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犹太选票如何影响美国大选?

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去年召开会议 (法国媒体)
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去年召开会议 (法国媒体)

传统上,以色列得到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广泛支持,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以色列的胜利或在国际舞台上采取的支持以色列立场并不是两党总统候选人之间的分歧因素。

随着两党对以色列的支持,美国犹太人开始关注对他们而言至关重要的国内问题,以确定获得多数犹太选票的候选人身份。

通常,大多数美国犹太人投票支持民主党及其白宫候选人,主要是因为他们在诸多国内问题上所持的自由立场,例如堕胎、携带武器的权利、医疗保健和同性恋权利。

尽管特朗普被认为是最偏袒以色列的美国总统,但种种迹象表明,大多数美国犹太人投票支持特朗普的民主党竞争对手乔·拜登。

根据民意调查结果显示,特朗普为支持以色列采取了极端举措,例如在美国中东和平协议中对以色列的支持,而该和平协议造成与巴勒斯坦断绝关系,并断绝对巴勒斯坦的经济支持,此外,特朗普还决定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迁移至被占领的耶路撒冷,承认以色列对被占戈兰高地的主权,并支持海湾国家与以色列的关系正常化,尽管如此,但情况并没有发生改变,并没有改变美国犹太人的投票方式。

另一方面,拜登表示反对特朗普对阿以冲突的处理方式,并表示,他反对“采取任何单方面举措——其中包括吞并两国方案框架内的约旦河西岸部分,”拜登并强调称,民主党将继续反对煽动和恐怖主义的立场,并反对定居点扩张,由于耶路撒冷与谈判的最终地位问题有关,民主党反对将耶路撒冷作为以色列不可分割首都的安排,并认为耶路撒冷为所有宗教信徒所有。

民主党人将致力于重新恢复美国与巴勒斯坦之间的外交关系,并按照美国法律和相关指示规定,继续向约旦河西岸地区和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人民提供援助。

特朗普通过中东和平协议与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迁移至耶路撒冷表现出对以色列的极大偏袒 (盖帝图像)

摇摆州的犹太选票

美国犹太人以其强烈的政治参与而闻名,无论是通过投票还是渴望担任许多政治、司法和立法职位。

美国犹太人有630万人,占美国总人口的1.9%,但美国犹太人在国会中占据36个席位(占7%),在100名参议院议员中占据9个席位,所有这些美国犹太人都隶属于共和党,美国犹太人在众议院中占据27个席位,其中25人隶属于民主党,仅有2人隶属于共和党。

美国犹太人散布在所有五十个州内,除少数情况外,美国犹太人所占比例不超过该州总人口1%。

纽约州的犹太人口占总人口7%,邻近州新泽西州的犹太人口占该州总人口6%,毗邻华盛顿特区的马里兰州的犹太人口占该州总人口3%。

上述三个州不被认为是摇摆州,因为这三个州的选票一定会投票给民主党候选人,因此,任何一个总统候选人都无需花费时间去这些州进行选举活动,犹太人的选票在这三个州中没有意义。

与此同时,佛罗里达州是一个摇摆州,犹太人占总人口3%,即佛罗里达州2150万人口中约有65万名犹太人,因此,该州犹太选民的投票至关重要,特别是佛罗里达州的民主党和共和党两党支持者人数均接近500万。

宾夕法尼亚州、密歇根州和威斯康星州也是如此,尽管犹太人在这两个州中的比例均不超过1%,但由于犹太人极端摇摆,他们的选票对总统大选至关重要。

在2016年大选期间,宾夕法尼亚州、威斯康星州和密歇根州以不到20万张选票的总票数赢得了总统大选,尽管这个数字有限,但犹太人的投票仍可能发挥重要作用。

犹太选民在这些摇摆州的重要性增加了一倍,特别是由于犹太人通常比其他社区选民参加投票的比例更高,并且在全国范围内,美国民众投票率约为55%,而犹太人的投票率约为85%。

支持拜登的民主党犹太人

美国犹太民主委员会(JDCA)是与民主党保持最亲密关系的最重要犹太机构,该委员会旨在推动与进步、社会、亲以色列价值观和美国犹太社区相一致的政策。

美国犹太民主委员会鼓励犹太选民参加总统选举和立法选举,来自美国各地犹太社区领导人领导这个委员会。

与此同时,犹太民主委员会还致力于与拜登竞选活动紧密合作,该委员会最近在宾夕法尼亚州、佛罗里达州和俄亥俄州等摇摆州举行了活动,呼吁美国犹太人投票支持拜登。

犹太民主委员会还邀请拜登竞选伙伴卡玛拉·哈里斯丈夫——犹太律师道格拉斯·埃姆霍夫(Douglas Emhoff)参加所有这些活动。

犹太民主委员会还播放了一个选举广告,称特朗普是“对美国犹太人的最大威胁”。种族主义者和反犹太白人至上主义团体极端主义者支持者提供的视频内容显示,在2017年夏天在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市进行的一次集会中,他们高呼“犹太人无法取代我们”。

拜登表示反对包括吞并约旦河西岸部分地区的任何单方面举措 (欧洲通讯社)

共和党犹太联盟

美国共和党犹太人联盟是支持共和党和特朗普当选的最重要犹太机构,该联盟致力于 “加强”美国犹太人社区与共和党决策者之间的联系。

美国共和党犹太人联盟网站指出,该联盟旨在教育美国政府和共和党内部官员关注犹太社区问题,并致力于在犹太社区内宣传共和党思想。

共和党犹太人联盟成立于1985年,由亿万富翁谢尔登·阿德尔森(Sheldon Adelson)领导,后者自己捐赠了2800万美元以支持特朗普竞选活动。

共和党犹太人联盟执行董事马特·布鲁克斯(Matt Brooks)表示,该联盟专注于摇摆州,以增加特朗普获胜的机会。他并表示,“民主党人喜欢说他们拥有犹太人多数选票,但这并不是2020年选举之战的意义。”

与此同时,共和党犹太人联盟还发起了一项耗资1000万美元的社交媒体广告宣传活动,将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描述成对美国的耻辱和对以色列的威胁。

 

大多数犹太人投票赞成拜登…但是

皮尤研究中心最新调查结果显示,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中,有71%的美国犹太人投票支持希拉里·克林顿,仅有24%美国犹太人投票支持特朗普,然后在2018年国会选举中,即特朗普执政两年后,犹太人投票支持民主党候选人的比例上升至79%。

犹太选举研究所9月中旬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有60%的美国犹太人表示他们对拜登充满信心,相信他能应对反犹太主义和白人极端分子风险,而只有26%的美国犹太人表示对特朗普充满信心。

这项民意调查——800名美国犹太人参加了这项民意调查——结果显示,接受调查的67%的犹太选民计划投票支持拜登,而30%受访的犹太选民表示计划投票支持特朗普,还有3%尚未决定。

这一比例比四年前投票支持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犹太选民比例少4%,而犹太选民中这一很小的比例可能会对一个或多个摇摆州产生重大影响。



相关文章

许多分析师警告,深度伪造技术(Deepfake)可能被用在即将举行的美国大选的政治竞争中,使用人工智能伪造候选人讲话或举动的视频和音频片段可能威胁候选人的政治前途,并减少其赢得大选的机会。

美国政治分析家伊桑·塔罗尔表示,生活在中东许多危机中心的普通民众,从叙利亚、也门和利比亚的战区到黎巴嫩和伊拉克等功能失调且弱小的国家,他们都不关心谁赢得本届美国总统大选,无论是唐纳德·特朗普还是他的民主对手拜登。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