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欧盟对土耳其在叙利亚存在的立场

叙利亚难民 (半岛电视台)
叙利亚难民 (半岛电视台)

瑞典外交部长安·林德(Ann Linde)在上周结束对土耳其的访问后举行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与土耳其外交部长恰武什奥卢会晤时表示,“我们就从叙利亚撤军的必要性向土耳其发出警告”。林德还强调了土耳其在叙利亚存在的性质、欧洲对这种干预的立场,以及土耳其的观点。

土耳其外交部长恰武什奥卢抓住此次机会,对瑞典外交部长“毫无中立色彩”的声明发出了回应——恰武什奥卢使用外交辞令强调:“我不知道是谁给予你们要求土耳其撤出叙利亚的权限,或是警告土耳其必须撤军的权利……跟你们不同的是,我们并不想分裂叙利亚,你们支持库尔德工人党,而后者致力于分裂叙利亚,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你们要求土耳其撤军。”

土耳其外交部长的上述言论并不只是针对瑞典外交部长,还针对其他的欧盟国家。通过这样的回应,恰武什奥卢阐释了土耳其的立场以及部分欧洲国家的立场,以及这些国家在叙利亚问题上所追求的目标,并清晰地描述了发生在实地的情况。看看叙利亚领土上土耳其军队与其他国家军队的存在,土耳其的存在显然符合叙利亚人民的利益,此外,其存在也得到了叙利亚人民的明确支持,而部署着土耳其部队的叙利亚地区,也已经成为逃离战争祸害的叙利亚人的避难所。

居住在土耳其控制地区的叙利亚人总数达到了600万人,从而占到叙利亚1400万总人口中的40%到45%,这些叙利亚人生活在占该国总面积不到10%的土地上。

这些数据说明,土耳其控制的地区已经成为了逃离冲突地区以寻求保护的叙利亚公民的避难所,此外,土耳其外交部长的回应一方面清楚地阐明了土耳其的愿景,另一方面也明确地说明了其他国家企图在叙利亚实现的目标。

当前,居住在土耳其境内的叙利亚难民人数约为400万,这意味着,共有1000万叙利亚人目前正生活在土耳其的保护之下,这也证明,土耳其甚至比叙利亚政权本身更好地管理着他们的事务。

叙利亚边界内的叙利亚公民纷纷逃往处于土耳其控制之下的地区,以逃避叙利亚政权、库尔德工人党、俄罗斯及伊朗在当地实施的不公正行为……他们确信,他们将在这些地区得到安全和基本服务。

那么,对于这些正在遭受叙利亚政权及其支持者甚至库尔德工人党的屠杀的叙利亚人,欧盟国家又该采取什么措施呢?这些国家又该为这些眼看着自己的住所在头顶上被毁的公民们做些什么呢?

对于这些选择离开家园而寻求安全的人们,土耳其有人道主义义务为他们提供庇护,并向他们敞开大门。至于欧盟国家,则仅仅在一小部分难民抵达其境内后,便由于担心惹上麻烦而故意改变了移民政策。

实际上,在叙利亚边界内建立一个安全区是最好的解决办法,欧洲国家认为这能够解决难民问题,并因此将建立这个安全区的责任丢给了土耳其。

但遗憾的是,由于这些国家对库尔德工人党给予了无法理解的支持,部分欧洲国家开始认为,土耳其在叙利亚的存在是不受欢迎的,并因此试图制止这种存在。

此外,欧盟国家与库尔德工人党之间基于不合逻辑的基础的关系,正是这些国家反对土耳其干预叙利亚问题的幕后原因,这也使他们看不到一个事实,即土耳其军队在叙利亚的存在,帮助这些国家堵住了更多难民潮涌入欧盟的可能性。

尽管土耳其在防止难民涌入欧盟的过程中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但是,土耳其却从未获得来自欧盟的财政、经济或政治支持,反而招致了部分欧盟国家的严厉批评,它们认为土耳其在叙利亚的存在将妨碍库尔德工人党建立一个独立国家。

满足欧盟从来都不是土耳其的目标。相反,土耳其的目标一直都是支持人道主义事业,这种追求推动土耳其向逃离大屠杀的人们敞开大门,因为他们的房屋已经被毁,土耳其不能束手旁观,也不能对他们关闭大门,因为一旦这样做的话,土耳其就将成为犯罪者的同伙。

发生在叙利亚的事情已经不再是内部事务,而土耳其正是这个问题的主要相关者之一,因为燃烧在叙利亚人家里的战火,其火星已经抵达了土耳其,因此,在叙利亚发生任何规模的屠杀,都意味着将有成千上万的难民涌入土耳其境内。

在过去的4年中,在决定进入叙利亚领土之前,土耳其已经接纳了近400万叙利亚难民,而且还有相同数量的难民仍在边境处等待入境。

除了上述这些问题之外,还有恐怖组织将叙利亚作为总部,并从中实施打击土耳其的活动。但是土耳其也不会对这些威胁袖手旁观,而是将动用全部力量以保护自身。

而历史将记录下欧洲对这些威胁土耳其安全的恐怖组织所持的冷漠立场,以及欧洲向这些恐怖组织提供的直接或间接的支持。



相关文章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