊在今年9月提出的新法案,违背了《贝尔法斯特协议》(即耶稣受难日协议),特朗普的北爱尔兰特使米克·穆尔瓦尼表示,美国政府也有维护和平协议的愿望。

专家们认为,除了安全和贸易领域以外,欧洲还可能在下一届总统身上看到文化影响力方面的变化。

尼托尤表示,随着美国继续考虑国内社会正义问题,例如种族主义和反移民情绪,拜登政府将促进在欧洲达成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案。

拜登希望“重建与大西洋联盟的团结,并为其所代表的自由价值观注入新的生命力”。

专家们表示,他们不能确定特朗普会做同样的事情。



相关文章

美国《国会山报》(The Hill)报道称,尽管在整个竞选过程中都落后于竞争对手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但特朗普支持者仍列举出可以引发另一场“震惊”的因素,类似于特朗普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中战胜希拉里的震惊事件。

更多特朗普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