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美国大选对伊朗裔美国人意味着什么?

一名妇女在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的韦斯特伍德阅读波斯语报纸,摄于2015年7月14日 (路透)
一名妇女在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的韦斯特伍德阅读波斯语报纸,摄于2015年7月14日 (路透)

对于伊朗裔美国人而言,特朗普的选举不仅仅是美国不宽容和无知的表达,更是对他们基本公民权利和他们国家存在的攻击。

在过去四年中,伊朗裔美国人被迫与家人分开,被冻结银行账户,并在边境被捕。维持现状将使伊朗裔美国人社区成为越来越脆弱的少数群体,尤其是在针对伊朗发动战争的战鼓声越来越大背景下。

伊朗裔美国人的困境不仅证明了仇外思潮的内在危险,而且证明了对外的外交政策对国内公民自由的腐蚀作用。今天,伊朗裔社区面临的许多挑战是美国和伊朗两国政府之间紧张关系的直接结果,例如主要针对伊朗人的“穆斯林禁令”,这项禁令以安全为借口,或以书面形式采取了更广泛的制裁措施,导致伊朗裔美国人在银行或其他服务中被拒的情况。

伊朗裔美国人现在正面临公然的歧视,这一事实应令关心维护美国宪法权威性的所有美国人感到担忧。这一刻要求在所有种族、民族和社会经济背景下的美国人中进行广泛的联盟,采取建设性的大胆的政治行动。

伊朗裔美国人社区面临的风险

伊朗裔美国人社区相对富裕,受过高等教育,但绝不是政治上的独石。在“2019年伊朗裔美国人的民意调查”中,近十分之七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可能(19%)或肯定(50%)会在2020年总统大选中投票支持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而只有21%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可能或肯定会投票支持总统特朗普连任,而该民意调查结果并显示,伊朗裔美国人社区面临的首要问题是促进伊朗的人权与民主,防止战争和缓解制裁。在特朗普时代,伊朗裔美国人社区在所有这些优先事项上都遇到了重大挫折。

对于伊朗裔美国人来说,特朗普总统明确表明:“如果你不在桌子上,那么你就在菜单上。”特朗普针对伊朗发动的激烈战争已经导致伊朗裔美国人公民权利的削减,并可能会带来更可怕的后果。 1月,美国暗杀了伊朗将军苏莱曼尼,使美国与伊朗两国处于战争的边缘,这就是一个例证。暗杀事件相关消息登上世界各地新闻头条之后不久,有报道称,数百名伊朗裔美国人被禁止从加拿大重新进入美国境内,许多人只是越过边界参加一场音乐会,当他们重返时,他们的“政治观点和效忠”被审问,此举后来变得更加明显,这并不是少数边境官员的孤立事件,而是源于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的指令。

尽管伊朗裔美国人面临着日益加剧的歧视气氛,但由于近年来美国实施的破坏性经济制裁,伊朗境内的伊朗人遭受的打击更为严重。这些制裁造成了前所未有的贫困,并压垮了伊朗的中产阶级和公民社会。学术文献表明,美国对伊朗实施的制裁将减少和平民主变革和巩固威权主义的潜力。尽管如此,即使在新冠大流行期间,美国总统特朗普仍依赖于制裁,威胁要加倍制裁,摧毁伊朗文化一场,并“终结”伊朗。

特朗普时代已经使许多伊朗裔美国人面临显而易见的风险,要么政治上组织起来,让你们的声音被听到,要么面临越来越大的迫害。目前,有几个伊朗裔美国人倡导的组织旨在做到这一点,其中包括本人作者所在的伊朗裔美国人全国理事会(NIAC)。

但是,伊朗的美国倡导组织也陷入了美国政府与伊朗政府之间的交火。令人震惊的是,迫使伊朗裔美国人——他们试图弥合两个社会的鸿沟——保持沉默的努力不仅来自伊朗的压制政府,而且来自美国政府。

去年夏天,这个丑闻被曝光,此前,美国国务院为打击伊朗政府宣传而制定了一项名为“伊朗虚假信息计划”,这项计划被用来抹黑并诽谤针对美国打击伊朗政策提出批评的伊朗裔美国人,而对美国针对伊朗政策的批评者包括记者、学者、分析家以及像NIAC这样的组织。

尽管这个计划项目被披露后,该项目资金被削减,但美国国务院官员针对伊朗裔美国人的攻击仍在继续。最近,美国国务院打击反犹太主义事务助理特使埃莉·科哈尼姆(Ellie Cohanim)指责德克萨斯州第二区竞选国会议员民主党人西玛·拉杰瓦迪安(Sima Ladjevardian)是“伊朗政权的喉舌”。反对她的证据为何?《华盛顿邮报》记者杰森·雷扎安(Jason Rezaian)——他曾在伊朗被关押多年——在推特上发了关于这名民主党议员的推文。

科哈尼姆和美国国务院的攻击反映了共同努力,他们致力于让反对特朗普政府的伊朗裔美国人边缘化,并日益将其妖魔化。正如J-Street的迪伦·威廉姆斯(Dylan Williams)所言,科哈尼姆的言论构成了“应受谴责的”和“被指责的双重忠诚指控”,这是一种丑陋行为,多年来一直在对犹太裔美国人造成破坏性影响。

与此同时,在伊朗境内,伊朗安全机构一直对伊朗裔美国人持怀疑态度。尽管NIAC和类似团体被指控为改善美伊关系而努力寻求“软政权更迭”,但许多伊朗裔美国人却以同样的罪名在伊朗被捕。正如普林斯顿大学博士学位学生、在伊朗被监禁三年的王夕越最近写道,伊朗政权内部强大势力认为,“与美国的和解是威胁性和不可接受的,所有和解的努力都必须得到制止”。

成立反对特朗普主义的大联盟

伊朗裔美国人目前面临的挑战只是美国民主处于危机时刻的一个例子。保护美国的多元化和民主传统需要揭露特朗普主义的弊端,并从伊朗裔美国人和各行各业的美国人中开创性的建立大联盟。

美国总统特朗普背叛了投票支持他上台的选民,特别是白人工人阶级。正如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所言,他要求颠覆华盛顿机构和“排干沼泽”的呼吁演变为“解构行政州”,他保护公司利益不受任何其他影响,并降低了消费者权益和环境保护。他从未提出奥巴马医改方案的替代性方案,也没有提出基础设施计划。随着中产阶级的不断减少,他的减税法案使富人变得更加富有。他从未增加制造业工作机会,在选举中做出结束无休止战争承诺之后,他鲁莽地将美国带至了与伊朗爆发不必要的灾难性战争边缘的风口浪尖之上。

美国迫切需要一份新的社会契约,即使特朗普在定于11月进行的总统大选中失败,也要试图打破特朗普遗产,并阻止另一次民粹主义煽动者的兴起,伊朗、黑人、土著、拉丁裔、亚裔和白人(包括农民和工人阶级背景的美国人)也有共同的理由,并建立捍卫这个国家的理想。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相关文章

更多美国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